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八回 未免情多丝宛转 为谁心苦窍玲珑(8)


  九难叹道:“那也不单我一家之事。我家里的人,差不多都死光了。”伸手抚摸他的头,说道:“小宝,这些事情,可千万不能在师姊面前泄漏半句。”

  韦小宝点头答应,心想:“师姊这等美丽可爱,师父却不大喜欢她,不知是甚么缘故?想来因为她不会拍师父的马屁。”

  ***

  次日清晨,他进宫去叩见皇帝。

  康熙大喜,拉住了他手,笑道:“他妈的,怎么今天才回来?我日日在等你。我先前一直担心,怕你给那恶尼姑捉了去,小命儿不保。前天听到多隆回奏,说见到了你,我这才放心。你怎么脱险的?”

  韦小宝道:“多谢皇上记挂,又派了御前侍卫来找寻奴才。那恶尼姑起初十分生气,向我拳打脚踢,后来我说皇上是鸟生鱼汤,是大大的好皇帝,杀不得的。她却说许多大逆不道的话。我赞你一句,她就打我一记耳光。后来我不肯吃眼前亏,只好闷声大发财了。”

  康熙点头道:“你给她打死了也是白饶。这恶尼姑到底是甚么来历?她来行刺,是受了何人指使?”

  韦小宝道:“她受谁指使,奴才不知道。那时候她捉住了我,用绳子绑住了我双手,好像耍猴儿般拉着走。皇上,我嘴里不敢骂,心里却将她十七八代祖宗骂了个够。”康熙笑道:“这个自然,那还有不骂的?”韦小宝道:“她拉着我走了几天,几次想杀我,幸好在道上遇到了一个人。这人跟奴才倒有交情,帮我说了好多好话,这尼姑才不打我了。”康熙奇道:“那是谁?”韦小宝道:“这人姓杨,是平西王世子手下的卫士头脑。”

  康熙大感兴味,问道:“是吴三桂那厮的手下,怎么会帮你说好话?”韦小宝道:“其实那还是出于皇上的恩典。那次云南沐家的人进宫来捣乱,想诬攀吴三桂,大家都信了,但皇上英明无比,识破了阴谋。皇上派我向吴三桂的儿子传谕,那个姓杨的,就是那一次上识得奴才的。”康熙点头道:“原来如此。”

  韦小宝进宫之时,早已想好了一肚子谎话,又道:“那姓杨的名叫杨溢之,跟那尼姑说起沐家这会事,说道皇上年纪虽轻,见识可胜得过鸟生鱼汤,聪明智慧,简直就是神仙菩萨下凡。尼姑将信将疑,对我就看得不怎么紧了。一天晚上,杨溢之和尼姑在房里说话,我假装睡着偷听,原来这尼姑来行刺皇上,果然是有人主使。”

  康熙道:“是吴三桂这厮。”韦小宝满脸惊异之色,道:“原来皇上早知道了。是多隆奏知的么?”康熙道:“不是。吴三桂的卫士头目识得这尼姑,跟她鬼鬼祟祟的商议,还能有甚么好事了?”韦小宝又惊又喜,跪下磕头,道:“皇上,我跟着您办事,真是痛快。有甚么事情您一猜就中,用不着我说。咱们这一辈子可万事大吉,永远不会输了给人家。”

  康熙笑道:“起来,起来!上次在五台山清凉寺也够凶险的了。若不是你舍命在我身前这么一挡……”说到这里,脸色转为郑重,续道:“这奸贼的阴谋已然得逞了。”想到当日白衣尼那犹似雷轰电闪般的一击,兀自不寒而栗。韦小宝道:“其实这尼姑一剑刺来,你身手敏捷,自然会使一招‘孤云出岫’避了开去,你跟着反手一招‘仙鹤梳翎’,打在那恶尼姑肩头,她非大叫‘投降’不可。不过我生怕伤了你,一时胡涂了,只想到要挡在你身前,代你受这一剑。皇上一身武功没机会施展,在少林和尚面前出出风头,实在可惜。”

  康熙哈哈大笑,他自知当日若非韦小宝这么一挡,定然给白衣尼刺死了,这小家伙如此忠心,却又不居功,当真难得,笑道:“你小小年纪,官儿已做得够大了。等你大得几岁,再升你的官。”韦小宝摇头道:“我也不想做大官,只盼常常给皇上办事,不惹你生气,那就心满意足了。”

  康熙拍拍他肩头,道:“很好,很好。你好好替我办事,我很是喜欢,怎会生气?那姓杨的跟那尼姑还说些甚么?”

