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五回 尚余截竹为竿手 可有临渊结网心(4)


  韦小宝道:“拜天地的事,慢慢再说。咱们明儿先得葬了师父。”

  众女一听,登时肃然,没想到此人竟然尊师重道,说出这样一句礼义兼具的话来。

  那知他下面的话却又露出了本性:“你们七人,个个是我的亲亲好老婆,大家不分先后大小。以后每天晚上,你们都掷骰子赌输赢,那一个赢了,那一个就陪我。”说着从怀里取出那两颗骰子,吹一口气,骨碌碌的掷在桌上。公主呸了一声,道:“你好香么?那一个输了才陪你。”韦小宝笑道:“对,对!好比猜拳行令,输了的罚酒一杯。那一个先掷?”

  这一晚荒岛陋屋,春意融融,掷骰子谁赢谁输,也不必细表。自今而后,韦家众女掷骰子便成惯例。韦小宝本来和人掷骰赌博,赌的是金银财宝,患得患失之际,乐趣盎然,但他作法自毙,此后自身成为众女的赌注,被迫置身局外,虽有温柔之福,却无赌博之乐了。可见花无常开,月有盈缺,世事原不能尽如人意。

  ***

  次日八人直睡到日上三竿,这才起身。韦小宝率领七女,掩埋陈近南的遗体,眼见黄土盖住了师父的身子,忍不住又放声大哭。众女一齐跪下,在坟前行礼。

  公主心中甚是不愿,暗想我是堂堂大清公主,怎能向你这反贼跪拜?然而心下明白,自己虽是金枝玉叶,可是在韦小宝心目之中,只怕地位反而最低,亲厚不及双儿、美貌不及阿珂、武功不及苏荃、机巧不及方怡、天真纯善不及沐剑屏、温柔斯文不及曾柔,差有一日之长者,只不过横蛮泼辣而已,若是不拜这一拜,只怕韦小宝从此要另眼相看,在骰子中弄鬼作弊,每天晚上赌博之时,使自己场场大胜。当下委委屈屈的也跪了下去,心中祝告:“反贼啊反贼,我公主殿下拜了你这一拜,你没福消受,到了阴世,只怕要多吃苦头。”

  众人拜毕站起,转过身来。方怡突然叫道:“啊哟,船呢?船到那里去了?”

  众人听她叫得惊惶,齐向海中望去,只见停泊着的那艘大船已不见了影踪,无不大吃一惊,极目远眺,唯见碧海无际,远远与蓝天相接,海面上数十头白鸟上下飞翔。苏荃奔上悬崖,向岛周瞭望,东南西北都不见那船的踪迹。方怡奔向山洞,去查看收藏着的帆舵船具,不出所料,果然已不知去向。

  众人聚在一起,面面相觑,心下都不禁害怕。昨晚八人说笑玩闹,直至深宵方睡,忘了轮值守夜,竟给船夫偷了船具,将船驶走,从此困于孤岛,再也难以脱身。韦小宝想到施琅和郑克塽定会带兵前来复仇,自己八人如何抵敌?就算苏荃、公主、阿珂赶紧生下三个孩儿,也不过十一人而已。

  苏荃安慰众人:“事已如此,急也无用。咱们慢慢再想法子。”

  回到屋中,众人自是异口同声的大骂船夫,但骂得个把时辰,也没甚么新鲜花样骂出来了。苏荃对韦小宝道:“眼下得防备清兵重来。小宝,你瞧怎么办?”韦小宝道:“清兵再来,人数定然不少,打是打不过的。咱们只有躲了起来,只盼他们一下子找不到,以为咱们早已乘船走了。”苏荃点头道:“这话很是。清兵决计猜不到我们的船会给人偷走。”韦小宝高兴起来,说道:“倘若我是施琅,就不会再来。他料想我们当然立即脚底抹油,那有傻不哩叽的呆在这里,等他前来捉拿之理?”

  公主道:“倘若他禀告了皇帝哥哥,皇帝哥哥就会派人来瞧瞧,就算我们已经逃了,也好寻些线索,瞧我们去了那里。”韦小宝摇头道:“施琅不会禀告皇上的。”公主瞪眼道:“为甚么?”韦小宝道:“他如禀告了,皇上自然就问:为甚么不将我们抓去。我只好承认打了败仗,岂不是自讨苦吃?”

  苏荃笑道:“很是,很是。小宝做官的本事高明。瞒上不瞒下,是做官的要紧诀窍。”韦小宝笑道:“荃姊姊倘若去做官,包你升大官,发大财。”苏荃微微一笑,心想:“神龙教中那些人干的花样,还不是跟官场上差不多?”

  韦小宝道:“施琅一说出来,皇上怪他没用,那也罢了,必定还派他带兵前来捉拿。施琅料想我们早已逃走,那里还捉得着?这岂不是自己找自己麻烦?还不如闷声大发财罢。”

  众女一听都觉有理,忧愁稍解。

  公主道:“郑克塽那小子呢?他这口气只怕咽不下去罢?”说着向阿珂望了一眼。众人都知道她这话含意,那自是说:“这个如花似玉的阿珂,他怎肯放手,不带兵来夺回去?”

