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四回 一纸兴亡看覆鹿 千年灰劫付冥鸿(12)


  瘦头陀双手一挣,牛皮索浸湿了水,更加坚韧,却那里挣得断?他摇了摇头,双目中尽是迷茫之色,说道:“他妈的,这是龙宫,还是阴世?”

  韦小宝笑道:“这里是龙宫,我是海龙王。”众官兵又都笑了起来。瘦头陀睁大了一对细眼,凝视着韦小宝,道:“你……你……你怎么在这里?”韦小宝生怕他泄漏自己隐私,说道:“这汉子奇形怪状,说不定知道神龙岛的底细,快提到我舱中审问。”两名亲兵将瘦头陀提入韦小宝的坐舱。韦小宝吩咐:“你们在外侍候,不听呼唤,不必进来。”

  待亲兵关上了舱门,韦小宝问道:“瘦头陀,你武功高得很哪,怎么会给人绑住了,投入大海?”瘦头陀道:“老子又不是武功天下第一,怎么不会给人绑住了投入大海?”韦小宝一怔,笑道:“啊,你打不过教主。”瘦头陀道:“那又有甚么好笑?又有谁能打得过教主?”韦小宝问道:“你怎地得罪教主了?”瘦头陀道:“谁敢得罪教主他老人家?夫人说毛东珠在宫里办事不力,瞒骗教主,要将她送入神龙窟喂龙,我……我……我……”说到这里凸睛露齿,一张肥脸上神情甚是愤激。

  韦小宝登时恍然,那晚在慈宁宫中,假太后老婊子对他师父九难说,她是明朝大将毛甚么龙的女儿,名叫毛东珠,笑道:“你在皇宫里跟毛东珠睡一个被窝,可快活得很哪。”

  瘦头陀脸有得色,说道:“可不是吗?”

  韦小宝道:“你这条性命是我救的,是不是?”瘦头陀道:“就算是罢。”韦小宝道:“怎么算不算的?你如说我没救你性命,那也容易得很。”瘦头陀问:“怎么容易得很?”韦小宝道:“我再将你推入海中,就算没救过你性命,也就是了。”瘦头陀大叫:“不行,不行!你淹死我不打紧,我那东珠妹子可也活不成了。”韦小宝道:“她活不成就活不成,反正你也死了。”瘦头陀大叫:“不行,不行!”

  韦小宝问:“如果我放了你,你待怎样?”瘦头陀道:“那我多谢你啦,我还得再上神龙岛去救我那东珠妹子。”韦小宝大拇指一翘,赞道:“你有情有义!”寻思:“皇上要捉老婊子,我正发愁没地方找她,现下从这矮胖子身上着落,老婊子是一定可以找得到了。但这人武功高强,一放了他,那是放老虎容易捉老虎难。说不定啊嗬一下,反咬我一口。”

  瘦头陀道:“好在神龙岛上正打得天翻地覆,再去救人,可方便得多了。”

  韦小宝一听,精神为之一振,忙问:“神龙岛上怎么打得天翻地覆?”瘦头陀道:“五龙门你打我,我打你,已打了十多天啦。谁让对方捉到了,便给绑住手脚,投在大海里喂海龙。”韦小宝问:“为甚么打起来的?”

  瘦头陀侧过了一个胖胖的头颅,斜眼看着韦小宝,说道:“东珠妹子说,你是本教白龙使,执掌五龙令,怎么会不知道?”韦小宝道:“我奉教主之命,赴中原办事,岛上的事情就不清楚了。”瘦头陀突然大声怪叫。韦小宝吓了一跳,退开两步。

  门外四名亲兵听得怪声,生怕这矮胖子伤了都统大人,手执佩刀,一齐冲进,见矮胖子手足被绑,好端端的坐在地上,这才放心。韦小宝挥手道:“你们出去好了,没事。”众亲兵退了出去。

  韦小宝道:“你怪叫些甚么?”瘦头陀道:“糟糕!你是教主和夫人的心腹,我却把甚么事都对你说了。”韦小宝笑道:“那也没甚么糟糕。你就当作我没救你起来,你还在大海里飘啊飘的,骨嘟骨嘟的喝海水好啦。”瘦头陀道:“他奶奶的,这咸水真不好喝。”韦小宝道:“你不想喝咸水,就老老实实跟我说,五龙门为甚么自己打了起来?”

  瘦头陀道:“我和东珠妹子回到神龙岛时,他们已经打了好几天啦。我一问人,原来青龙使许雪亭一天晚上忽然给人杀死了,房里地下有一柄血刀。后来查到,这把血刀,是赤龙使无根道人的大弟子何盛的。”

  韦小宝听到许雪亭为人所杀,微微一惊,立即便想:“多半是洪教主派人杀的。”只听瘦头陀又道:“教主大为震怒,问何盛为甚么暗算青龙使,何盛抵死不招,说没杀青龙使。后来青龙门的门下为掌门使报仇,把何盛杀了。赤龙门和青龙门就打了起来。”韦小宝道:“那只是赤龙跟青龙两门的事啊,怎么你说五龙门打得一塌胡涂?”瘦头陀道:“也不知怎的,黑龙门去帮青龙门,黄龙门又帮赤龙门,你杀我,我杀你,打得不亦乐乎。”韦小宝道:“那我的白龙门呢?”瘦头陀瞪眼道:“你是白龙使,怎么自己门中的事也不知道?”韦小宝道:“我对你说过,我不在岛上,自然不知。”瘦头陀道:“你门下分成了两派,老兄弟是一派,帮青龙门;少年弟子又是一派,帮赤龙门。”韦小宝皱眉道:“五龙门打大架,教主难道不理么?”瘦头陀道:“大伙儿打发了兴,教主也镇压不了。”

