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六回 犵鸟蛮花天万里 朔云边雪路千盘(6)


  这沙皇猎宫的地窖之中,藏有数十年的陈酒,名贵之极,原是专供沙皇、皇后、公主、皇子以及王公大臣享用,这些火枪手本来那能尝上一口?苏菲亚这命令一下,众兵士轰然大乐,登时便有数十人奔去取酒。

  片刻间,众兵在广场之上,将一瓶瓶伏特加酒敲去瓶颈,抢了痛饮,欢声大叫:“苏菲亚,女沙皇,乌拉,乌拉,乌拉!苏菲亚,女沙皇,乌拉,乌拉,乌拉!”

  罗剎话中,“乌拉”即是“万岁”之意,韦小宝虽然不懂,但见众兵欢呼畅饮,不住大叫“苏菲亚,女沙皇,乌拉”,料想是热诚拥戴。他拉拉苏菲亚的衣袖,说道:“叫他们,十二个小队长,杀了,不会退回来。”

  苏菲亚连连点头,朗声叫道:“罗剎国英俊强壮的勇士们,大家听了:我吩咐你们去杀富翁、抢钱、抢女人,可是沙里扎不许,派了这些坏蛋来,要治你们的罪!”说着向六名正副小队长一指。

  当下便有十余名火枪手抽出佩刀,大叫:“杀了坏蛋!”十几把长刀砍将下来,立时将六名正副小队长砍死。罗剎人本来暴烈粗野,喝了伏特加酒后,全身发烧,眼见得六名小队长血肉横飞,更是不可抑制,大叫:“杀坏蛋去,抢钱、抢女人去!”

  苏菲亚道:“你们去向莫斯科城中十九营的火枪手说,大家一起干,那一个队长不许,立刻杀了。那一个贵族、将军、大臣不许,立刻杀了,把他家里的金子银子、美丽的妻子女儿,通统拿来分了。那些坏蛋的房子,放火烧了。”

  众兵大声欢呼,纷纷抽出长刀,背负火枪,牵过坐骑,翻身上马。过了一会,便听得蹄声急促,群向莫斯科城奔去。

  苏菲亚对副队长道:“你也去抢啊,有甚么客气?最要紧的,不可跟别的火枪营冲突,大家一起抢。你带人冲进克里姆林宫,把沙里扎和彼得捉了起来。宫里的金银珠宝,美丽宫女,叫大家尽管抢好了,都是我赐给你们的。”副队长大喜,应命上马而去。

  苏菲亚叹了口气,只觉全身无力,坐倒在阶石上,说道:“好累!”韦小宝道:“我扶你进去歇歇。”苏菲亚摇摇头,过了一会,说道:“咱们上碉楼去瞧瞧。”

  这猎宫全以粗麻石砌成,碉楼高逾八九丈,原为瞭望敌情之用。罗剎国立国之前,本是莫斯科的一个大公国,莫斯科大公爵翦平群雄,自立为沙皇。前朝沙皇生怕在出猎之时仇敌乘机偷袭,因此在莫斯科城外造了这座猎宫,以备仓卒遇敌之时守御待援。

  苏菲亚带了韦小宝和双儿登上碉楼,向西望去,隐隐见到莫斯科城中灯火点点,黑夜之中,十分宁静。苏菲亚担忧起来,说道:“怎么不打?他们,怕了?”韦小宝不明罗剎兵的性格,不知会不会上阵退缩,只得安慰她道:“不怕,不怕。”苏菲亚又问:“你怎知道叫兵士杀人、抢钱、抢女人,就可以,杀沙里扎,杀彼得?”

  韦小宝微笑道:“中国人,向来这样。”他想到了当年在扬州城中,听得老年人所说满清兵攻城的情形。

  清兵入关之后,在江苏等地遇到汉人猛烈抵抗,扬州尤其坚守不下。清军将帅就允许士兵破城之后,可以奸淫掳掠,一共十天。这“扬州十日”,实是惨酷无比。韦小宝自幼生长扬州,清兵如何攻城不克,主帅如何允许部卒抢钱抢女人,清兵如何奋勇进攻,这些故事从小听得多了。后来在北京,又听人说起当年李自成的部下如何在北京城里抢钱抢女人,张献忠又如何总是先答应部下,城破之后,大抢三天。看来要造反成功,便须搞得天下大乱,要天下大乱,便须让兵士抢钱抢女人。因此眼见火枪营士兵不敢造反,他自然而然的将“抢钱抢女人”五字真言说了出来。果然罗剎兵和中国兵一般无异,这五字秘诀,应验如神。

  等了良久,黑暗中忽见莫斯科城里升起一团火焰。

  苏菲亚大喜,叫道:“动手了!”搂住韦小宝又吻又跳。

  韦小宝喜道:“他们放火了,这就行啦。杀人放火,定要连在一起干的。”

  过不多时,但见莫斯科城中火头四起,东边一股黑烟,西边一片火光。苏菲亚拍手大叫:“大家在杀人放火了。小宝,你真正聪明,想的计策真妙。”

  韦小宝微微一笑,心想:“说到杀人放火,造反作乱,我们中国人的本事,比你们罗剎鬼子可大上一百倍了。这些计策有甚么稀奇?我们向来就是这样的。”