  阿珂满脸通红,低下了头,说道:“他要是再来,我……我便自尽,决计不跟他去。”语气极是坚决。

  韦小宝大喜,心想阿珂对自己向来无情,是自己使尽诡计,偷抢拐骗,才弄到了手,此刻听了这句话,真比立刻弄到十艘大船还要欢喜,情不自禁,便一把抱住了她,在她脸上嗒的一声,亲了一下,说道:“好阿珂,他不敢来的,他还欠了我三百八十万两银子。他有天大的胆子,来见债主?”

  公主道:“哎唷,好肉麻!他带了兵来捉住了你,将借据抢了过去,又将阿珂夺了去,再将你的爹爹、妈妈、奶奶、外婆卖给你,一共七百六十万两银子,割下你的指头,叫你写一张借据,算欠了他的。”

  韦小宝越听越恼,如果这些事他能对付得了,也就不会生气,但郑克塽倘若如此这般,依样葫芦,将他的爹爹、妈妈、奶奶、外婆硬卖给他,妈妈倒也罢了,他爹爹是谁却从来不知,不知爹爹是谁,自然更不知奶奶是谁,要将两个连他自己也不知是谁的人卖给他,又坐地起价,涨了一倍,如何承受得落?他大怒之下,厉声道:“别说了!郑克塽这小子倘若领兵到来,我别的谁都不卖,就将一个天下最值钱的皇帝御妹卖给他,附送肚里孩儿一个,作价一千万两。他还要找我二百四十万两银子!这笔生意倒做得过。”

  公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掩面而走。沐剑屏忙追上去安慰,说料想韦小宝决无此意,不过是吓吓她的,不必难过。

  韦小宝发了一会脾气,却也是束手无策。众人只得听着苏荃指挥,在岛中密林之内找到一个大山洞,打扫布置,作为安身起居的所在,那茅屋再也不涉足一步,只盼施琅或郑克塽重来之时,眼见岛上人迹杳然,只道他们早已远走,不来细加搜索。

  初时各人还提心吊胆,日夜轮流向海面瞭望,过得数月,别说并无清廷和台湾的舰只,连渔船也不见一艘,大家渐渐放下心来,料想施琅不敢多事,而郑克塽坐了小艇,定是在大海中遇风浪沉没了。八人在岛上捕鱼打兽,射鸟摘果,整日价忙忙碌碌,倒也太平无事。好在岛上鸟兽不少,海中鱼虾极丰,八人均有武功,渔猎甚易,是以粮食无缺。

  ***

  秋去冬来,天气一日冷似一日。苏荃、公主、阿珂三人的肚子也一日大似一日。方怡和双儿忙着剥制兽皮,替八人缝制冬衣,三个婴儿的衣衫也一件件做了起来。又过得半月,忽然下起大雪来,只一日一夜之间,满岛都是皑皑白雪。八人早就有备,腌鱼咸肉、柴草干果等物在洞中藏得甚是充足,日常闲谈,话题自是不离那三个即将出世的孩儿。

  这一晚雪已止了,北风甚劲,寒风不住从山洞板门中透进来。双儿在火堆中加了干柴,韦小宝取出骰子,让众女掷骰。五女掷过后,沐剑屏掷得三点最小,眼见她今晚是输定了。曾柔笑道:“是剑屏妹子输了,我不用掷啦。”沐剑屏笑道:“快掷,快掷!说不定你掷个两点呢。”曾柔拿了骰子在手,学着韦小宝的模样,向着掌中两粒骰子吹了一口气,正要掷出,一阵北风吹来,风声中隐隐似有人声。

  众人登时变色。苏荃本已睡倒,突然坐起,八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剎那间人人脸无血色。沐剑屏低呼一声,将头钻入了方怡怀里。

  过得片刻,风声中传来一股巨大之极的呼声,这次听得甚是清楚,喊的是:“小桂子,小桂子,你在那里?小玄子记挂着你哪!”

  韦小宝跳起身来,颤声道:“小……小玄子来找我了。”公主道:“小玄子是谁?”韦小宝道:“是……是……”“小玄子”三字,只他一人知道就是康熙,他从来没跟谁说过,康熙自己更加不会让人知道,忽然有人叫了起来,而声音又如此响亮?他全身颤抖,只觉此事实在古怪之极,定是康熙死了,他的鬼魂记挂着自己,找到了通吃岛来。霎时之间,不禁热泪盈眶,从山洞中奔了出去,叫道:“小玄子,小玄子,你找我么?小桂子在这里!”

  只听那声音又叫:“小桂子,小桂子,你在那里?小玄子记挂着你哪!”声音之巨,直不似出自一人之口,倒如是千百人齐声呼叫一般,但千百人同呼,不能喊得这般整齐,而一人呼叫,任他内力如何高强,也决不能这般声若雷震,那定是康熙的鬼魂了。

  韦小宝心中难过已极,眼泪夺眶而出,心想小玄子对我果然义气深重,死了之后,鬼魂还来找我。他平日十分怕鬼,这时却说甚么也要和小玄子的鬼魂会上一面,当下发足飞奔,直向声音来处奔去,叫道:“小玄子,你别走,小桂子在这里!”满地冰雪,滑溜异常,他连摔了两个觔斗,爬起来又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