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八回 未免情多丝宛转 为谁心苦窍玲珑(3)


  行出里许,穿过一座树林,一片坟地,来到七八间大屋外,屋中传来锣鼓喧闹之声。阿珂心中焦急:“他真的在拜堂了?”一拉韦小宝的衣袖,快步奔去,绕到屋侧,见一扇门开着一半,望进去黑沉沉的无人。两人闪将进去,循着锣鼓声来到大厅,蹲下身来,从窗缝中向内张去。

  一见到厅中情景,阿珂登时大急,韦小宝却开心之极。

  只见郑克塽头上插了几朵红花,和一个头披红巾的女子相对而立。厅上明晃晃的点了许多蜡烛,几名乡下人敲锣打鼓,不住起哄。吴立身叫道:“再拜,再拜!”郑克塽道:“天地也拜过了,还拜甚么?”阿珂一听,气得险些晕去。

  吴立身摇头道:“咱们这里的规矩,新郎要向新娘拜一百次。你只拜了三十次,还得拜七十次。”敖彪提起脚来,在郑克塽屁股上踢一脚,郑克塽站立不定,跪了下去。敖彪按住他头,喝道:“你今日做新郎,再磕几个头,又打甚么紧?”

  韦小宝知道他们是在拖延时刻,等候自己到来,这种好戏平生难得几回见,不妨多瞧一会,倒也不忙进去救人。阿珂却已忍耐不住,砰的一声,踢开长窗,手持单刀跳了进去,喝道:“快放开他!否则姑娘一个个的把你们都杀了!”

  吴立身笑道:“姑娘,你是来喝喜酒的吗?怎么动刀动枪?”阿珂踏上一步,挥刀向敖彪砍去,她愤急之下,出刀势道甚是凌厉。敖彪急忙跃开,提起身后长櫈抵敌。阿珂虽无内力,武功招数却颇精奇,敖彪的长櫈不趁手,竟被她逼得连连倒退。吴立身笑道:“嘿,倒还了得。”伸手接了过来。他武功比之敖彪可高得多了,单凭一对肉掌,在她刀刃之间穿来插去。郑克塽跃起身来待要相助,背心上被人砰砰两拳,打倒在地。

  阿珂拆得七八招,眼见抵敌不住,叫道:“师弟,师弟,快来。”却听得韦小宝在窗外大叫:“好厉害,老子跟你们拚了。”又听得窗上拳打足踢,显然是韦小宝正在与人恶斗。

  吴立身听得韦小宝到来,忙使个眼色,喝道:“甚么人!”他两名弟子抢了上来,使开兵刃,接过了阿珂的柳叶刀。吴立身纵到厅外,但见韦小宝独自一人,正在将长窗踢得砰砰作声,那里有人在和他动手?吴立身险些笑出声来,叫道:“大家住手!你这小孩子在这里干甚么?”韦小宝叫道:“我师姊叫我来救人,你们快快放人!啊哟,不好,你这乡下佬武功了得。”嘴里大呼小叫,向门外奔去。吴立身笑着追了出去。

  来到祠堂之外,韦小宝停步笑道:“二哥,多谢你了,这件事办得十分有趣。”吴立身笑道:“那姑娘就是兄弟的心上人吗?果然武功既好,人品也……也是……嘿嘿,不错。”他生性粗豪,阿珂容貌极美,并不以为有甚么了不起,但对她招数精妙,倒颇佩服。

  韦小宝叹了口气,道:“可惜她一心一意只想嫁给那臭小子,不肯嫁给我。你们能逼得那臭小子跟乡下姑娘拜堂成亲,如能逼得她跟我……”灵机一动,说道:“二哥,请你帮忙帮到底。我假装给你擒住,你再去擒了那姑娘,逼迫我拜堂成亲,你瞧好是不好?”

  吴立身哈哈大笑,不由得摇了摇头,忙道:“很好,很好,兄弟,你别介意,我摇头是习惯成自然,不过……不过……”说到这里,颇为踌躇。韦小宝问道:“不过怎样?”吴立身道:“咱们是侠义道,开开玩笑是可以的,兄弟你别多心,做哥哥的说话老实,那贪花好色的淫戒,却万万犯不得。”

  韦小宝道:“这个自然。她是我师姊,跟我拜堂成亲之后,就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二哥,你是媒人,拜天地就是正娶,是不是?又不是采花嫖堂子,有甚么贪花好色了?”吴立身道:“是,是。兄弟你答应我,对这位姑娘,可不能做甚么不合侠义道的……的坏事。”韦小宝道:“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大丈夫一言既出,甚么马难追。”

  吴立身大喜,笑道:“我原知你是响当当的英雄好汉。这姑娘嫁了给你,那真是她的造化。”韦小宝微笑道:“你是媒人,这杯喜酒,总是要请你喝的。”吴立身笑道:“妙极!兄弟,我可要动手了。”韦小宝双手反到背后,笑道:“不用客气。”

