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八回 未免情多丝宛转 为谁心苦窍玲珑(7)



  韦小宝道:“冯师傅在河间府,怎么我们没遇见?”众伴当你望望我,我望望你,都不答话。那伴当自知失言,低下了头。韦小宝心想:“原来台湾郑家在‘杀龟大会’中暗伏高手,一直没露面。这臭小子给人捉了去,这才赶来相救。”捏捏自己的脸颊,说道:“肉啊肉,有人去救郑公子,你们就不用去掉换这心肝宝贝,给众蛮子吃了。”阿珂脸上一红,待要说几句话解释,转念又想:“也不知道冯师傅单枪匹马,打不打得过这许多蛮子。”

  韦小宝见她欲言而止,猜到了她心思,说道:“你放心,冯师傅救他不出,仍旧拿我的臭肉去掉你心肝就是。大丈夫一言既出,甚么马难追。”阿珂道:“冯师傅能救他回来就好了。”韦小宝大怒,便即走开,但一瞥眼见到她俏脸,心中一软,转身回来,坐在路旁。

  阿珂见他拔足欲行,不由得着急,心想如果冯师傅救不出郑公子,他又走了,谁去掉郑公子回来?见他回来坐倒,这才放心。这时不敢得罪了他,将身子挨近他坐下。韦小宝心想:“此时你有求于我,不乘机占些便宜,更待何时?”伸过左手,搂住了她腰,右手握住了她右手。阿珂微微一挣,就不动了。韦小宝大乐,心想道:“最好这姓冯的给杨大哥他们杀了,永远不回来,我就这样坐一辈子等着。”他明知阿珂对自己毫无半分情意,早已胸无大志,只盼这样搂着她坐一辈子,也已心满意足,更无他求了。

  可是事与愿违,只搂不到片刻,便听得大路上马蹄声隐隐传来。阿珂一跃而起,叫道:“郑公子回来了。”蹄声越来越近,已听得出是两匹马的奔驰之声。韦小宝道:“好啊,我拾回了一条性命,不用去送给蛮子们吃了。”语气中充满了苦涩之意。这时他便再说得气恼十倍,阿珂也那里还来理会?急步向大路上迎去。

  两匹马先后驰到。众伴当提起灯笼照映,欢呼起来,当先一匹马上乘的正是郑克塽。他见到阿珂飞奔过来,一跃下马,两人搂抱在一起,欢喜无限。阿珂将头藏在他怀里,哭了出来,道:“我怕……怕这些蛮子将你……将你……”

  韦小宝本已站起,见到这情景,胸口如中重击,一交坐倒,头晕眼花了一阵,心下立誓:“你奶奶的,我今生今世娶不到你臭小娘为妻,我是你郑克塽的十七八代灰孙子。我韦小宝是王九蛋,王八蛋再加一蛋。”常人身历此境,若不是万念俱灰,心伤泪落,便决意斩断情丝,另觅良配,韦小宝却天生一股光棍泼皮的狠劲韧劲,脸皮既老,心肠又硬:“总而言之,老子一辈子跟你泡上了,耗上了,阴魂不散,死缠到底。就算你嫁了十八嫁,第十九嫁还得嫁给老子。”他在妓院之中长大,见惯了众妓女迎新送旧,也不以为一个女子心有别恋是甚么了不起的大事,甚么从一而终,坚贞不二,他听也没听见过。只难过得片刻,便笑嘻嘻的走上前去,说道:“郑公子,你又回来了,身上没给蛮子咬下甚么罢?”

  郑克塽一怔,道:“咬下甚么?”阿珂也是一惊,向他上下打量,见他五官手指无缺,这才放心。

  冯锡范骑在马上,问道:“这小孩儿是谁?”郑克塽道:“是陈姑娘的师弟。”冯锡范点了点头。韦小宝抬头看他,见他容貌瘦削,黄中发黑,留着两撇燕尾须,一双眼睛成了两条缝,倒似个痨病鬼模样,心中挂念着杨溢之,说道:“冯师傅,你真好本领,一下子就将郑公子救了转来。那蛮子的头脑可杀了吗?”

