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二八回 未免情多丝宛转 为谁心苦窍玲珑(10)


  太后怒道:“我身子不舒服,你们两个小孩子却到我屋里来玩,快快给我出去。”

  众侍卫知道皇帝常常和建宁公主比武闹玩,听太后这么说,都露出笑容。

  康熙说道:“把柜门撬开来。太后身子欠安,咱们别打扰她老人家。”

  韦小宝应道:“是。”从靴筒中拔出匕首,插入了柜门,轻轻一割,锁扣已断,一拉之下,柜门应手而开,只见柜内堆着一条锦被,似乎便是那晚在柜中所见,却那里有甚么人?

  韦小宝一惊,寻思:“那天晚上明明见到真太后给藏在柜里,怎么忽然不见了?莫非老婊子怕我师父泄漏出去,将真太后杀了?”翻开柜中锦被,依稀见到被底有一部书,似乎便是《四十二章经》,急忙放下锦被盖住,回过头来,见康熙一脸惊疑之色,再向床上瞧去,只见被窝高高隆起,似乎另行藏得有人,喜道:“公主藏在太后被窝里。”

  康熙急道:“快拉她出来。”只怕假太后见事情败露,立即杀了真太后。

  韦小宝抢到床边,从太后足边被底伸手进去,要把真太后拉出来,触手之处,却是一条毛茸茸的大腿,不由得大吃一惊。便在这时,一只大脚突然撑出,踹中他胸膛。韦小宝“啊哟”一声大叫,跌了出去。

  被窝一掀,一个赤条条的肉团跃了出来,连被抱着太后,向门口冲去。

  八名侍卫大惊,急忙拦阻,给那肉团一撞,三名侍卫飞摔出去。那肉团抱了太后直冲而出。康熙奔到门口,但见那肉团奔跃如飞,几个起伏,已到了御花园墙边,一跃上了墙头,随即翻身出外。康熙叫道:“快追!”三名侍卫给那团肉团一撞,倒在地下爬不起来。余下五名侍卫绕出围墙,再也瞧不见那肉团的影子。

  韦小宝脑海中一片混乱,胸口剧痛,挣扎着爬起,奔到柜边,伸手入被,抓起那部经书藏入怀中,只听得康熙在花园中大叫:“回来,回来!”韦小宝又是一交摔倒。听得脚步声响,众侍卫奔回,康熙在寝宫外吩咐众侍卫:“大家站着,别出声。”

  康熙回进寝殿,关上房门,低声问道:“怎么一回事?”

  韦小宝扶桌站起,说道:“妖……妖怪!”惊得脸上已无半分血色。康熙摇头道:“不是妖怪!是老贱人的奸夫。”韦小宝兀自不明所以,问道:“甚么奸夫?”康熙道:“那是个男人。你没看清楚么?一个又矮又胖的男子。”韦小宝又是吃惊,又是好笑,道:“老贱人被窝里,藏着一个不穿衣服的……矮胖子男人!”

  康熙神色严重,道:“真太后呢?”韦小宝道:“最好别……别给老贱人害死了……”忽然想到一事,掀开太后床上褥子,说道:“床底下有暗格。”只见暗格中放着一柄出鞘的白金蛾眉钢刺,此外更无别物,沉吟道:“咱们掀开床板瞧瞧。”

  康熙抢上前去,帮着韦小宝掀开床板,只见一个女子横卧在地下一张垫子上,身上盖着薄被。当床板放上之时,看来距她头脸不过半尺光景。

  寝殿中黑沉沉地瞧不清楚,康熙叫道:“快点了蜡烛。”韦小宝点起烛火,拿着烛台凑近一照,见那女子容色苍白,鹅蛋脸儿,果然便是那晚藏在柜中的真太后。

  康熙以前见到真太后时,年纪尚甚幼小,相隔多年,本已分不出真假,但见这女子和平日所见的太后相貌极似,忙扶她起来,问道:“是……是太后?”

  那女子见烛火照在脸前,一时睁不开眼来,道:“你……你……”韦小宝道:“这位是当今皇上,亲自来救圣驾。”那女子眼睁一线,向康熙凝视片刻,颤声道:“你……你当真是皇上?”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伸臂搂着康熙,紧紧抱住。

  ***

  韦小宝拿着烛台退开几步,四下照着,不见再有甚么奸夫、刺客、假宫女之类,心想:“皇上和真太后相会,必有许多话说。我多听一句,脑袋儿不稳一分。”将烛台放在桌上,悄悄退出,反手带上了殿门。

  只见门外院子中八名侍卫和宫女太监直挺挺的站着,个个神色惶恐,他招手将众人召到花园之中,说道:“刚才皇上跟建宁公主闹着玩捉迷藏。公主穿了一套古怪衣衫,扮成好像一个大肉球一般,跳了出去,大伙儿可瞧见没有?”