  吴立身左手抓住了他双手手腕,大声道:“瞧你还逃到那里去!”将他推进大厅之中。只见阿珂手中单刀已被击落,三件兵刃指住她前心背后。敖彪等虽将她制住,但知她是韦小宝的心上人,不敢有丝毫无礼。

  吴立身解下腰带,将韦小宝双手反绑了,推他坐在椅中,又过去将阿珂也绑住了。韦小宝不住口的大骂。吴立身喝道:“小鬼,再骂一句,我挖了你的眼珠子。”韦小宝道:“我偏偏要骂,臭贼!”阿珂低声道:“师弟,别骂了,免得吃眼前亏。”韦小宝这才住嘴。

  吴立身道:“这姑娘倒也明白道理,人品也还不错,很好,很好。我有个兄弟,还没娶妻,今天就娶了她做我的弟妇罢。”阿珂大惊,忙道:“不成,不成!”吴立身怒道:“为甚么不成?大姑娘家,总是要嫁人的。我这兄弟是个英雄豪杰,又不会辱没了你。为甚么不肯?当真不识抬举!奏乐。”敖彪等拿起锣鼓打了起来,咚咚当当,甚是热闹。

  阿珂生平所受惊吓,莫无过于此刻,心想这个乡下人如此粗陋肮脏,他弟弟也决计好不了,倘若失身于这等乡间鄙夫,就算即刻自尽,也已来不及了。她牙齿紧紧咬着嘴唇,吓得话也说不出来了。吴立身笑道:“很好,你答应了。”右手一挥,众人停了敲击锣鼓。

  阿珂叫道:“没有!我不答应。你们快杀了我!”吴立身道:“好,我这就杀了你,连你师弟也一起杀了。”说着从敖彪手中接过钢刀,高高举起。阿珂哭道:“你快杀,不杀的不是好汉。你……你快杀我师弟,先……先杀他好了。”

  吴立身向韦小宝瞧了一眼,心道:“这姑娘对你如此无情无义,你又何必娶她?”韦小宝心中也在怒骂:“臭小娘,为甚么先杀我?”吴立身怒道:“我偏偏不杀你师弟。阿狗,把这臭小子拖出去砍了!”说着向郑克塽一指。敖彪应道:“是。”便去拉郑克塽。

  阿珂惊呼:“不,不要害他……他是杀不得的。他爹爹……他爹爹……”

  吴立身道:“也罢!那么你做不做我的弟媳?”阿珂哭道:“不,不,你……你杀死我好了。”吴立身抛下钢刀,提起一条马鞭,喝道:“我不杀你,先抽你一百鞭子。”心中怒气勃发,一进难以遏止,举起鞭子在空中吧的一声,虚击一鞭,便要往她身上抽去。

  韦小宝叫道:“且慢!”吴立身马鞭停在半空不即击下,问道:“怎么?”韦小宝道:“咱们英雄好汉,讲究义气。我跟师姊犹如同胞手足,这一百鞭子,你打我好了。”

  阿珂见吴立身狠霸霸的举起鞭子,早吓得慌了,听韦小宝这么说,心中一喜,道:“师弟,你真是好人。”

  韦小宝向吴立身道:“喂,老兄,甚么事情都由我一力担当。这叫做大丈夫不怕危难,挺身而出。你不可逼她嫁你兄弟,你如有甚么姊姊妹妹嫁不出去的,由我来跟她拜堂成亲好了。这郑公子已娶了一个,我再娶一个,连销两个,总差不多了罢?就算还有,一起都嫁给我,老子破铜烂铁,一古脑儿都收了……”

  他说到这里,吴立身等无不哈哈大笑。阿珂忍不住也觉好笑,但只笑得一下,想起自身遭受如此委屈,又流下泪来。吴立身笑道:“你这小孩做人漂亮,倒是条汉子。我本想就放了你们,只是给你几句空话就吓倒了,老子太也脓包。拜堂成亲之事是一定要办的,到底是你拜堂,还是她?”

  阿珂急于脱身,忙道:“是他,是他!”吴立身瞪眼凝视着她,大声道:“你说要他拜堂成亲?”阿珂微感惭愧,低头道:“是。”吴立身道:“好!”指着韦小宝大声道:“今日非要你跟人拜堂成亲不可。”

  韦小宝望着阿珂道:“我……我……”阿珂低声道:“师弟,你今日救我脱却大难,我永不忘记,你就答应了罢!”韦小宝愁眉苦脸,说道:“你要我拜堂成亲?唉,你知道,这件事十分为难。”阿珂低声道:“我知道,你今日如不帮我这个大忙,我只好一头撞死了。我……无可奈何,只好求你。他们……他们恶得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