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八回 未免情多丝宛转 为谁心苦窍玲珑(4)


  韦小宝大声道:“师姊,今日是你开口求我,我韦小宝只好勉为其难,答应了你。是你求我拜堂成亲,可不是我自己愿意的,是不是?”阿珂道:“是,是我求你的。你是英雄好汉,大丈夫挺身而出,济人之急,又……又最听我话的。”

  韦小宝长叹一声,道:“师姊,我对你一番心意,你现在总明白了。不论你叫我做甚么事,我都一口答应,不会皱一皱眉头。你既要我拜堂成亲,我自然答应。”阿珂道:“我知道你待我很好,以后……以后我也会待你好的。”

  吴立身道:“就是这么办。小兄弟,我没妹子嫁给你,女儿还只三岁。也不成。喂,你们那一个有姊姊妹妹的,快去叫来,跟这位小英雄拜堂成亲。”敖彪笑道:“我没有。”另一人道:“这位小英雄义薄云天,倘若我跟他结了亲家,倒是大大的运气,只可惜我只有兄弟,没有姊妹。”又一人道:“我姊姊早嫁人了,已生了八个孩子。小英雄,你倘若等得,我待我姊夫死了,我叫姊姊改嫁给你。”吴立身道:“等不得。那一个有现成的?”众人都摇头道:“没有。”个个显得错过良机,可惜之至。

  韦小宝喜道:“各位朋友,不是我不肯,只不过你们没有姊妹,那就放了我们罢。”

  吴立身摇头道:“不可。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今日非拜堂不可,否则的话,冲撞了煞神太岁,这里一个个都要死于非命,这玩笑也开得的?好,你就和她拜堂成亲。”说着向阿珂一指。

  阿珂和韦小宝同声叫道:“不,不好!”

  吴立身怒道:“有甚么好不好?小姑娘,你愿意跟我兄弟拜堂呢,还是跟这位小英雄拜堂?你自己挑一个好了。”阿珂涨红了一张俏脸,摇头道:“都不要!”吴立身怒道:“到这时候还在推三阻四。时辰到了,错过了这好时辰,凶煞降临,这里没一个活得成。喂,阿三,阿狗,这两个小家伙不肯拜堂成亲,把他们两个的鼻子都割了下来罢。”

  敖彪和一名师弟齐声答应,提起钢刀,将刀身在阿珂鼻子上擦了几擦。

  阿珂死倒不怕,但想到割去了鼻子,那可是难看之极,只惊得脸上全无血色。

  韦小宝道:“别割我师姊的鼻子,割我的好了。”

  吴立身道:“要割两个鼻子祭煞神,你只有一个。喂,姓郑的,割了你的鼻子代这姑娘的,好不好?”阿珂眼望郑克塽,眼光中露出乞怜之意。郑克塽转开头不敢望她,却摇了摇头。吴立身道:“这小子不肯,你师弟倒肯。嘿,你师弟待你好得多了。这种人不嫁,又去嫁谁?拜堂,奏乐!”

  锣鼓声中,敖彪过去取下假新娘头上的头巾,罩在阿珂头上,解开了她的绑缚。阿珂出手便是一拳,拍的一声,正中他胸口,幸好无甚内力,虽然打中,却不甚痛。敖彪横过钢刀架在她后颈。

  吴立身赞礼道:“新郎新娘拜天!”阿珂只觉后颈肌肤上一凉,微觉疼痛,无可奈何,只得和韦小宝并肩向外跪拜。吴立身又喝道:“新郎新娘拜地。”敖彪推转她身子,向内跪拜,在“夫妻交拜”声中,两人对面的跪了下去,拜了几拜。

  吴立身哈哈大笑,叫道:“新夫妇谢媒。”阿珂怒极,突然飞起一脚,踢中他小腹。这一脚可着实不轻,吴立身“呵”的一声大叫,退了几步,不住咳嗽,笑道:“新娘子好凶,连媒人都踢!”

  ***

  便在此时,忽听祠堂外连声胡哨,东南西北都有脚步声,少说也有四五十人。吴立身笑容立敛,低喝:“吹熄烛火。”祠堂中立时一团漆黑。

  韦小宝抢到阿珂身边,拉住了她手,低声道:“外面来了敌人。”阿珂甚是气苦,呜咽道:“我……我跟你拜了天地。”韦小宝低声道:“我正是求之不得,只不过拜天地拜得太马虎了些。”阿珂怒道:“不算数的。你道是真的么?”韦小宝道:“那还有假?这叫做生米煮成熟饭,木已成狗。”阿珂呜咽道:“甚么木已成狗?木已成舟。”韦小宝道:“是,是,木已成舟。娘子学问好,以后多教教我相公。”阿珂听他居然老了脸皮,称起“娘子、相公”来,心中一急,哭了出来。

