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六回 草木连天人骨白 关山满眼夕阳红(7)


  郑克塽怒极,大声道:“我没有!”一名喇嘛拍的一掌,打得他险些晕去,喝道:“你说不说?”跟着又是一掌。韦小宝见他两边脸颊登时肿起,心中说不出的痛快,叫道:“郑公子,你带这几位佛爷去拿经书罢。我见你在那边客店中地下挖洞,是不是埋藏经书?”

  桑结喜道:“是了,小孩子说的,必是真话,押他回店去取。”那喇嘛应道:“是!”又打了郑克塽一个耳光。

  阿珂再也忍不住,从草堆中钻了出来,叫道:“这小孩子专门说谎,你们别信他的。这位郑公子从没见过甚么经书。”

  韦小宝回头低声道:“我是要救师太和你,让郑公子引开他们。”阿珂道:“我不要你救。你冤枉郑公子,要害得他送了性命。”韦小宝道:“师太和你的性命,比郑公子要紧万倍。”

  桑结向抓住郑克塽的喇嘛叫道:“别打死了他。”转头道:“小尼姑,你出来,还有两个娃娃,跟我们一起去取经书。”

  阿珂怒道:“你自己怕死,却说救师父。你有种,就去跟这些喇嘛打上一架。”韦小宝心头热血上涌,心想:“你这样瞧我不起,我就给这些恶喇嘛打死了,又算得了甚么?”说道:“打就打。我死了也没甚么,只是救不了你和师太。倘若我赢了呢?”阿珂道:“哼,你转世投胎,也赢不了。你打得赢一个喇嘛,我永远服了你。”

  韦小宝道:“甚么打得赢一个?我不是已杀了七个喇嘛?”阿珂道:“你使鬼计杀的,那不算。”韦小宝道:“我打赢一个喇嘛,你就嫁给我做老婆。”阿珂怒道:“胡说!你是小和尚,又是小太监,怎么……怎么……”韦小宝道:“小和尚可以还俗,小太监可以不做太监,总而言之,我非娶你做老婆不可。”阿珂急道:“师父,你听,在这当口,他还在不干不净的瞎说。”

  白衣尼叹了口气,心想当真形势危急,只好自绝经脉而死,免得受喇嘛的凌辱,低声道:“小宝,你伸手到草堆中来。”

  韦小宝道:“是。”左手反手伸入草堆,只觉手掌中多了一个小纸包,听得白衣尼低声道:“这是经书中所藏的地图,你不必管我,自行逃命。将来如能得到另外七部经书,我大汉山河说不定便有光复之望。那可比我一人的生死要紧得多了。”

  韦小宝见她对自己如此看重,这件要物不交给徒儿,反而交给自己,登时精神一振,突然间心中有了主意,当下不及细想,便大声道:“我师父是当世高人,不愿跟你们动手。你们派一个人出来,先跟我比划比划,倘若打得赢我,我师姊才会出手。哼,哼!料你们也不敢,识相的,还是快快挟了尾巴逃走罢。”说着将那纸包揣入怀中。

  五名喇嘛纵声大笑。他们对白衣尼虽然颇为忌惮,这小孩子却那里放在心上?一名喇嘛笑道:“我只须一拳,便打得你翻出十七八个觔斗,比划个屁!”

  韦小宝踏上一步,朗声道:“好,就是你跟我来比。”回头向阿珂道:“我打赢之后,你就是我老婆了,可不能抵赖。”阿珂道:“你打不赢的,说甚么也不会赢。”韦小宝道:“一夫拚命,万夫莫当。为了要娶你做老婆,只好拚命了。”

  那喇嘛走上几步,笑道:“你真的要跟我比?”

  韦小宝道:“那还有假的?咱二人一对一的比,你放心,我师父决不出手。你那四个师兄弟,会不会帮你?”

  桑结哈哈大笑,说道:“我们自然不帮。”韦小宝道:“倘若我一拳打死了他,你们是否一拥而上,想以多为胜?咱们话说在前头,倘若你们一起来,我可敌不过,我师父也只好出手了。”桑结也真怕白衣尼出手,心想几名师弟都死得不明不白,不知这尼姑使的是甚么武功,让一名师弟先和这小孩单打独斗,看明白了这尼姑的武功家数,实是大大有利,便道:“你们二人单打独斗便是,双方谁也不许相帮。”韦小宝道:“有人帮了,便是乌龟儿子王八蛋。”桑结道:“不错,有人想帮,便是乌龟女儿王八蛋。”