  ***

  正说到这里,忽觉船已停驶,船上水手吆喝,铁链声响,抛锚入海,已到了通吃岛。

  韦小宝走上船头,只见岛上树木茂盛,山丘起伏,倒是好个所在,对施琅道:“神龙岛上到处都是毒蛇,你派人先上去探探,通吃岛上有没有蛇。”施琅应令下去,便有十艘小艇向岛上划去。

  众水兵上陆后入林搜索,不久举火传讯,岛上平静无事,并无敌踪,也无毒蛇。

  当下先锋队上陆,搭起中军营账。一面绣着斗大“韦”字的帅字旗在营前升起。韦小宝这才下艇,施琅和黄总兵左右护卫,登陆通吃岛。号角和鞭炮齐响,众军躬身行礼。

  韦小宝昂然进中军营坐定,吩咐亲兵将瘦头陀囚在帐后,拿些酒肉给他吃,却不可解了他手脚上的皮索,还得再加上几条铁链绑住,以策万全。随即传下将令,命施琅率领三十艘战船,分从神龙岛东、北、南三面进攻;又命黄总兵率领其余战船,藏在通吃岛西侧,一听施琅发出号炮,就驶出截拦。那一艘战船居前,那一艘战船接应,何队冲锋,何队侧击,尽皆分派得井井有条,指示周详。

  黄总兵及水师营中的副将、参将、守备、骁骑营的参领、佐领等大小军官,见都统大人小小年纪,居然深谙水战策略,计谋精妙,指挥合宜,无不深为叹服,却不知尽是出于施琅的策划,这位都统大人只不过在台前依样葫芦,唱一出双簧而已。

  当晚众军饱餐战饭。傍晚时分,一艘艘战船驶了出去,约定次晨卯时,三面进攻。

  到第二日清晨,韦小宝登上军士赶搭的瞭望台,向东瞭望,隐隐听得远处炮响,火花闪动,海面卷起一团团浓烟,知道施琅已在发炮进攻,不由得担心方怡的安危,但想施琅行事谨慎,自己一再嘱咐,不可伤了岛上女子,料想他必定加意小心。

  他在瞭望台上站了一会,脚酸起来,回进中军帐,取得六粒骰子,心道:“这一次倘若大获全胜,就掷个满堂红。”一把掷将出去,不料尽是黑色,连一粒红也没有。

  他出口骂道:“他妈的,你跟我捣蛋!”使起作弊手法,将六粒骰子都是三点朝上,运手劲轻轻一转,这次果然有五粒骰子是红色的四点,却仍有一粒黑色的五点。他明知自己作弊,算不得是好口采,却也高兴了些。

  双儿端上一碗茶来,说道:“相公,你放心好啦,这一次一定打个大胜仗。”韦小宝问道:“你怎知道?”双儿道:“咱们这许多大炮开了起来,人家怎抵敌得住?”韦小宝道:“来,双儿,我跟你掷骰子,你赢了,我给你打手心。我赢了,就算是大功告成。”双儿脸上一红,忙道:“我不来,我不来。”韦小宝笑道:“那么咱们来赌钱。我赢了,你输一钱银子,你赢了,我输一两银子给你。这样你总占便宜了罢?”双儿笑道:“我没银子输给你。”韦小宝道:“你要银子,那还不容易。”掏出一把银票来塞给她。双儿笑道:“我要银子没用。”

  韦小宝道:“唉,你没赌性,不如去放了那矮胖子出来,我跟他赌钱。”正说到这里,忽听得号炮连响。韦小宝跳起身来,一把搂住了双儿,说道:“大功告成,亲个嘴儿。”双儿忙笑着低头。韦小宝在她后颈中吻了两下,笑道:“你的头颈真白!”

  只听得号角呜嘟嘟吹起,他奔出中军帐,上了瞭望台,但见远处神龙岛上升起三个大火柱,直冲云霄,全岛已裹在黑烟之中,料想神龙岛已轰成一片焦土;又见一艘艘战船向东驶去,心想:“施琅这家伙算得是一个半臭皮匠,料事如神是说不上,料事如鬼,也就马马虎虎了。”

  海上战船来往,甚是缓慢,他在瞭望台上站了半天,也没见神龙岛上有船只逃出来,更见不到施琅和黄总兵如何东西夹击,于是又回进中军帐休息。

  等了两个多时辰,亲兵来报,适才见到烟花讯号,两路战船都向都统大人报捷。

  韦小宝大喜,心想:“老子稳坐中军帐,眼见捷报至,耳听好消息,这一场大战,胜来不费吹灰之力。但盼方怡这小娘皮,头发也没给炮火烧焦了一根。”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