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五回 乌飞白头窜帝子 马挟红粉啼宫娥(4)


  只听房外一个女子声音说道:“妈,我跟你办成了这件事,你赏我甚么?”正是建宁公主。听得太后道:“妈差你做些小事,也要讨赏。真不成话!”两人说着话,走进房来。

  建宁公主道:“啊哟,这还是小事吗?倘若皇帝哥哥查起来,知道是我拿的,非大大生气不可。”太后坐了下来,道:“一部佛经,又有甚么大不了的?我们去五台山进香,为的是求菩萨保佑,回宫之后,仍要诵经念佛,菩萨这才喜欢哪。”公主道:“既然没甚么大不了,那么我就跟皇帝哥哥说去,说你差我拿了这部《四十二章经》,用来诵经念佛,求菩萨保佑他国泰民安,皇帝哥哥万岁万岁万万岁。”

  韦小宝心中喜道:“妙极,原来你差公主去偷了经书来。”转念一想,又觉运气不好,倘若这次不是和白衣尼同来,这部经书大可落入自己手中,现下却没指望了。

  太后道:“你去说好了。皇帝如来问我,我可不知道这回事。小孩子家胡言乱语,也作得准的?”建宁公主叫道:“啊哟,妈,你想赖么?经书明明在这里。”太后嗤的一笑,道:“那也容易,我丢在炉子里烧了便是。”公主笑道:“算了,算了,我总说不过你。小气的妈,你不肯赏也罢了,却来欺侮女儿。”太后道:“你甚么都有了,又要我赏甚么?”

  公主道:“我甚么都有了,就是差了一件。”太后道:“差甚么?”公主道:“差了个陪我玩儿的小太监。”太后又是一笑,说道:“小太监,宫里几百个小太监,你爱差那个陪你玩,就差那一个,还嫌少了?”公主道:“不,那些小太监笨死啦,都不好玩。我要皇帝哥哥身边的那个小桂子……”

  韦小宝心中一震:“这死丫头居然还记着我。陪她玩这件差事可不容易当,一不小心,便送了老子的一条老命。”只听公主续道:“我问皇帝哥哥,他说差小桂子出京办事去了。可是这么久也不回来。妈,你去跟皇帝说,要他将小桂子给了我。”

  韦小宝肚里暗骂:“鬼丫头倒想得出,老子落入了你手里,全身若不是每天长上十七八个大伤口,老子就跟你姓。啊哟,公主姓甚么?公主跟小皇帝是一样的姓,小皇帝却又姓甚么?老子当真胡涂,这可不知道。”

  太后道:“皇帝差小桂子去办事,你可知去了那里?去办甚么事?”

  建宁公主道:“这个我倒知道。听侍卫们说,小桂子是在五台山上。”

  太后“啊”的一声,轻轻惊呼,道:“他……便在五台山上?这一次咱们怎地没见到他?”公主道:“我也是回宫之后,才听侍卫们说起的,可不知皇帝哥哥派他去五台山干甚么。听侍卫们说,皇帝哥哥又升了他的官。”太后嗯了声,沉思半晌,道:“好,等他回宫,我跟皇帝说去。”语音冷淡,似乎心思不属,又道:“不早了,你回去睡罢。”

  公主道:“妈,我不回去,我要陪你睡。”太后道:“又不是小娃娃啦,怎不回自己屋里去?”公主道:“我屋里闹鬼,我怕!”太后道:“胡说,甚么闹鬼?”公主道:“妈,真的。我宫里的太监宫女们都说,前几天夜里,每个人都让鬼给迷了,一觉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个个人都做恶梦。”太后道:“那有这等事,别听奴才们胡说。我们不在宫里,奴才们心里害怕,便疑神疑鬼的。快回去罢。”公主不敢再说,请了安退出。

  ***

  太后坐在桌边,一手支颐,望着烛光呆呆出神,过了良久,一转头间,突然见到墙上两个人影,随着烛焰微微颤动。她还道是眼花,凝神一看,果然是两个影子。一个是自己的,另一个影子和自己的影子并列。这一惊非同小可,想到自己过去害死了的人命,不由得全身寒毛直竖,饶是一身武功,竟然不敢回过头来。

  过了好一会,想起:“鬼是没影子的,有影子的就不是鬼。”可是屏息倾听,身畔竟无第二人的呼吸之声,只吓得全身手足酸软,动弹不得,瞪视着墙上两个影子,几欲晕去。突然之间,听到床背后有轻轻呼吸,心中一喜,转过头来。

  只见一个白衣尼姑隔着桌子坐在对面,一双妙目凝望着自己,容貌清秀,神色木然,一时也看不出是人是鬼。太后颤声道:“你……你是谁?为甚么……为甚么在这里?”

