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八回 未免情多丝宛转 为谁心苦窍玲珑(9)



  韦小宝一惊,这一着大出意料之外,问道:“皇上派我到吴三桂那里去打探消息?”

  康熙点了点头,道:“这件事着实有些危险,不过你年纪小,吴三桂不会怎么提防。那杨溢之又是你朋友,定会照顾你。”

  韦小宝道:“是。皇上,我不是怕去云南,只是刚回宫来,没见到你几天,又要离开你身边,实在不舍得。”康熙点头道:“是,我也是一般的心思。只可惜我做了皇帝,不能随便走动,否则咱俩同去云南,我揪住吴三桂的胡子,你抓住他双手,同时问他:‘他妈的吴三桂,投不投降?’岂不有趣?”韦小宝笑道:“这可妙极了。皇上,你不能去云南,待我去将吴三桂骗到宫来,咱们再揪他胡子,好不好?”

  康熙哈哈大笑,道:“好就极好,就怕这厮老奸巨猾,不肯上当。啊,小桂子,我想到个法子,令他不会起疑。”韦小宝道:“皇上神机妙算,一定高明之极。”康熙道:“我们把建宁公主嫁给他儿子,结成亲家,他就一点也不会防备了。”

  韦小宝一怔,道:“嫁给吴应熊这小子?这……这岂不太便宜了他?”

  康熙道:“这是那老贱人的女儿,咱们把她嫁到云南去,让她先吃点儿苦头。将来吴三桂满门抄斩,连她一起杀了。”说着恨恨不已。他本来很喜欢这个妹子,但自从知道太后害死自己亲生母亲、气得父皇出家之后,连这妹子也恨上了,又道:“那时候我就可说老贱人教女无方,逼她自尽。”

  韦小宝道:“皇上,奴才打听到一个天大的好消息,皇上听了一定十分欢喜。”康熙道:“甚么好消息?”韦小宝将嘴凑到他耳边,低声道:“老贱人是假太后,真的太后还好端端地在慈宁宫中。”在康熙面前,他终究不敢口出“老婊子”三字。

  康熙大吃一惊,颤声道:“甚么?甚么假太后?”

  韦小宝于是将假太后囚禁太后、她自己冒充太后、为非作恶之事,一一说了。

  康熙只听得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隔了好一会,才道:“有这等事?有这等事?你……你怎么知道?”韦小宝道:“奴才知道老贱人心地恶毒,只怕她加害皇上,因此买通了慈宁宫里的宫女,暗中监视,只要一觉情形不对,就来奏知皇上,咱们好先下手为强。奴才今日一进宫来,那宫女就将这件大事跟我说了。”

  康熙额头汗水涔涔而下,颤声道:“那宫女呢?”韦小宝道:“我想这件事情太大,倘若她泄漏出去,那可不得了。因此奴才大胆,将她推入了一口井里,倒也没旁人瞧见。唉,实在对她不住。”康熙点了点头,脸上闪过一丝宽慰之色,道:“办得好,明儿你捞起她尸身,妥为安葬。查明她家属,厚加抚恤。”韦小宝道:“是,是,遵皇上吩咐办理。”

  康熙道:“事不宜迟,咱们即刻去慈宁宫。”说着站起身来,摘下墙上两口宝剑,将一口交了给韦小宝,低声道:“这事就咱两人去干,可不能让宫女太监们知道了。”

  韦小宝点头道:“皇上,老贱人武功厉害,我一进房就抱住她,皇上一剑先斩断她一条手臂,然后再问详情。”康熙点头道:“好!”韦小宝道:“皇上还是多带侍卫,候在慈宁宫外,当真情形不对,只好叫人进来。否则倘若奴才抱假太后不牢,这贱人行凶,冲撞了皇上万金之体,那……那可不妥了。”

  康熙点了点头,打定了主意:“倘若非要侍卫相助不可,事成之后,将这些侍卫处死灭口便是。”

  ***

  康熙出得书房,传八名侍卫护驾,来到慈宁宫外,命侍卫在花园中远远守候,与韦小宝两人走向太后寝殿。慈宁宫的宫女太监纷纷跪下迎接。康熙道:“你们都到花园去,谁也不许过来。”众人凛遵退开。

