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九回 先生乐事行如栉 小子浮踪寄若萍(13)


  阿珂见四个女子打成一团,翻身便要下床,右腿刚从被中伸出,“啊”的一声,立即缩回。韦小宝拉住她左脚,说道:“别走!”阿珂用力一挣,叫道:“放开我。”韦小宝笑道:“你倒猜猜看,我肯不肯放?”阿珂急了,转身便是一拳。韦小宝一让,砰的一声,打中在曾柔左颊。曾柔叫道:“你怎么打我?”阿珂道:“对……对不起……哎唷!”却是给方怡一掌打中了。霎时之间,床上乱成一团,七个女子乱打乱扭。

  韦小宝大喜,心道:“这叫做天下大乱,群雄……不,群雌混战。”正要混水摸鱼,突然间喀喇喇一声响,大床倒塌下来。八人你压住我手,我压住你腿。七个女子齐声尖叫。

  众将官见到这等情景,无不目瞪口呆。

  韦小宝哈哈大笑,想从人堆中爬出来,只是一条左腿不知给谁扭住了,叫:“大家放开手!众将官,把我大小老婆们一齐抓了起来。”众将官站成一个圈子,却不敢动手。

  韦小宝指着毛东珠道:“这老婊子乃是钦犯,千万不可让她逃走了。”众将官都感奇怪:“怎么这些女子都是你的大小老婆,其中一个是钦犯,两个却又扮作了亲兵?”当下有人以刀枪指住毛东珠,另外有人拉她起来,喀喀两声,给她戴上了手铐。

  韦小宝指着洪夫人道:“这位夫人,是我的上司,不过咱们也给她戴上副手铐罢。”众将更奇,也给洪夫人上了手铐。洪夫人空有一身武艺,却给双儿点了两处穴道,半身酸麻,难以反抗。

  这时双儿和曾柔才从人堆里爬了出来,想起昨晚的经历,又是脸红,又是好笑。

  韦小宝指着方怡道:“她是我大小老婆。”指着沐剑屏道:“她是小小老婆,大小老婆要上了手铐,小小老婆不必。”众将给方怡上了手铐。钦差大人的奇言怪语,层出不穷,众将听得多了,这时也已不以为异了。

  这时坐在地下的只剩下了阿珂一人,只见她头发散乱,衣衫不整,穿的是男子打扮,却是明艳绝伦,双手紧紧抓住长袍的下襬,遮住裸露的双腿,低下了头,双颊晕红。

  众兵将均想:“钦差大人这几个大小老婆,以这个老婆最美。”只听韦小宝道:“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元配夫人,待我扶她起来。”走上两步,说道:“娘子请起!”伸手去扶。

  忽听得拍的一响,声音清脆,钦差大人脸上已重重吃了一记耳光。阿珂垂头哭道:“你就是会欺侮我,你杀了我好啦。我……我……我死也不嫁给你。”

  众将官面面相觑,无不愕然。钦差大人当众被殴,众将官保护不力,人人有亏职守。只是殴辱钦差的乃是他的元配夫人,上前阻止固是不行,吆喝几声似乎也不合体统,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韦小宝抚着被打的半边面颊,笑道:“我怎舍得杀你?娘子不用生气,下官立时杀了郑公子便是。”大声问道:“丽春院里抓来的那男子在那里?”一名佐领道:“回都统:这小子上了足镣手铐,好好的看守着。”韦小宝道:“很好。他如想逃走,先斩了他左腿,然后再斩他右腿……”阿珂吓得急叫:“别……别……斩他脚……他……他不会逃走的。”韦小宝道:“你如逃走,我就斩郑公子的双手。”向方怡、沐剑屏等扫了一眼,道:“我这些大小老婆、小小老婆倘若逃走了,就割郑公子的耳朵鼻子。”

  阿珂急道:“你……你……这些女人,跟郑公子有甚么相干?为甚么要怪在他头上?”韦小宝道:“自然相干。我这些女人个个花容月貌,郑公子是色鬼,一见之下,定然会不怀好意。”阿珂心想:“那还是拉不上干系啊。”但这人不讲道理,甚么也说不明白,一急之下,又哭了出来。

  韦小宝道:“戴手铐的女人都押了下去,好好的看守,再上了脚镣。吩咐厨房,摆上酒筵,不戴手铐的好姑娘们,在这里陪我喝酒。”众亲兵轰然答应。

  阿珂哭道:“我……我不陪你喝酒,你给我戴上手铐好啦。”

  曾柔一言不发,低头出去。韦小宝道:“咦,你到那里去?”曾柔转头说道:“你……你好不要脸!我再也不要见你!”韦小宝一怔,问道:“为甚么?”曾柔道:“你……你还问为甚么?人家不肯嫁你,你强逼人家,你做了大官,就可以这样欺侮百姓吗?我先前还当你是个……是个英雄,那知道……”韦小宝道:“那知道怎样?”曾柔忽然哭了出来,掩面道:“我不知道!你……你是坏人,不是好人。”说着便向厅外走去。

