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五回 尚余截竹为竿手 可有临渊结网心(6)


  韦小宝又道:“皇上待我恩重如山,可是吩咐下来的这件事,我偏偏办不了。我不敢去见皇上的面,只好来世做牛做马,报答皇上的大恩了。你见到皇上,请你将我的为难之处,分说分说。本来嘛,忠义不能两全,做戏是该当自杀报主,虽然割脖子痛得要命,我无可奈何,也只好尽忠报国了。”

  王进宝将心比心,自己倘若遇此难题,也只有出之以自杀一途,既报君皇知遇之恩,亦不负朋友相交之义,急忙劝道:“韦都统不可出此下策,咱们慢慢的想法子。待属下将都统这番苦衷回禀皇上。张提督、赵总兵、孙副将几位,这几个月来都立了些功劳,很得皇上看重,大伙儿拚着前程不要,无论如何要为韦都统磕头求情。”

  韦小宝见他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心中暗暗好笑:“要韦小宝自杀,那真是日头从西天出了。别说自杀,老子就割自己一个小指头儿也不会干。再说,小玄子要杀我就杀,要饶我就饶,他自己可不知道多有主意,凭你们几个人磕几个响头,又管甚么用?”但见他义气深重,心下也自感激,握住了他手,说道:“既是如此,就烦王三哥奏告皇上,说韦小宝左右为难,横剑自刎,幸蒙你抢救,才得不死。”

  王进宝道:“是,是!”心想温太监就在旁边,一切亲眼目睹,如此欺君,只怕要拆穿西洋镜,不由得露出为难之色。韦小宝哈哈大笑,说道:“王三哥不必当真,我是说笑呢。皇上深知韦小宝的为人,自杀是挺怕痛的。你一切据实回奏罢。”王进宝这才放心。

  韦小宝心想倘若坐他船只回归中原,再逃之夭夭,皇上定要降罪,多半会杀了他头,自己如出言求恳,他在势不能拒绝,可是那未免太对不起人了,说道:“咱们正事说完啦。王三哥,兄弟在这荒岛上,很久没赌钱了,实在没趣之极,咱们来掷两把怎样?”

  王进宝大喜,他赌性之重,绝不下于韦小宝,当没有对手之时,往往左手和右手赌,当下连声称好,迫不及待,命手下兵士搬过一块平整的大石,六名兵士高举灯笼在旁照着,呼么喝六,便和韦小宝赌了起来。不久温有方,以及几名参将、游击也加入一起掷骰,围在大石旁的越来越多。

  沐剑屏看得疑窦满腹,悄悄问方怡道:“师姊,他们为甚么掷骰子?难道输了的便……便……可是他们都是男人啊。”方怡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低声道:“那个输了,那个便来陪你。”沐剑屏虽不明世务,却也知决无此事,伸手到方怡腋窝里呵痒,二女笑成一团。

  一场赌博,直到天明方罢。韦小宝面前银子堆了高高的三堆,一来手气甚旺,二来大出花样,众官兵十个中倒有九个输了。韦小宝兴高采烈,一转头间,只见公主、阿珂、沐剑屏三女已倚在石上睡着了,苏荃、方怡、双儿、曾柔四人睡眼惺忪,强自支撑着在旁相陪,不由得心感歉仄,将面前三大堆银子一推,说道:“王三哥,这里几千两银子,请你代为赏了给众兄弟罢。各位来到荒岛之上,没甚么款待的,实在不好意思。”

  众官兵本已输得个个面如土色,一听之下,登时欢声雷动,齐声道谢。王进宝吩咐官兵划了小艇回船,将船上的米粮、猪羊、好酒、药物,以及碗筷、桌椅、锅镬、菜刀等物一艇艇的搬上岛来。又指挥官兵在林中搭了几大间茅屋。人多好办事,几百名官兵落力动手,数日之间,通吃岛上诸事灿然齐备,这才和韦小宝别过。

  温有方临别之时,才知这岛名叫通吃岛,不由得连连跺脚叹气,说道早知如此,定要请韦小宝让他推几铺庄,在通吃岛上做闲家打庄,岂有不给通吃之理?

  ***

  过得十余日,阿珂先产下一子,次日苏荃又产下一子。公主却隔了一个多月,才生下一女,她见人家生的都是儿子,自己却偏偏生了个女儿,心中生气,连哭了几日。韦小宝不住安慰,说自己只喜欢女儿,不爱儿子,这才哄得她破涕为笑。

  三个婴儿倒有七个母亲,虽然人人并无育婴经验,七手八脚,不免笑话百出,但三个婴儿倒也都甚壮健活泼。众女恭请韦小宝题名。韦小宝笑道:“我瞎字不识,要我给儿子、姑娘取名字,可为难得很了。这样罢,咱们来掷骰子,掷到甚么,便是甚么。”

  当下拿起两粒骰子,口中念念有词:“赌神菩萨保佑,给取三个好听点儿的名字。第一个!”掷了下去,一粒六点,一粒五点,是个“虎头”。韦小宝笑道:“阿大的名字不错,叫作韦虎头。”第二次掷了个一点和六点,凑成个“铜锤么六”,老二叫作“韦铜锤”。

