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四回 人来绝域原拚命 事到伤心每怕真(4)


  洪教主武功高出四人甚远,若要单取其中一人性命,并不为难,但四人连环进击,杀得一人,自己难免受伤。斗得数十回合后,胸中一股愤懑之气渐渐平息下来,心神一定,出招更是得心应手,一双肉掌在四股兵刃的围攻中盘旋来去,丝毫不落下风,眼见张淡月左剑刺出时渐渐无力,心想这是对方最弱之处,由此着手,当可摧破强敌。

  ***

  韦小宝见四人斗得激烈,悄悄拉了曾柔和沐剑屏的衣袖,又向公主打个手势,要她不可作声。四人转过身来,蹑手蹑脚的向山下走去。洪教主等五人斗得正紧,谁也没见到,就算见到了,也无人缓得出手来阻拦。

  四人走了一回,离洪教主等已远,心下窃喜。韦小宝回头一望,见那五人兀自狠斗,刀光闪烁,掌影飞舞,一时难分胜败,说道:“咱们走快些。”四人加紧脚步,忽听得身后脚步声响,两人飞奔而来,正是洪夫人和方怡。四人吃了一惊,苦于身上兵刃暗器都已在被擒之时给搜检了去,方怡也还罢了,洪夫人却甚是厉害,料想抵敌不过,只得拚命奔逃。

  奔出数十步,公主脚下被石子一绊,摔倒在地,叫出声来。韦小宝心想:“她肚里有我的孩儿,可不能不救。”回身来扶。却见洪夫人几个起落,已跃到身前,叉腰而立,说道:“韦小宝,你想逃吗?”韦小宝笑道:“我们不是逃,这边风景好,过来玩耍玩耍。”洪夫人冷笑道:“好啊,你们来赏玩风景,怎不叫我?”说话之间,方怡也已赶到。

  沐剑屏和曾柔见韦小宝已被洪夫人截住,转身回来,站在韦小宝身侧。

  沐剑屏对方怡道:“方师姊,你和我们一起走罢。他……他……”说着向韦小宝一指,说道:“……一直待你很好的,你从前也起过誓,难道忘了吗?”方怡道:“我只忠心于夫人,唯夫人之命是从。”沐剑屏道:“你不过服了夫人的药,我以前也服过的……”

  韦小宝恍然大悟,才知方怡过去一再欺骗自己,都是受了洪夫人的挟制,不得不然,心中对她恼恨之意登时释然,说道:“怡姊姊,你同我们一起去罢。”这“怡姊姊”三字,是上次他和方怡同来神龙岛、在舟中亲热缠绵之时叫惯了的,方怡乍又听到,不禁脸上一红。

  突然之间,只听得洪教主大声叫道:“夫人,夫人!阿荃,阿荃!你……你到那里去了?”呼声中充满着惊惶和焦虑,显是怕洪夫人弃他而去。

  但洪夫人恍若不闻。洪教主又叫了几声,洪夫人始终不答。

  韦小宝等五人都瞧着洪夫人,均想:“你怎么不答应?教主在叫你,为甚么不回去?”只见洪夫人脸上一阵晕红,摇了摇头,低声道:“咱们快走,坐船逃走罢!”韦小宝又惊又喜,问道:“你……你也同我们一起走?”洪夫人道:“岛上只一艘船,不一起走也不成。教主要杀我,你不知道么?”脸上又是一红,当先便走。

  众人向山下奔出数丈,只听得洪教主又大声叫了起来:“夫人,夫人!阿荃,阿荃!快回来!”突然有人长声惨叫,显是临死前的叫嚷,只不知是许雪亭等四人中的那一个。

  洪教主大叫:“你瞧,你瞧!张淡月这老家伙给我打死了。他一生一世都跟在我身边,临到老来,居然还要反我,真是胡涂透顶。阿荃,阿荃!你怎不回来?我不怪你。这件事我原谅你了。啊!他妈的,你砍中我啦!哈哈,胖头陀,这一掌还不要了你的狗命?你脑筋不灵,怎么跟着人家,也来向我造反,这可不是死了么?哈哈。”

  洪夫人停住脚步,脸上变色,说道:“他已打死了两个。”

  韦小宝急道:“咱们快逃。”发足便奔。

  猛听得洪教主叫道:“你这两个反贼,我慢慢再收拾你们。夫人,夫人,快回来!”声音愈叫愈近,竟是从山上追将下来。韦小宝回头一看,只见洪教主披头散发,疾冲过来,这一下只吓得魂飞魄散,没命价奔跑。

  许雪亭大叫:“截住他,截住他。他受了重伤,今日非杀了他不可。”无根道人叫道:“他跑不了的。”两人手提兵刃,追将下去。不多时韦小宝等已奔近海滩,但洪教主、许雪亭、无根道人三人来得好快,前脚接后脚,都已奔到山下,三人身上脸上溅满了鲜血。

  洪教主大喝:“夫人,你为甚么不答应我?你要去那里?”许雪亭叫道:“夫人不要你啦!她有了个又年轻又英俊的相好。”洪教主大怒,叫道:“你胡说!”纵身过去,左掌向许雪亭头顶猛力击落。许雪亭左手还了一笔,无根道人也已赶到,挥刀向洪教主腰间砍去。此时洪教主的对手已只剩下两人,但他左腿一跛一拐,身手已远不如先前灵活。