  两名军官挺刀拦住,喝道:“你侮慢钦差,不许走,听候钦差大人发落。”

  韦小宝给曾柔这番斥责,本来满腔高兴,登时化为乌有,觉得她的话倒也颇有道理,自己做了鞑子大官,仗势欺人,倒如是说书先生口中的奸臣恶霸一般,心想:“英雄做不成,那也罢了,做奸臣总不成话。”长长叹了口气,说道:“曾姑娘,你回来,我有话说。”

  曾柔回过头来,昂然道:“我得罪了你,你杀我的头好了。”

  双儿跟她交好,忙劝道:“曾姊姊,你别生气,相公不会杀你的。”

  韦小宝黯然道:“你说得对,我如强要她们做我老婆,那是大花脸奸臣强抢民女,好比‘三笑姻缘’中的王老虎抢亲。”手指阿珂,对带领亲兵的佐领道:“你带这位姑娘出去。再把那姓郑的男子放了,让他们做夫妻去罢。”说这几句话时,委实心痛万分。又指着方怡道:“开了手铐,也放她去罢,让她去找她的亲亲刘师哥去。唉,我的元配夫人轧姘头,我的大小老婆也轧姘头。他妈的,我是甚么钦差大人、都统大人?我是双料乌龟大人。”

  那佐领见他大发脾气,吓得低下了头,不敢作声。韦小宝道:“快快带这两个女人出去。”那佐领应了,带了阿珂和方怡出去。韦小宝瞧着二女的背影,心中实是恋恋不舍。只见方怡和阿珂头也不回的出去,既无一句话道谢,也无一个感激的眼色。

  曾柔走上两步,低声道:“你是好人!你……你罚我好了。”温柔的神色中大有歉意。

  韦小宝登时精神为之一振,当即眉花眼笑,说道:“对,对!我确要罚你。双儿、小郡主、曾姑娘,你们三个是好姑娘,来,咱们到里边说话。”

  他正想带了三女到内堂亲热一番,厅口走进一名军官,说道:“启禀都统大人:外面有一个人,说是奉了洪教主之命,求见大人。”韦小宝吓了一跳,忙道:“甚么红教主、绿教主,不见,不见,快快轰了出去。”那军官躬身道:“是!”退了一步,又道:“那人说,他们手里有两个男人,要跟都统大人换两个女人。”

  韦小宝道:“换两个女人?”眼光在洪夫人和毛东珠脸上扫过,摇头道:“他倒开胃!这样好的货色,我怎么肯换?”那军官道:“是。卑职去把他轰走。”韦小宝问道:“他用甚么男人来换?他妈的,男人有甚么好?男人来换女人,倒亏他想得出。”那军官道:“那人胡说八道,说甚么一个是喇嘛,一个是王子,都是都统大人的把兄弟。”

  韦小宝“啊”的一声,心想:“原来桑结喇嘛和葛尔丹王子给洪教主拿住了。”说道:“又是喇嘛,又是王子,我要来干甚么?你去跟那家伙说,这两个女人,就是用两百万个男人来换,我也不换。”那军官连声称是,便要退出。

  韦小宝向曾柔望了一眼,心想:“她先前说我是坏人,不是好人。我把自己老婆放了,让她们去轧姘头,她才算我是好人。哼!要做好人,本钱着实不小。桑结和葛尔丹二人,总算是跟我拜了把子的,我不掉他们回来,定要给洪教主杀了。我扣着洪夫人有甚么用?她虽然美貌之极,又不会肯跟我仙福永享,寿与天齐。他妈的重色轻友,不是英雄好汉!”喝道:“且慢!”那军官应了声:“是!”躬身听令。

  韦小宝道:“你去对他说,叫洪教主把那两人放回来,我就送还洪夫人给他。这位夫人花容月貌,赛过了西施、杨贵妃,是世上的无价之宝,本来杀了我头也是不肯放的,掉他两个男人,他是大大便宜了。另外这女人虽然差劲,却是不能放的。”那军官答应了出去。

  洪夫人一直扳起了脸,到这时才有笑容,说道:“钦差大人好会夸奖人哪。”韦小宝说道:“夫人,你美得不得了,又何必客气?咱们好人做到底,蚀本也蚀到底。先送货,后收钱。来人哪,快把我上司的手铐开了。”接过钥匙,亲自打开洪夫人手铐,陪着她出去。

  来到大厅,只见那军官正在跟陆高轩说话。韦小宝道:“陆先生,你这就好好伺候夫人回去。夫人,属下恭送你老人家得胜回朝,祝你与教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洪夫人格格娇笑,说道:“祝钦差大人升官发财,寿比南山,娇妻美妾,公侯万代。”

  韦小宝叹了口气,摇头道:“升官发财容易,娇妻美妾,那就难了。”大声吩咐:“奏乐,送客,备轿!”鼓乐声中,亲自送到大门口,瞧着洪夫人上了轿子。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