  第三次掷下去,第一粒骰子滚出两点,第二粒骰子转个不停,终于也是个两点,凑成一张“板凳”。韦小宝一怔之下,哈哈大笑,说道:“咱们大姑娘的名字可古怪了,叫作‘韦板凳’!”众女无不愕然。

  公主怒道:“难听死了!好好的闺女,怎能叫甚么板凳、板凳的,快另掷一个。”

  韦小宝道:“赌神菩萨给取的名字,怎能随便乱改?”将女婴抱了过来,在她脸上嗒的一声,亲了个吻,笑道:“韦板凳亲亲小宝贝儿,这名字挺美啊。”

  公主怒道:“不行,不行!说甚么也不能叫板凳。孩子是我生的,这样难听的名字,我可不要。”韦小宝道:“哼,孩子是你生的,你一个人生得出吗?”公主抢过骰子,说道:“我来掷,掷了甚么,就叫甚么。”韦小宝无奈,只得由她,说道:“好罢,这一次可不许赖!倘若也掷了虎头、铜锤呢?”公主道:“跟她哥哥一样,也叫虎头、铜锤好了。”把骰子在掌中不住摇动,说道:“赌神菩萨,你如不给我闺女取个好听名儿,我砸烂了你这两粒臭骰子。”

  一把掷下,两粒骰子滚了几滚,定将下来,天下事竟有这么巧,居然又都是两点,仍是一张“板凳”。公主口瞪目呆之余,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众人又是惊讶,又是好笑。苏荃笑道:“妹子你别着急!两点是双,两个两点是双双。咱们闺女叫作‘韦双双’,你瞧好不好呢?”公主破涕为笑,登时乐了,笑道:“好,好!这名字挺有趣的,跟双儿妹子差不多。”双儿也很喜欢,将韦双双接过去抱在怀里,着实亲热。沐剑屏笑道:“双儿妹妹,你这样爱她,快喂她吃奶呀。”双儿红着脸啐了一口,道:“还是你喂!”伸手去解她衣扣。沐剑屏急忙逃走。众女笑成一团。

  通吃岛上添了三个婴儿,日子过得更加热闹。自从王进宝送了大批粮食用具之后,诸物丰足,不必日日渔猎,只是兴之所至,想吃些新鲜鱼虾野味,才去动手。初时大家也还担心康熙呼召韦小宝不至,天威不测,或有后患,但过得数月,一无消息,也就渐渐不将这事放在心上了。

  到得这年夏天,王进宝忽又率领大船数艘到来,宣读圣旨。这次的圣旨却是骈四骊六,文辞深奥。韦小宝一句不懂,全仗苏荃解说。

  原来康熙于前事一句不提,却派了一名参将,率兵五百,驻岛保护公主。此外还有十六名男仆、八名女仆、八名丫环、诸般用具、食物,满满的装了三大船。

  韦小宝暗暗发愁:“小玄子赏了我这许多东西,只怕是要叫我在这通吃岛上长住一世了。”他生性好动,岛上岁月虽然无忧无虑,又有七个如花似玉的夫人相伴,可是太平日子过得久了,实在乏味无聊,有时回忆往事,反觉在丽春院中给人揪住了小辫子又打又骂,来得精神爽利。

  ***

  这年十二月间,康熙差了赵良栋前来颁旨,皇帝立次子允礽为皇太子,大赦天下,韦小宝晋爵一级,封为二等通吃伯。

  韦小宝设宴请赵良栋吃酒,席上赵良栋说起讨伐吴三桂的战事,说道吴三桂兵将厉害,王师诸处失利。韦小宝道:“赵二哥,请你回去奏知皇上,说我在这里实在闷得无聊,还是请皇上派我去打吴三桂这老小子罢。”赵良栋道:“皇上早料到爵爷忠君爱国,得知吴逆猖獗,定要请缨上阵。皇上说道,韦小宝想去打吴三桂,那也可以,不过他先得给我灭了天地会。否则的话,还是在通吃岛上钓鱼捉乌龟罢。”

  韦小宝眼圈红了,险些哭了出来。

  赵良栋道:“皇上说,从前汉朝汉光武年轻的时候,有个好朋友叫做严子陵。汉光武做了皇帝之后,这严子陵不肯做大官,却在富春江上钓鱼。皇上又说,从前周武王的大臣姜太公,也在渭水之滨钓鱼。周武王、汉光武都是古时候的好皇帝,可见凡是好皇帝,总得有个大官钓鱼。皇上说道,皇上要做鸟生鱼汤,倘若韦爵爷不给他捉鸟钓鱼,皇上怎做得成鸟生鱼汤呢?韦爵爷,属下是粗人,为甚么皇上要派爵爷在这里捉鸟钓鱼,实在不大明白。不过皇上英明得很,想来其中必有极大的道理。”

  韦小宝道:“是,是!”只有苦笑。明知康熙是开自己的玩笑,看来自己如果不答应去灭天地会,皇帝是要自己在这里钓一辈子的鱼了。这五百名官兵说是在保护公主,其实是狱官狱卒,严加监视,不许自己离岛一步。他越想越悲苦,一席酒筵草草终场,竟然酒后赌钱也不赌了,回到房中,怔怔的落下泪来。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