  冯锡范道:“甚么蛮子?假扮的。”韦小宝心中一惊,道:“假扮?怎么他们会说蛮子话?”冯锡范道:“假的!”不屑跟这孩子多说,向郑克塽道:“公子,你累了,到那边祠堂去休息一忽儿罢。”

  阿珂记挂着师父,说道:“就怕师父醒来不见了我着急。”韦小宝道:“我们快赶回去罢。”阿珂瞧着郑克塽,只盼他同去。郑克塽道:“师父,大伙儿去客店吃些东西,再好好睡上一觉。”

  路上韦小宝向郑克塽询问脱险经过。郑克塽大吹师父如何了得,数招之间就将众蛮子杀散。韦小宝问明“蛮子头脑”并未丧命,这才放心。

  ***

  众人到得客店,天色已明,九难早已起身。她料到阿珂会拉着韦小宝去救郑克塽,不见了二人,也不以为奇。待得郑克塽等到来,替冯锡范向她引见了,九难见他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但偶然一双眼睛睁大了,却是神光炯炯,心想:“此人号称‘一剑无血’,看来名不虚传,武功着实了得。”

  用过早饭后,九难说道:“郑公子,我师徒有些事情要办,咱们可得分手了。”郑克塽一怔,好生失望,道:“难得有缘拜见师太,正想多多请教。不知师太要去何处,晚辈反正左右无事,就结伴同行好了。”

  九难摇头道:“出家人多有不便。”带着阿珂和韦小宝,径行上车。郑克塽茫然失措,做声不得。阿珂登时红了双眼,差点没哭出声来。韦小宝努力板起了脸,暗暗祷祝:“师父长命百岁,多福多寿,阿弥陀佛,菩萨保佑。”问道:“师父,咱们上那里去?”

  九难道:“上北京去。”过了半晌,冷冷的道:“那姓郑的要是跟来,谁也不许理他。那一个不听话,我就把那姓郑的杀了!”

  阿珂惊问:“师父,为甚么?”九难道:“不为甚么。我爱清静,不喜欢旁人啰苏。”阿珂不敢再问,过了一会,忽然想到一事,问道:“要是师弟跟他说话呢?”九难道:“我一样把郑公子杀了。”韦小宝再也忍耐不住,咯的一声,笑了起来。阿珂道:“师父,这不公平。师弟会故意去跟人家说话的。”九难瞪了她一眼,道:“这姓郑的如不跟来,小宝怎能和他说话?他向我纠缠不清,便是死有余辜。”

  韦小宝心花怒放,真觉世上之好人,更无逾于师父者,突然拉过九难的手来,在她掌心中亲了一吻。九难将手甩开,喝道:“胡闹!”但二十多年来从未有人跟她如此亲热过,这弟子虽然放肆,却显示出真情,口中呼叱,嘴角边却带着微笑。

  阿珂见师父偏心,又不知何日再得和郑公子重聚,越想越伤心,泪珠簌簌而下。

  数日后三人又回北京,在东城一处僻静的小客店中住下。九难走到韦小宝房中,闩上了门,低声道:“小宝,你猜我们又来北京,为了何事?”

  韦小宝道:“我想不是为了陶姑姑,就是为了那余下的几部经书。”

  九难点头道:“不错。是为了那几部经书。”顿了一顿,缓缓道:“我这次身受重伤,很有感触。一个人不论武功练到甚么境界,力量总有时而穷,天下大事,终须群策群力,众志方能成城。群雄在河间府开‘杀龟大会’,我仔细想想,就算杀了吴三桂奸贼一人,江山还是在鞑子手中,大家不过泄得一时之愤,又济得甚事?倘若取齐了经书,断了鞑子龙脉,号召普天下仁人志士共举义旗,那时还我大明江山,才有指望。”韦小宝道:“是,是,师父说得不错。”九难道:“我再静养半月,内力就可全复,那时再到宫中探听确讯,总要设法找到余下的七部经书,才是第一等大事。”

  韦小宝道:“待弟子先行混进宫去,竖起了耳朵用心探听,说不定老天保佑,会听到些甚么线索。”

  九难点头道:“你聪明机灵,或能办成这件大事。这一桩大功劳……”说到这里,叹了口长气,眼光中尽是激励之意。

  韦小宝一阵冲动,登时便想吐露真情:“另外五部经书,都在弟子手中。”但随即转念:“小玄子跟我是过命的交情,我如帮着师父,毁了他的江山,教他做不成皇帝,那不是太也没义气吗?”

  九难见他有迟疑之色,只道他担心不能成功,说道:“这件事本来难期必成。大家尽心竭力,也就是了。这叫做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唉,也不知朱家是气数已尽呢,还是兴复有望?这数十年来,我早已万念俱灰,尘心已断,想不到遇到了你和红英之后,我本不想理会国家大事,国家大事却理到我头上来。”

  韦小宝道:“师父,你是大明公主,这江山本来是你家的,给人强占了去,非得抢它回来不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