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七回 滇海有人闻鬼哭 棘门此外尽儿戏(7)


  阿珂急叫:“有话好话,不可胡乱打人。”抢上前去相救。

  多隆道:“喂,大姑娘,这事跟你不相干,可别赶这淌混水。”阿珂急道:“让开!”伸手向他肩头推去。多隆是大内高手,武功了得,左手轻轻一挥,震得她向后跌开数步。那边众侍卫向郑克塽拳打脚踢,劈劈拍拍的不住打他耳光。阿珂急攻数招,却被多隆笑吟吟的逼得离郑克塽越来越远。多隆笑道:“大姑娘,这个花花公子吃喝嫖赌,样样俱全,今天早晨还在向我借五千两银子,说是娶那两个粉头回家去做小老婆,你何必回护于他?”阿珂退开几步,急叫:“你们别打,有话……有话慢慢的说。”

  一名侍卫笑道:“你叫他还了我们银子,自然不会打他。”说着又在郑克塽面门砰的一拳,他鼻孔中登时鲜血长流。一名侍卫拔出刀来,叫道:“割下他两只耳朵再说。”说着将单刀在空中虚劈两刀。

  阿珂拉住韦小宝的手,急得要哭了出来,道:“怎么办?怎么办?”韦小宝道:“一万两银子我倒有,只是送给他还赌帐嫖帐,可不大愿意。”阿珂道:“他们要割他耳朵了,你就……就借给我罢。”韦小宝道:“师姊要借,别说一万两,就十万两也借了,不过日后你是我妻子,这笔帐不能算。你叫郑公子向我借。”阿珂顿足道:“唉,你这人真是。”叫道:“喂,你们别打,还你们钱就是。”

  众侍卫也打得够了,便即住手,但仍是按住郑克塽不放。

  阿珂叫道:“郑公子,我师弟有银子,你向他借来还债罢。”

  郑克塽气得几欲晕去,但见钢刀在脸前晃来晃去,怕他们真的割了自己耳朵,心下也真害怕,眼望韦小宝,露出祈求之色。

  阿珂拉拉韦小宝的袖子,低声道:“就借给他罢。”

  一名侍卫冷笑道:“一万两银子不是小数目,没中没保,怎能轻易借了给人?这小子最爱赖账,大伙儿可不是上了他当吗?”另一人道:“除非这位姑娘做中保,这小子倘若赖账不还,就着落在这位姑娘身上偿还。”那高举钢刀的侍卫大声道:“人家大姑娘跟这臭小子没亲没故,干么要给他作保?如果一万两银子还不出,除了拿身子偿还,嫁给这位小财主之外,还有甚么法子?”众侍卫哄笑道:“对了,这主意十分高明。”

  韦小宝低声道:“师姊,不成,你听他们的话,那不是太委屈你了么?”

  拍的一声响,一名侍卫又重重打了郑克塽一个耳光。他手脚全被拉住,绝无抗拒之力。一名侍卫喝道:“狠狠的打,打死了他,这一万两银子,就算掉在水里。这叫做眼不见,心不烦。”劈劈拍拍,又打了起来。

  郑克塽叫道:“别打!别打!韦兄弟,你手边如有银子,就请借给我一万两,我……我保证一定归还。”

  韦小宝斜眼瞧着阿珂,道:“师姊,你说借不借?”

  阿珂泪水在眼眶中滚来滚去,哽咽道:“借……借好了!”一名侍卫在旁凑趣,大声道:“大姑娘作的中保,日后大姑娘嫁小财主,这臭小子倒是媒人。”韦小宝从怀中摸出一迭银票来,捡了一万两,便要去交换郑克塽,一转念间,交给了阿珂。阿珂接了,说道:“银子有了,你们放开他啊。”

  众侍卫均想,先前韦副总管说好是由他出手救人,现下变成了使银子救人,不知是否合他心意,当下仍然抓住郑克塽不放。

  韦小宝道:“这一万两银子,你们拿去分了罢,他妈的,总算是大伙儿辛苦一场。你们这些混账王八蛋,快快给我放人!”众侍卫一听大喜,韦小宝言中意思,显然是将这一万两银子赏给他们了,当下放开了郑克塽。阿珂伸手将他扶起,将银票交给他。郑克塽怒极,随手接过,看也不看,便交给身旁一名侍卫。

  韦小宝骂道:“你们这批王八蛋,鞑子官兵,将我朋友打成这个样子,老子不和你们干休。”阿珂生怕多起纠纷,忙道:“别骂了,咱们回去。”韦小宝道:“这件事想想也教人生气,欠债还钱,那已经还了。郑公子这一顿打,可不是白挨的吗?”