  韦小宝道:“杨溢之不断劝那尼姑,说了皇上的许许多多好处。他说吴三桂对他父亲有恩,他父亲临死之时,嘱咐他要保护吴三桂,但吴三桂一心一意想做皇帝,大逆不道,那是万万不可。将来事情败露,大家都要满门抄斩。那尼姑却说,她全家都给鞑……鞑……都给咱们满洲人杀了,吴三桂又对她这样客气。她来行刺,一来是冲着吴三桂的面子,二来是为自己爹娘报仇。她家里人早死光了,也不怕甚么满门抄斩。”

  康熙点了点头。韦小宝又道:“杨溢之说,皇上待百姓好,如果……如果害了你,吴三桂做了皇帝,他自己虽可做大官,做大将军,但天下百姓可要吃大苦了。那尼姑心肠很软,讲究甚么慈悲,想了很久,说他的话很对,这件事她决定不干了。二人商商量量,说道吴三桂如再派人来行刺,他两个暗中就把刺客杀了。”

  康熙喜道:“这两人倒深明大义哪。”

  韦小宝道:“不过杨溢之说另外有一件事不易办。”康熙问:“又有甚么古怪?”韦小宝道:“他二人低声说了好多话,我可不大懂,只听到老是说甚么延平郡王,台湾郑家甚么的,好像吴三桂说要跟一个姓郑的平分天下。”

  康熙站起身来,大声道:“原来这厮跟台湾的反贼暗中也有勾结。”韦小宝问道:“台湾郑家是他妈的甚么王八蛋?”康熙道:“那姓郑的反贼盘踞台湾,不服王化,只因远在海外,一时不易平定。”

  韦小宝一脸孔的恍然大悟,说道:“原来如此。那时奴才越听越气,心想这江山是皇上的,他姓吴姓郑的是甚么东西,胆敢想来平分皇上的天下?杨溢之说,台湾那姓郑的派了他的第二个儿子,叫作郑克……郑克……”康熙道:“郑克塽。”韦小宝道:“是,是。皇上甚么都知道。”

  康熙微笑不语。他近年来一直在筹划将台湾收归版图,郑家父子兄弟、以及台湾的军政大事、兵将海船等情形,早已打听得清清楚楚。

  韦小宝道:“这郑克塽最近到了云南,跟吴三桂去商议了大半个月。”

  康熙勃然变色,道:“有这等事?”台湾和云南两地,原是他心中最大的隐忧,没想到郑吴二人竟会勾结密谋,郑克塽到云南之事,直到此刻方知。

  韦小宝道:“台湾有个武功很高的家伙,一路上保护郑克塽。这家伙姓冯,叫甚么一剑出血……”康熙道:“一剑无血冯锡范。他和刘国轩、陈永华三人,号称‘台湾三虎’。”

  韦小宝听得皇帝提到师父的名字,心中一凛,说道:“是,是,正是一剑无血冯锡范。杨溢之说,台湾这三只老虎之中,陈永华是好人,冯锡范和另外那人是坏的。陈永华不肯做反叛皇上的事情,不过他一只老虎,敌不过另外两只老虎。”他在康熙面前大说九难、杨溢之、陈近南三人的好话,以防将来三人万一被清廷所擒,有了伏笔,易于相救。

  康熙摇头道:“那也未必,陈永华比另外两只老虎更厉害得多。”

  韦小宝道:“杨溢之跟那尼姑又说,江湖上有许多吴三桂的对头,要在河间府聚会,开一个‘杀龟大会’,商量怎样杀了吴三桂。那郑克塽和冯锡范要混到会里打探消息,然后去通知吴三桂。他们越说越低声,我听了半天听不真,好在他们不是想加害皇上,也就不去理会,后来我真的睡着了。皇上,奴才这件事有点贪懒了,不过那时实在倦得要命。半夜里杨溢之悄悄来叫醒了我,解开我的穴道,说那尼姑在打坐练功,叫我溜之大吉。”

  康熙点头道:“这姓杨的倒还有良心。”韦小宝道:“可不是么?将来皇上诛杀吴三桂,这杨溢之还请皇上开恩饶了他性命。”康熙道:“倘若他能立功,我不但饶他性命,还有封赏。在‘杀龟大会’中,还听到了些甚么?”韦小宝道:“他们每一省推举一个盟主,那郑克塽做了福建省的盟主,好像将福建、广东、浙江、陕西甚么,都划归他郑家的。”

  康熙微微一笑,心想:“小桂子弄错了,定是江西,不是陕西。”双手负在背后,在书房中踱来踱去,来来回回走了十几趟,突然说道:“小桂子,你敢不敢去云南?”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