  桑结武功既高,又十分机灵,眼见白衣尼和阿珂都是女子,是以将“乌龟儿子王八蛋”说成了“乌龟女儿王八蛋”,以免对方反正做不成乌龟儿子,就此出手相助。韦小宝笑道:“很好,你大喇嘛非常精明,在下佩服之至。”桑结道:“你再走上几步。”他见韦小宝距草堆仍近,生怕白衣尼贴住他背心,暗传功力,师弟便抵敌不住。

  韦小宝道:“我们汉人光明正大,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漂亮,岂有作弊之理?”白衣尼低声道:“小宝,你赢不了的,假意比武,快抢了马逃走罢。”韦小宝道:“是。”走上三步,距草堆已有丈许。桑结见白衣尼再也无法暗中相助,便点了点头。

  那喇嘛也走上数步,和他相对而立,笑问:“怎样比法?”韦小宝道:“文比也可以,武比也可以。”那喇嘛笑道:“文比是怎样?武比又是怎样?”韦小宝道:“文比是我打你一拳,你又打我一拳。我再打你一拳,你又打我一拳。打上七八十拳,直到有人跌倒为止。你打我的时候,我不能躲闪退让,也不能出手招架,只能直挺挺的站着,运起内功,硬受你一拳。我打你的时候,你也一样。如是武比,那么比兵刃也罢,比拳脚也罢,自然可以闪避招架,奔跑跳跃。”

  桑结心想:“这顽童身子灵便,倘若跳来跳去,只怕师弟一时打他不到。他有恃无恐,必有鬼计,多半他会跳到草堆之旁,引得师弟追过去,那尼姑便在草堆中突施暗算。如是文比,他这小小拳头,就在师弟身上打上七八十拳,也只当是搔痒。”用藏语叫道:“跟他文比,可别打伤了他。跟他打得越久越好,以便看明他的武功家数。”

  韦小宝道:“你师兄害怕了,怕你打不过我,教你投降,是不是?”

  那喇嘛笑道:“小鬼头胡说八道。师哥见你可怜,叫我别一拳便打死了你。谅你小小年纪,兵刃拳脚的功夫有限,我也不占这个便宜,咱们便文比罢。”

  韦小宝道:“好!”挺起胸膛,双手负在背后,道:“你先打我一拳。我如躲闪招架,不算英雄好汉。”那喇嘛笑道:“你是小孩,自然是你先打。”说着学他的样,也是双手负在背后,挺出了胸膛。他比韦小宝足足高了一个头有余,脸上笑嘻嘻地,全不以这小顽童为意。韦小宝左手拳头伸出,刚好及到他的小腹,比了一比。

  五名喇嘛见了他的小拳头,都哈哈大笑起来。

  韦小宝道:“好!我打了!”那喇嘛倒也不敢太过大意,生怕他得异人传授,内力有独到之处,当下将一股内力,都运上了小腹。韦小宝右手衣袖突然拂出,拳头藏在袖中,无声无息的在他左边胸口打了一拳。桑结等见这一拳如此无力,又都大笑。

  笑声未歇,却见那喇嘛身子晃了一晃,韦小宝道:“现下你打我了。”那喇嘛突然一交扑倒,伏在地下,就此不动。桑结等人大惊,一齐奔出。韦小宝退向草堆,叫道:“站住,谁过来就是乌龟喇嘛王八蛋。”四名喇嘛登时停步,只见那喇嘛仍是不动,不是闭气重伤,便已死去。四人张大了嘴,惊骇无已,都说不出话来。

  韦小宝双手拳头高举过顶,说道:“我师父教我的这门功夫,叫做‘隔山打牛神拳’,大牯牛也一拳打死了,何况一个小小喇嘛?那一个不服,再来尝尝滋味!”低声道:“阿珂老婆,你赖不了罢?”

  阿珂见他这等轻描淡写的一拳,居然便将这武功高强、身材魁梧的喇嘛打得伏地不起,不知死活,也是讶异之极,听了他的话,竟然忘了斥责。韦小宝笑道:“哈哈,你答应了,乖老婆。”阿珂怒道:“没有。”韦小宝道:“你又耍赖,不是英雄好汉。”阿珂道:“不是就不是,又怎样了?”

  白衣尼却看到韦小宝在那喇嘛心中打了一拳之后,那喇嘛胸前便渗出鲜血,摇晃几下,便即伏倒,一凝思间,已知韦小宝袖中暗藏匕首,其实并不是打了一拳,而是对准了对方心脏戳了一剑。这匕首锋利绝伦,别说戳在人身,便是钢铁,也戳了进去。韦小宝先用左手拳头一比,让人人瞧见他使用拳头,使了匕首后立即藏起,双拳高举,旁人更是绝无怀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