  多隆哈哈大笑,说道:“这小子穷星刚脱,色心又起,他妈的,你老是挨着人家大姑娘干么?”一伸手,抓住郑克塽的后颈,提起他身子,在空中转了两个圈子,喝道:“我把你抛下城墙去,瞧你是死是活!”郑克塽和阿珂齐声大叫。

  多隆将郑克塽重重在地下一顿,喝道:“以后你给我离得这位姑娘远远的,人家好好的姑娘,跟你这狂嫖滥赌、偷鸡摸狗的小子在一起,没的坏了名头。我跟你说,以后我再见到你缠在这位姑娘身旁,老子非扭断你的狗头不可。”说着左手握住他辫根,右手将他辫子在手掌绕了两转,深深吸了一口气,胸口登时鼓了起来,手臂手背上肌肉凸起,一声猛喝,双臂用力向外一分,拍的一声响,辫子从中断绝。

  众侍卫见到他如此神力,登时采声雷动。多隆膂力本强,又练了一身外家硬功。双膀实有千斤之力。幸好他左手握住了辫根,否则郑克塽这根辫子是假的,轻轻一拉,便揭露了他不遵朝令、有不臣之心的大罪。

  多隆抛下半截辫子,五根鼓槌儿般的大手指扠在郑克塽颈中,跟着左手扠住他的后颈,双手渐渐收紧,郑克塽的脸渐渐涨红,到后来连舌头也伸了出来,眼见便要窒息而死。十余名侍卫各抽兵刃,团团围在二人身周,不让阿珂过来相救。

  韦小宝叫道:“钱也还了,还想杀人吗?”一冲而前,砰的一拳,打在一名侍卫小腹之上。那侍卫“啊哟”一声,一个觔斗摔出,大叫大嚷,手足乱伸,说甚么也爬不起身来。韦小宝双拳一招“双龙抢珠”,向多隆打去。多隆两只手正扠在郑克塽颈中,难以招架,登时中拳。这招“双龙抢珠”本是打向敌人太阳穴,但多隆身材高大,韦小宝却生得矮小,两个拳头都打在他胁下。多隆假装大怒,骂道:“死小鬼,老子扠死了你!”放开郑克塽,和韦小宝斗了起来。

  韦小宝使开从海大富与澄观处学来的武功,身法灵活,一招一式,倒也巧妙美观。多隆出拳有风,尽往他身旁数寸之处打去,突然斗得兴发,飞腿猛踢,喀喇一声,将韦小宝身旁的一株枣树踢断了。众侍卫大声喝采。

  阿珂见多隆如此神威,生恐韦小宝给他打死了,叫道:“师弟,莫打了,咱们回去。”韦小宝大喜:“她关心起我来了,小娘皮倒也不是全没良心。”

  多隆又是一脚,将地下一块斗大石头踢得飞了起来,掉下城头。韦小宝出招越来越快,拍的一掌,正中对方肚皮,多隆“啊啊”大叫,双腿一弯,坐倒在地,叫道:“老子不服,再来打过!”一跃而起,双臂直上直下的急打过来。韦小宝侧身闪避,多隆一拳打上城墙,登时打下三块大青砖来。尘土飞扬之中,韦小宝飞起右脚,脚尖还没碰到他身子,多隆大叫一声,从城墙上溜了下去,掉在城墙脚下,动也不动了。

  韦小宝大吃一惊,生怕真的摔死了他,俯首下望。多隆抬头一笑,霎了霎眼,摇手示意不妨,随即伏倒。韦小宝这才放心。众侍卫都惊惶不已,纷纷奔下城头。

  韦小宝一拉阿珂,低声道:“快走,快走!”三人一溜烟的奔回客店。

  回到客店之中,九难见阿珂神色有异,气喘不已,问道:“遇上了甚么事?”阿珂道:“有十多个鞑子官兵跟郑公子为难,幸亏……幸亏师弟打倒了官兵的头脑。”九难道:“给我在客店里安安静静的耽着,别到处乱走,惹事生非。”阿珂低头答应,过了一会,总是记挂着郑克塽的伤势,到他房中去看望,只见众伴当已给他敷上伤药,已睡着了。

  韦小宝见她从郑克塽房里出来,又是有气,又有些懊恼:“刚才怎不叫他们当真割下了这小子的两只耳朵?”又想:“这妞儿一心一意,总是记挂着这臭小子。我就算把小子耳朵割了、眼睛戳瞎了,看来她还是把他当作心肝宝贝。”饶是他机警多智,遇上了这等男女情爱之事,却也是一筹莫展了。

  【注:回目中“棘门此外尽儿戏”一句,原为汉文帝称赞周亚夫语,指其军令森严,其他将军所不及,原诗咏吴三桂残暴虐民而治军有方。“棘门”即“戟门”,亦可指宫门,本书借用以喻众御前侍卫出宫胡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