  韦小宝知道当日假太后向他师父九难拍了七掌“化骨绵掌”,阴毒掌力,尽数逼还给自身,他师父虽教了化解之法,但自此之后,只要一使内力,全身骨骼立即寸断。屈指算来,此时体内掌力尚未化尽,就算已经化去,料她也不敢动武,再加自己有五龙令在手,一切有恃无恐,心下泰然。康熙却知这假太后武功甚是厉害,自己所学的功夫全是她所授,即使加上个韦小宝,两人仍然和她相差甚远,只有两人以双剑攻她空手,打她个措手不及,就如当年暗算鳌拜一般,才能取胜,是以一踏进寝殿,手掌心中就渗出汗水。

  韦小宝心想:“今日是立大功的良机,我向老婊子扑将过去,皇上只道我奋不顾身,其实只不过是打一只动弹不得的死狗。打死狗吗,老子最拿手不过。”低声道:“这贱人武功了得,皇上千万不可涉险。由奴才先上!”康熙点点头,右手紧紧抓住了剑柄。

  走进寝殿,却见殿中无人,床上锦帐低垂。

  太后的声音从帐中传了出来:“皇帝,你多日不到慈宁宫来了,身子可安好吗?”

  康熙先前每日来慈宁宫向太后请安,自从得悉内情之后,心中说不出的憎恨,便来得甚疏。二人没料到她白天也睡在床上,先前商量好的法子便不管用了。康熙道:“听说太后身子不适,儿子瞧太后来着。”向韦小宝使个眼色,吩咐:“挂起了帐子!”韦小宝应道:“喳!”走向床前。太后道:“我怕风,别挂帐子。”

  康熙心想:“如不理她的话,径去揭开帐子,只怕她有了提防。”说道:“是,不知太后是甚么不舒服,服过药了么?”太后道:“服过了。太医说受了小小风寒,不打紧的。”康熙道:“儿子想瞧瞧太后面色怎样?有没有发烧?”太后叹了口气,道:“我面色很好,不用瞧了。皇帝回去休息罢。”康熙心下起疑:“不知她在捣甚么鬼?”

  韦小宝见寝殿中黑沉沉地,当下转过身子,向着康熙大打手势,示意让自己去抱住了她双脚,皇帝便一剑斩落。

  突然之间,康熙心念一动:“倘若小桂子所说的言语都是假的,那便如何?虽然那男人假扮宫女,确为实情,但说不定太后只是秽乱宫禁,并无别情。我这一剑砍了下去,如果她竟是真太后,并非假冒,我岂不是既胡涂,又不孝?宁可让假太后有了提防,不得不召进侍卫来擒拿,可不能鲁莽从事,由我亲手斩伤了真太后。”当即摇摇头,挥手命韦小宝退开,说道:“太后,儿子放心不下。”快步走到床前,伸手揭开帐子。

  锦帐两下一分,只见太后急速转身,面向里床,但就这么一瞥之间,康熙已见到太后脸颊瘦削,容貌大不相同,说道:“太后,你老人家近来忽然瘦了很多。”语音已是发颤。

  太后叹了口气,道:“自从五台山回来后,胃口一直不好,每天吃不上半碗饭,照照镜子,几乎自己也不认得了。”

  康熙心想:“小桂子的话果然不假。这老贱人没料到我突然会来,她睡在床上,没人瞧见,今日没乔装改扮,是以说甚么也不肯让我瞧她容貌。我已亲眼目睹,难道还会弄错?”怒火中烧,大声道:“啊哟,太后,一只大老鼠钻到了挂毡后面。来人哪,快卷起挂毡来捉老鼠!”说着急退两步,生怕假太后一见事情败露,便即暴起发难。

  只听太后颤声道:“挂毡后面有甚么老鼠?”韦小宝上前拉动羊毛索子,卷起挂毡,露出柜门。康熙道:“咦!原来这里有只大柜子,老鼠钻进柜里去啦!”心想:“这时候事情已揭开了大半,她已然有备,再也不能偷袭了。”退到门口,向韦小宝招招手,道:“传侍卫进来。柜子里有古怪声音,别要躲藏着刺客,惊吓了太后。”

  韦小宝道:“是。”向着门外大声叫道:“传侍卫。”

  八名侍卫走到寝殿门口,躬身听旨。

  太后怒道:“皇帝,你在玩甚么花样?”康熙笑道:“啊,是了,建宁公主躲在柜子里玩捉迷藏。太后,我到处找她不到,定是在柜子里。”右手挥了挥。韦小宝过去开柜,但柜门上了锁,打不开。康熙笑道:“太后,柜子的钥匙在那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