  白衣尼不答,过了片刻,冷冷的道:“你是谁?为甚么在这里?”

  太后听到她说话,惊惧稍减,说道:“这里是皇宫内院,你……你好大胆。”白衣尼冷冷的道:“不错,这里是皇宫内院,你是甚么东西?大胆来到此处?”太后怒道:“我是皇太后,你是何方妖人?”

  白衣尼伸出右手,按在太后面前那部《四十二章经》上,慢慢拿过。太后喝道:“放手!”呼的一掌,向她面门击去。白衣尼右手翻起,和她对了一掌。太后身子一晃,离椅而起,低声喝道:“好啊,原来是个武林高手。”既知对方是人非鬼,惧意尽去,扑上来呼呼呼呼连击四掌。白衣尼坐在椅上,并不起立,先将经书在怀中一揣,举掌将她攻来的四招一一化解了。太后见她取去经书,惊怒交集,催动掌力,霎时间又连攻了七八招。白衣尼一一化解,始终不加还击。太后伸手在右腿上一摸,手中已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短刃。

  韦小宝凝神看去,见太后手中所握的是一柄白金点钢蛾眉刺,当日杀海大富用的便是此物。她兵刃在手,气势一振,接连向白衣尼戳去,只听得风声呼呼,掌劈刺戳,寝宫中一条条白光急闪。韦小宝低声道:“我出去喝住她,别伤了师太。”陶红英一把拉住,低声道:“不用!”

  但见白衣尼仍稳坐椅上,右手食指东一点,西一戳,将太后凌厉的攻势一一化解。太后倏进倏退,忽而跃起,忽而伏低,迅速之极,掌风将四枝蜡烛的火焰逼得向后倾斜,突然间房中一暗,四枝烛火熄了两枝,更拆数招,余下两枝也都熄了。

  黑暗中只听得掌风之声更响,夹着太后重浊的喘息之声。忽听白衣尼冷冷的道:“你身为皇太后,这些武功是那里学来的?”太后不答,仍是竭力进攻,突然拍拍拍拍四下清脆之声,显是太后脸上给打中了四下耳光,跟着她“啊”的一声叫,声音中充满着愤怒与惊惧,腾的一响,登时房中更无声音。

  黑暗中火光一闪,白衣尼手中已持着一条点燃了的火折,太后却直挺挺的跪在她身前,一动也不动。韦小宝大喜,心想:“今日非杀了老婊子不可。”

  只见白衣尼将火折轻轻向上一掷,火折飞起数尺,左手衣袖挥出,那火折为袖风所送,缓缓飞向烛火,竟将四枝烛火逐一点燃,便如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空中拿住一般。白衣尼衣袖向里一招,一股吸力将火折吸了回来,伸右手接过,轻轻吹熄了,放入怀中。只将韦小宝瞧得目瞪口呆,佩服得五体投地。

  太后被点中穴道,跪在地下,一张脸忽而紫胀,忽而惨白,低声怒道:“你快把我杀了,这等折磨人,不是高人所为。”白衣尼道:“你一身蛇岛武功,这可奇了。一个深宫中的贵人,怎会和神龙教拉上了关系?”

  韦小宝暗暗咋舌,心想这位师太无事不知,以后向她撒谎,可要加倍留神。

  太后道:“我不知神龙教是甚么。我这些微末功夫,是宫里一个太监教的。”白衣尼道:“太监?宫里的太监,怎会跟神龙教有关?他叫甚么名字?”太后道:“他叫海大富,早已死了。”韦小宝肚里大笑,心道:“老婊子胡说八道之至。倘若她知道我躲在这里,可不敢撒这漫天大谎了。”

  白衣尼沉吟道:“海大富?没听见过这一号人物。你刚才向我连拍七掌,掌力阴沉,那是甚么掌法?”太后道:“我师父说,这是武当派功夫,叫作……叫作柔云掌。”白衣尼摇头道:“不是,这是‘化骨绵掌’。武当派名门正派,怎能有这等阴毒的功夫?”太后道:“师太说得是。那是我师父说的,我……我可不知道。”她见白衣尼武功精深,见闻广博,心中越来越敬畏,言语中便也越加客气。

  白衣尼道:“你用这路掌法,伤过多少人?”太后道:“我……晚辈生长深宫,习武只是为了强身,从来没伤过一个人。”韦小宝心想:“不要脸,大吹法螺,不用本钱。”只听她又道:“师太明鉴,晚辈有人保护,一生之中,从来没跟人动过手。今晚遇上师太,那是第一次。晚辈所学的武功,原来半点也没有用。”白衣尼微微一笑,道:“你的武功,也算挺不差的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