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十回 镇将南朝偏跋扈 部兵西楚最轻剽(4)


  罕帖摩睁大了眼睛,满脸又惊又喜之色,说道:“原来……原来小王爷连这……这件事也知道了,果然……果然了……了不起。”韦小宝随口一猜,居然猜中,十分得意,哈哈大笑,道:“你家王子甚么也不瞒我,阿琪姑娘是你家王子的相好,他的师妹阿珂姑娘,就是我的相好。咱们还不算是一家人吗?哈哈,哈哈!”两人相对大笑,更无隔阂。

  韦小宝道:“父王派我来好好问你,到底你跟父王所说的那番话,是否当真诚心诚意,别无其他阴谋?”罕帖摩道:“小王爷,你跟我家王子这等交情,怎么还会疑心?”韦小宝道:“父王言道,一个人倘若说谎,第一次说的跟第二次再说,总有一些儿不同。这件事情实在牵涉重大,一个不小心,大家全闹得灰头土脸,狼狈之至,因此要你从头至尾再跟我说一遍,且看两番言语之中,有甚么不接榫的地方。罕帖摩老兄,我不是信不过你家王子,不过跟你却是初会,不明白你的为人,因此非得仔细盘问不可,得罪莫怪。”

  罕帖摩道:“那是应当的。这件事倘若泄漏了风声,立时便有杀身之祸。平西王做事把细,在理之至。请小王爷回禀王爷,咱们四家结盟之后,一起出兵,四分天下。中原江山,准定由王爷独得,其余三家决不眼红,另生变卦。”

  韦小宝大吃一惊,心道:“四分天下!却不知是那四家?但如问他,显得我一无所知,不免泄了底。”笑吟吟的道:“这件事我跟你家王子也商量过几次。只是事成之后,这天下如何分法、谈来谈去总是说不拢。这一次你家王子又怎么说?”

  罕帖摩道:“我家王子言道,他决不是有心要多占便宜,不过联络罗剎国出兵,却是他殿下……”韦小宝一听到“罗剎国出兵”五字,心中一凛,只听罕帖摩续道:“……是他殿下费了千辛万苦,才说成的。罗剎国火器厉害无比,枪炮轰了出来,清兵万难抵挡。只要罗剎国出兵,大事必成。平西王做了中国大皇帝,小王爷就是亲王了。”

  罗剎国就是俄罗斯,该国国人黄发碧眼,形貌特异,中国人视之若鬼,“罗剎”是佛经中恶鬼之意,因此当时称之罗剎国。顺治年间,罗剎国的哥萨克骑兵曾和清兵数度交锋,虽每次均为清兵击退,清兵却也损伤甚重。韦小宝不懂国家大事,然在皇宫之中,却也听说过罗剎国兵将残暴凶悍,火器凌厉难当,心想:“乖乖不得了,吴三桂卖国成性,又要去勾结罗剎国了,可得赶紧奏知小皇帝,想法子抵挡罗剎国的枪炮火器。”

  罕帖摩见他沉吟不语,脸有不愉之色,问道:“不知小王爷有甚么指教?”

  韦小宝嗯了几声,念头电转,如何再套他口风,突然想起郑克塽和他哥哥争位,派冯锡范来杀师父陈近南的事,当即站起,满腔愤慨的道:“他妈的,我能有甚么指教?父王做了皇帝,将来我哥哥承继皇位,我只做个亲王,又有甚么好了?”

  罕帖摩恍然大悟,走近他身边,低声道:“我家王子既和小王爷交好,小人回去跟王子说明小王爷这番意思,成了大事之后,我们蒙古和罗剎国,再加上西藏的活佛,三家力保小王爷,那么……那么……小王爷又何必担心?”

  韦小宝心道:“原来四家起兵的四家,是蒙古、西藏、罗剎国,再加上吴三桂。”当下脸现喜容,说道:“倘若你们三家真的出力,我大权在手,自然重重报答,决计忘不了你老兄的好处。”随手从身边抽出四张五百两银子的银票,交了给他,说道:“这个你先拿去零花罢。”

  罕帖摩见他出手如此豪阔,大喜过望,当即拜谢,心中本来就有一分半分怀疑的,此刻也消除得干干净净了,料定这位小王爷是要跟他哥哥吴应熊争皇帝做,主子葛尔丹王子和自己正好从中上下其手,大占好处。

  韦小宝道:“你家王子说事成之后,天下如何分法?”罕帖摩道:“中原的花花江山,自然都是你吴家的。四川归西藏活佛。天山南北路和内蒙东四盟、西二盟、察哈尔、热河、绥远城都归我们蒙古。”韦小宝道:“这地面可大得很哪!”他本不知这些地方的大小,但听罕帖摩说了许多地名,料想决计不小。