  却听得祠堂外呼声大震,数十人齐声呐喊,若兽吼,若牛鸣,叽哩咕噜,浑不知叫些甚么。阿珂心中害怕,不自禁向韦小宝靠去。韦小宝伸臂搂住她,低声道:“别怕,好像是大批西藏喇嘛来攻。”阿珂道:“那怎么办?”韦小宝拉着她手臂,悄悄走到神龛之后。

  突然间火光耀眼,数十人拥进祠堂来,手中都执着火把兵刃,韦小宝和阿珂一见之下,都是大吃一惊。这群人脸上涂得花花绿绿,头上插了鸟羽,上身赤裸,腰间围着兽皮,胸口臂上都绘了花纹,原来是一群生番。阿珂见这群蛮子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个个面目狰狞,更加怕得厉害,缩在韦小宝怀里只是发抖。

  众蛮子哇哇狂叫,当先一人喝道:“汉人,不好,都杀了!蛮子,好人,要杀人!咕花吐鲁,阿巴斯里!”众蛮子纵声大叫,说的都是蛮话。

  吴立身是云南人,懂得夷语,但这些蛮子的话却半句不懂,用夷语说道:“我们汉人是好的,大家不杀。”那蛮子首领仍道:“汉人,不好,都杀了。咕花吐鲁,阿巴斯里。”众蛮子齐叫:“咕花吐鲁,阿巴斯里。”举起大刀钢叉杀来。众人无奈,只得举兵刃迎敌。

  数合一过,吴立身等个个大为讶异。原来众蛮子武艺精熟,兵刃上招数中规中矩,一攻一守,俱合尺度,全非乱砍乱杀。再拆得数招,韦小宝和阿珂也看了出来。吴立身边打边叫:“大家小心,这些蛮子学过我们汉人的武功,不可轻忽。”

  为首蛮子叫道:“汉人杀法,蛮子都会,不怕汉人。咕花吐鲁,阿巴斯里。”

  蛮子人多,武功又甚了得。沐王府人众个个以一敌三,或是以一敌四,顷刻间便迭遇凶险。吴立身挥刀和那首领狠斗,竟占不到丝毫便宜,越斗越惊,忽听得“啊啊”两声叫,两名弟子受伤倒地。又过片刻,敖彪腿上被猎叉戳中,一交摔倒,三名蛮人扑上擒住。

  不多时之间,沐王府十余人全被打倒。郑克塽早就遍体是伤,稍一抵抗就被按倒。众蛮子身上带有牛筋,将众人绑缚起来。那蛮子首领跳上跳下,大说蛮话。

  吴立身暗暗叫苦,待要脱身而逃,却挂念韦小宝和众弟子,当下奋力狠斗,只盼能制服这首领,逼他们罢手放人。突然那首领迎头挥刀砍下,吴立身举刀挡格,当的一声,手臂隐隐发麻,突觉背后一棍着地扫来,急忙跃起闪避。那首领单刀一翻,已架在他颈中,叫道:“汉人,输了。蛮人,不输了。”

  韦小宝心道:“这蛮子好笨,不会说‘赢了’,只会说‘不输了’!”

  吴立身摇头长叹,掷刀就缚。

  众蛮子举起火把到处搜寻。韦小宝眼见藏身不住,拉了阿珂向外便奔,叫道:“蛮子,好人,我们两个,都是蛮子。咕花吐鲁,阿巴斯里。”那首领一伸手,抓住阿珂后领。另外三名蛮子扑将上来,抱住了韦小宝。韦小宝只叫得半句“咕花……”便住了口。

  蛮子首领一见到他,忽然脸色有异,伸臂将他抱住,叫道:“希呼阿布,奇里温登。”抱住了他走出祠堂。韦小宝大惊,转头向阿珂叫道:“娘子,这蛮子要杀我,你可得给我守寡,不能改嫁这……”话未说完,已给抱出大门。那蛮子首领奔出十余丈外,将韦小宝放了下来,说道:“桂公公,怎么你在这里?”语调中显得又是惊奇,又是欢喜。

  韦小宝惊喜交集,道:“你……你这蛮子识得我?”那人笑道:“小人是杨溢之,平西王府的杨溢之。桂公公认不出罢,哈哈。”韦小宝哈哈大笑,正要说话,杨溢之拉住他手,说道:“咱们再走远些说话,别让人听见了。”两人又走出了二十余丈,这才停住。杨溢之道:“在这里竟会遇到桂公公,真教人欢喜得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