  一名侍卫十分乖觉,忙道:“是,是。建宁公主身法好快,扮的模样也真好玩。”

  韦小宝微微一笑,说道:“这些孩子们的玩意儿,皇上不想让人家知道,有那一个嘴巴发痒,脖子上的脑袋瓜儿坐得不稳,想多嘴多舌,胡说八道?”

  众侍卫、宫女、太监齐声道:“我们不敢。”

  韦小宝点点头,向着三名给撞倒受伤的侍卫道:“你们怎么搞的,好端端的受伤?”一名侍卫道:“回副总管:小人三个儿今日上午练武艺,大家出手重了些,互相打伤了。”韦小宝骂道:“你奶奶的,自己兄弟,练武艺也出手这般重,又不是拚命!”三名侍卫齐道:“是,是,下次一定小心。”韦小宝道:“受了伤的,每个人去支二十两银子汤药费。”三名侍卫忙躬身道谢。韦小宝道:“你奶奶的,爹娘养到你们这么大,这条性命可不太便宜啊。大伙儿倘若还想留着脑袋瓜儿吃饭的,这几张狗嘴,都给我小心些。如果怕自己睡着说梦话,干脆把舌头自己割掉了的好。你们一个个给老子报上名来。”

  众侍卫、宫女、太监都报了自己姓名。韦小宝道:“好,今日捉迷藏的事,今后老子只要听到半点风声。不管是谁多口,总之三十五人一起都砍了。你们服不服了?”众人心中明白,大家见到刚才的怪事之后,不免性命难保,皇上多半要杀人灭口,桂公公这么说,实是救了自己的性命,感激之下,一齐跪下磕头,说道:“谢公公救命大恩。”韦小宝挥手道:“谢我干甚么?是皇上的恩典。”

  他回到寝殿门口,坐在阶石上静静等候,直过了大半个时辰,才听得康熙叫道:“小桂子进来。”他走进寝殿,只见太后和康熙并肩坐在床上,手拉着手,两人脸上均有泪痕。

  他跪下磕头,说道:“太后大喜,皇上大喜。外面一共是三十五名奴才,今日皇上跟建宁公主捉迷藏之事,要是有那一个胆敢泄漏半句,奴才把这三十五人尽数处死,一个不留。他们都已吓破了胆子,料想也没那一个敢胡说八道。”康熙点了点头。韦小宝道:“倘若要现下就杀了,以免后患,奴才这就去办。”

  康熙微一迟疑。太后道:“今日你我母子相见,实是天大的喜事,不可多伤人命。”康熙道:“是。咱们须得大做佛事,感谢上天和菩萨保佑。”太后凝视韦小宝,道:“你小小年纪,立下这许多功劳,实在难得。”韦小宝道:“那都是太后和皇上的洪福。只恨做奴才的没尽忠办事,不能及早揭破奸谋,累得太后受了这许多年的辛苦。”

  太后心中一酸,流下泪来,向康熙道:“须得好好封赏这孩子才是。”康熙道:“是,是。小桂子,你官已做得不小了,今日再封你一个爵位。我大清有公侯伯子男五等爵位,太后的恩典,封你为一等子爵。”

  韦小宝磕头谢恩,道:“谢太后恩典,谢皇上恩典。”心想:“这子爵有甚么用?值得多少银子?”见康熙挥了挥手,便退了出去。

  韦小宝回到下处,从怀中取出书来,果然便是见惯了的《四十二章经》,这部是蓝绸书面,镶了红边,寻思:“这是镶蓝旗的经书,嗯,是了,陶姑姑说,她太师父在镶蓝旗旗主府中盗经书,经书没盗到,却给神龙教的高手打得重伤而死,这部经书多半便落入了那神龙教高手的手里。怎地事隔多年,仍不将经书交给洪教主?也说不定当时没得到,最近才拿到的。”料想中间曲折甚多,难以推测,只觉胸口兀自痛得厉害,又想:“这矮胖子肉团武功了得,啊哟,莫非他便是盗得这部经书的神龙教高手?他到宫里跟老婊子相会,老婊子倒待他挺好,把真太后搬到床底下,将大柜子让了出来给他睡。我和小皇帝刚才去慈宁宫,事也真巧,恰好是捉奸在床。这肉团可别来报仇,又想到慈宁宫去取回经书。”

  于是去告知多隆,说道得知讯息,日内或有奸人入宫行刺,要他多派侍卫,严密保卫皇上和太后,心想:“老婊子倘若回去神龙岛,向洪教主禀报,可不大妙。老子先下手为强,把经书中的地图取了出来,然后将一两部空经书送去神龙岛,洪教主要我再找余下的经书,非给解药不可。他在空经书中找不到地图,那是他的事,跟老子可不相干。谁教他福份太小呢?反正他寿与天齐,不用心急,慢慢的找,找上这么十万八千年,终会找到罢!”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