  罕帖摩微微一笑,道:“我们蒙古为王爷出的力气,可也大得紧哪。”韦小宝点点头,问道:“那么罗剎国呢?”罕帖摩道:“罗剎国大皇帝说,罗剎国和王爷的辖地,以山海关为界,他们决不踏进关内一步。山海关之外,本来都是满洲鞑子的地界,罗剎国只占满洲人的,决不占中国的一寸土地。”

  韦小宝点头道:“如此说来,倒也算公平。你家王子预定几时起事?”罕帖摩道:“这件大事王爷是主,其余三家只是呼应夹攻,自然一切全凭王爷的主意。”韦小宝道:“父王要的的确确知道,我们出兵之后,你们三家如何呼应?”

  罕帖摩道:“这一节请王爷不必担心。王爷大军一出云贵,我们蒙古精兵就从西而东,罗剎国的哥萨克精骑自北而南,两路夹攻北京,西藏活佛的藏兵立刻攻掠川边,而神龙教的奇兵……”

  韦小宝“啊”的一声,一拍大腿,说道:“神龙教的事,你……你们也知道了?洪教主他……他怎么说?”听到神龙教竟也和这项大阴谋有关,心下震荡,说话声音也发颤了。

  罕帖摩见他神色有异,问道:“神龙教的事,王爷跟小王爷说过吗?”

  韦小宝哈哈一笑,说道:“怎么没说过?我跟洪教主、洪夫人长谈过两次,教中的五龙使我也都见到了。我只道你们王子不知这件事。”

  罕帖摩微微一笑,说道:“神龙教洪教主既受罗剎国大皇帝的敕封,罗剎国一出兵,神龙教自然非响应不可。将来中国所有沿海岛屿,包括台湾和海南岛,那都是神龙教的辖地。再加上福建耿精忠、广东尚可喜、广西孔四贞,大家都会响应的。只须王爷登高一呼,东南西北一齐动手,这满清的天下还不是王爷的吗?”

  韦小宝哈哈大笑,说道:“妙极,妙极!”心中却在暗叫:“糟糕,糟糕!”他毕竟年纪幼小,寻常事情撒几句谎,半点不露破绽,一遇上这国家大事,不禁为小皇帝暗暗担忧,这“妙极,妙极”四字,说来殊无欢愉之意。

  罕帖摩甚是精明,瞧出他另有心事,说道:“小王爷跟我家王子交情大非寻常,对小人又这等厚待,小人实是粉身难报。小王爷有甚么为难之处,不妨明白指点。小人若有得能效劳之处,万死不辞。”

  韦小宝道:“我是在想,大家东分一块,西分一块,将来我如做成了皇帝,所管的土地七零八落,那可差劲之至了。”

  罕帖摩心想:“原来你担心这个,倒也有理。”低声道:“小王爷明鉴,待得大功告成之后,耿精忠、尚可喜、孔四贞他们一伙人,个个除掉就是。那时候如要我们蒙古出兵相助,自然也义不容辞。”

  韦小宝喜道:“多谢,多谢。这一句话,可得给我带到你们王子耳中。你是葛尔丹王子的心腹亲信,你答应过的话,就跟你王子殿下亲口答应一般无异。”

  罕帖摩微感为难,但想那是将来之事,眼前不妨胡乱答应,于是一拍胸膛,说道:“小人定为小王爷尽心竭力,决不有负。”

  韦小宝又再盘问良久,实在问不出甚么了,便道:“你在这里休息,我去回报父王。”低声道:“咱们的说话,你如泄漏了半句,我哥哥非下毒手害死我不可,只怕连父王也救我不得。”

  蒙古部族中兄弟争位、自相残杀之事,罕帖摩见得多了,知道此事非同小可,当即屈膝跪倒,指天立誓。

  ***

  韦小宝走出房来,吩咐风际中和徐天川严密看守罕帖摩,然后去看望杨溢之。

  推开房门,不禁大吃一惊,只见杨溢之半截身子已滚在地下,忙抢上前去,见他圆睁双眼,一动不动,已然死去,床上的白被单上写着几个大血字。韦小宝只识得一个“三”字,一个“桂”字,转头问道:“是甚么字?”高彦超道:“是‘吴三桂造反卖国’七字。”韦小宝叹了口气,道:“杨大哥临死时用断臂写的。”高彦超黯然道:“正是。”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