  苏菲亚道:“你叫大家杀了正队长,杀了小队长,大家只好一直干下去了,再想回头也不行了。小孩子,真聪明,中国大官,了不起。”韦小宝道:“这叫做投名状。”苏菲亚道:“甚么,丢命上?”韦小宝哈哈大笑,说道:“是,丢了性命,拚命上啊。”心中暗骂罗剎人没学问。

  中国人绿林为盗,入伙之时,盗魁必命新兄弟去做件案子,杀一个人。这人犯了杀人大罪之后,从此不会去出首告密。“《水浒传》”中林冲上梁山泊入伙,王伦叫他去杀人做案,缴一个“投名状”。韦小宝听说书听得多了,熟知这门规矩,心想:“我们中国人的法子,罗剎鬼子一窍也不通,看来这些罗剎人虽然凶狠横蛮,倒也不难对付。”

  苏菲亚眼见莫斯科城中火头越来越旺,四处蔓延,又担忧起来,不知火枪营官兵乱抢乱杀之后,变成怎生一番光景,问韦小宝:“杀人放火,抢钱抢女人,以后,怎样?”

  韦小宝一怔,他只知道要造反就得纵容士兵杀人放火、抢钱抢女人,以后怎么,可不懂了,只得说道:“这个?抢够了,不抢了。杀够了,不杀了。”

  苏菲亚皱起眉头,心想这可不是办法,一时之间却也无计可施。

  三人瞧了一会,回入寝宫,静候消息。

  ***

  次日一早,那火枪营副队长带了一小队人马,来到猎宫向苏菲亚报告:二十营火枪队昨晚遵奉女沙皇之命,抢了一夜,金银美女,抢了不计其数,已把沙里扎娜达丽亚杀了。

  苏菲亚大喜,跳起身来,叫道:“娜达丽亚杀死了?彼得呢?”副队长道:“小彼得已抓了起来,关在克里姆林宫的酒窖里。”苏菲亚大叫:“赫拉笑!赫拉笑!”

  只听得马蹄声响,又有大队人马疾驰而来。苏菲亚脸上变色,惊问:“甚么人?”副队长道:“莫斯科城里的王公、大臣、将军们,齐来请陛下登位,做罗剎国女沙皇。”

  苏菲亚心花怒放,一把搂住韦小宝,在他左右颊上连吻数下,叫道:“中国小孩,好计策!”

  耳听得马蹄声在猎宫外停歇,跟着皮靴击地声响,一群人走进宫来。当先一人是大臣波多尼兹亲王。他走到苏菲亚面前,躬身说道:“王公贵族、大臣将军一致议决,请苏菲亚公主回宫主持大局,平服动乱,恢复和平。”

  苏菲亚满脸笑容,点头接纳,问道:“叛党首领娜达丽亚,是不是已经杀了?”波多尼兹亲王回禀:“娜达丽亚扰乱国家,杀害忠良,自私擅权,包藏祸心,已经遵奉上帝旨意,正法处决,大快人心。”苏菲亚道:“很好,咱们去克里姆林宫。”

  众大臣和火枪营蜂拥着苏菲亚,向莫斯科城而去。顷刻之间,猎宫中冷清清地只剩下韦小宝和双儿两人。

  韦小宝心下气愤,骂道:“他妈的,这罗剎公主过桥抽板,新人上了床,媒人丢过墙。她做了女沙皇,可不要我们啦。”双儿微笑道:“你想女沙皇封你做男皇后,是不是?”韦小宝道:“啊,你取笑我?瞧我不捉住你?”说着向双儿扑去。双儿嗤的一笑,闪身避过。

  其时方当初夏,天气和暖。猎宫中繁花如锦,百鸟争鸣,只是罗剎国花卉虫鸟和中土大异,花色丽而不香,鸟声怪而不和,韦小宝乃市井鄙夫,于这等分别毫不理会,和双儿在猎宫中到处游荡,无人前来打扰,倒也自得其乐。

  如此过得七八日,苏菲亚忽然派了一小队兵来,接二人进宫。

  韦小宝走进苏菲亚的寝宫,只见她头发散乱,伸足狠踢家具,只踢得砰嘭大响,正在大发脾气。她见韦小宝到来,登时脸有喜色,叫道:“中国小孩快来,出主意,想法子。”

  韦小宝心道:“你如不是遇上了难题,原也不会想到我。这一次可得敲笔竹杠,不能这么容易便帮你想计策了。”问道:“女沙皇陛下,你有甚么难题?”

  苏菲亚不住摇头,说道:“我女沙皇,不是!他们,不肯,我,女沙皇,做的。”

  说了半天,韦小宝这才明白,原来罗剎国向来规矩,女子不能做沙皇。皇太后娜达丽亚虽然已死,仍有大批不少将军拥戴小沙皇彼得,坚决不肯废了他。这时城中乱事已经平定,苏菲亚虽得火枪营拥戴,但众大臣已然有备,调了大队哥萨克骑兵驻在莫斯科城外,随时可应召入城。苏菲亚再要号召火枪营作乱,已大为不易。

  连日来克里姆林宫中会议,王公大臣分为两派,一派拥戴苏菲亚,一派拥戴彼得,争持不决。拥戴沙皇彼得的,都是手握实权的将军大臣,生怕女沙皇登位,另行任用新人当权;而拥戴苏菲亚的,则是一批不得意的贵族和商人,只盼新主上台,自己有油水好捞。苏菲亚幸得火枪营拥戴,有兵权在手,保皇派还不敢怎样,但保皇派能指挥哥萨克骑兵,实力殊不可侮。两派如果开火,胜败倒也难说。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