  洪教主叫道:“阿荃,你瞧我立刻就将这两个反贼料理了。那四个小贱人,你都先杀了罢。只留下那小贼不杀,让他带我们去取宝。”他口中叫嚷,出掌仍是雄浑有力。许雪亭和无根道人难以近身。

  洪夫人微微冷笑,向沐剑屏等逐人一瞧去。

  韦小宝叫道:“夫人,这四个小妞,你只要伤得一人,我立刻自杀,做了鬼也不饶你。大丈夫一言既出,甚么……甚么马难追。”情急之下,连“死马难追”也想不起来了。

  突然间拍的一声响,许雪亭腰间中掌,他身子连晃,摔倒在地。洪教主哈哈大笑,飞足踢去。许雪亭跃起急扑,这一脚正中他胸口,喀喇声响,胸前肋骨登时断了数根,可是洪教主的右腿却已被他牢牢抱住。洪教主出力挣扎,竟然摔他不脱。无根道人飞快抢上,挥刀砍落。洪教主侧头避过,反手击出,噗的一声,无根道人小腹中掌,但这一刀也已砍入洪教主右肩。无根道人口中鲜血狂喷,都淋在洪教主后颈,待要提刀再砍,雁翎刀已斩入了洪教主肩骨,手上无力,再也拔不出来。

  洪教主叫道:“快……快来……拉开他。”洪夫人也不知是吓得呆了,还是有意不出手相助,眼见三人纠缠狠斗,竟站在当地,一动也不动。许雪亭抓起地下一根判官笔,奋力上送,插入了洪教主腰间。洪教主狂呼大叫,左脚踢出,将许雪亭踢得直飞出去,跟着左肘向后猛撞,无根道人身子慢慢软倒。

  洪教主哈哈大笑,叫道:“这些……反贼,那……那一个是我敌手?他们……他们想造反,咳咳……咳咳,还不是……还不是都给我杀了。”转过身来,向着洪夫人道:“你……你为甚么不帮我?”

  洪夫人摇摇头,说道:“你武功天下第一,何必要人帮?”洪教主大怒,叫道:“你也反我?你也是本教的叛徒?”洪夫人冷冷的道:“不错,你就只顾自己。我如帮你,终究还是不免给你杀了。”洪教主叫道:“我扠死你,我扠死你这叛徒。”说着向洪夫人扑来。

  洪夫人“啊”的一声,急忙闪避。洪教主重伤之余,行动仍是迅捷之极,左手抓住了她右臂,右手便扠在她颈中,喝道:“你说,你说,你反不反?你说不反,我就饶了你。”

  洪夫人缓缓道:“很久很久以前,我心中就在反你了。自从你逼我做你妻子那一天起,我就恨你入骨。你……你扠死我好了。”洪教主身上鲜血不断的流到她头上、脸上,洪夫人瞪眼凝视他,竟是目不稍瞬。洪教主大叫:“叛徒,反贼!你们个个人都反我,我……我另招新人,重组神龙教!”右手运劲,洪夫人登时透不过气来,伸出了舌头。

  韦小宝在旁瞧得害怕之极,眼见洪夫人立时便要给他扠死,从沙滩上拾起一块大圆石,用力向洪教主背上掷去,噗的一声,正中背心。洪教主眼前一黑,扠在洪夫人颈中的手便松了,转身叫道:“你……你这小贼,我宝藏不要了,杀了你再说。”挥掌向韦小宝打去。

  韦小宝飞步便逃。洪教主发足追来,身后沙滩上拖着一道长长的血迹。

  韦小宝知道这一次给他抓住了,决难活命,没命价狂奔。突然间嗤的一声响,背上衣衫被洪教主扯去了一块,若不是韦小宝身穿护身宝衣,说不定背上肌肉也被扯去了一条,他大惊之下,奔得更加快了,施展九难所授的“神行百变”轻功,在沙滩上东一弯、西一溜的乱转,洪教主几次伸手可及,都给他在千钧一发之际逃了开去。

  他如笔直奔逃,毕竟内力有限,早就给抓住了。但这“神行百变”是铁剑门绝技,再加上木桑当年另创新变,实是精奇奥妙之至。韦小宝“神行”是决计说不上,那“百变”两字和他天性相近,倒也学得了三四成。因此虽非武功高手,却也算得是当世武林中数一数二逃命的“高脚”。

  洪教主吼叫连连,连发数掌。韦小宝躲开了两掌,第三掌终于闪避不了,砰的一响,正中后心,两个觔斗翻了出去。幸好洪教主重伤之余,掌力大减,韦小宝又有宝衣护身,虽然给打得昏天黑地,却也并未受伤。他正要爬起,突觉肩头一紧,已被洪教主双手揪住。

  这一来,他一颗心当真要从胸腔中跳了出来,大骇之下,当真是饥不择食,慌不择路,一低头,便从洪教主胯下钻了过去,蓦地想到,这正是洪教主当年所教“救命三招”之一的上半截,这招叫做“贵妃骑牛”还是“西施骑羊”,这当儿那里还记得起?奋力纵跃,翻身骑上了洪教主的头颈。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