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七回 云点旌旗秋出塞 风传鼓角夜临关(6)


  被拉到的十名罗剎兵中,有四人叫了起来:“投降,投降!”韦小宝道:“好!投降的拉到那边。”亲兵将降兵拉到白旗之下,便有人送上酒肉。亲兵又去队里另拉四名。那四兵眼见投降的有酒肉享受,不降的身上被割下肉来,烧成“霞舒尼克”,虽没见到所割的是何部位,但见清兵的眼光老是在自己下体瞄来瞄去,征兆不妙之至,心惊胆战之下,不由得也大呼:“投降!”先前倔强不屈的六兵这时气势也馁了,都叫:“投降。”

  既有人带头投降,余下众兵也就不敢再逞刚勇,有的不等亲兵来拉,便走到白旗之下。片刻之间,一千八百余名罗剎官兵都降了,只剩下图尔布青一人,直挺挺的站在当地。

  韦小宝道:“你降是不降?”图尔布青道:“宁死不降!”韦小宝道:“好!我放你回雅克萨。”吩咐洪朝率兵五百,护送他回雅克萨城。图尔布青只道自己如此倔强,这清军将军必定要杀,居然肯予释放,大出意料之外,说道:“你既放我,还了我衣服!”韦小宝笑道:“衣服是不能还的。”吩咐洪朝:“你将他送到雅克萨城下,传我将令,暂停攻城,牵了这光屁股的罗剎将军绕着城墙走上三圈,再放他入城。”

  洪朝接了将令,于清军众兵将吆喝笑闹声中,带兵押着全身赤条条的图尔布青而去。

  ***

  林兴珠道:“请问大帅,既捉了这罗剎将军,何必又放了他?这中间奥妙,还请大帅开导。”韦小宝笑道:“今日咱们打了这大胜仗,你可知用的甚么计策?”林兴珠道:“那是大帅的神机妙算,属下佩服得五体投地。”韦小宝摇头道:“这不是我的神机妙算,是皇上安排下的巧计。皇上说道,当年诸葛亮七擒孟获,计策很好,吩咐我学上一学。你看过‘七擒孟获’的戏没有?就算没看过戏,总听过说书罢?诸葛亮叫魏延出战,只许败,不许胜,连败一十五阵,让孟获夺了七座营寨,引他冲进盘蛇谷,然后火烧藤甲兵。咱们今日使的,就是诸葛亮的计策。”诸将尽皆钦服。

  韦小宝又道:“皇上心地仁慈,说诸葛亮火烧藤甲兵太过残忍,以致折了寿算。罗剎兵倘若投降,就饶了他们性命。”副都统郎坦道:“若不是大帅使那‘霞舒尼克’之计,割了十名罗剎兵的肉来烧烤,吓得他们魂飞魄散,这些罗剎兵强悍之极,只怕也不肯投降。这条计策,可胜过诸葛亮了。”韦小宝笑道:“十名厨子身上早藏好了十条生牛肉,只不过在十名罗剎兵大腿上割了几刀,割得他们大叫大嚷。炭炉子里烧烤的却是上等牛肉,滋味如何,众位不妨尝尝。”众将纵声大笑,吩咐厨子呈上十条牛肉“霞舒尼克”,割切分食,果然又香又嫩,甚是美味。

  众将又问:“大帅既已捉到敌酋,却又放他回去,是不是也要七擒七纵,叫他从此不敢再反?”韦小宝道:“那倒不是。这件事我在北京时也请问过皇上。我说皇上是鸟生鱼汤,宽大为怀,咱们要不要也学诸葛亮,捉到了罗剎元帅,放他七次?皇上说道:这就不对了。学诸葛亮须得活学活用,不能死学死用。孟获是蛮子的酋长,他说不反,就永远不反了。咱们捉到的只是罗剎元帅将军,他说不反,是不管用的。罗剎国的沙皇和摄政女王又会另派元帅,提兵来侵我疆界。”众将点头称是。韦小宝道:“雅克萨守兵凶悍,炮火厉害。咱们倘若杀了罗剎元帅,城中官兵会另推统帅,更加狠打。现下咱们剥光了这罗剎元帅,牵着他绕城三周,城里的罗剎兵从此瞧他不起。他没了威风,以后发号施令,就不大灵光了。”

  诸将齐声称是,林兴珠问道:“是皇上吩咐,要剥光了那敌酋的衣服裤子吗?”韦小宝哈哈大笑,说道:“皇上那能这么胡闹?皇上只要我想法子长咱们自己官兵的志气,灭罗剎兵的威风。皇上说道:罗剎兵长得又高又大,全身是毛,好似野人一般,火器又十分犀利。上阵交锋之时,我军见到他们的蛮样,多半心中害怕,锐气一失,打胜仗就难了。皇上说:‘小桂子,你花样很多,总之要我军上下,大家瞧不起蛮子兵。’我想来想去,也没甚么好法子,有一晚,忽然想到了我小时候赌钱的事。”

  诸将均想:“你小时候赌钱,怎么跟罗剎兵有关了?”

  韦小宝微笑道:“我小时候在扬州跟人家赌钱,赌品不好,赢了银子落袋,输了只管混赖,要打架就打,我也不怕。有一次却给人整得惨了,那赢家捉住了我,剥下我裤子抵数,让我光着屁股回家,大街之上人人拍手嘻笑。从此以后,我的赌品便长进了不少。”诸将一齐大笑。韦小宝笑道:“皇上说,打仗之道要灵活变化,皇上只能指示方略大计,真的干起来要我自己动脑筋。我想当年我小小年纪,也怕人家剥裤子,这些罗剎兵岂有不怕之理?果然裤子一剥,大家都乖乖的投降了。”诸将齐声称赞,大为佩服。有的人心想:“这剥裤子的法子,连‘孙子兵法’中也没有的。这一条‘韦子兵法’,倒也厉害。”

  当下韦小宝命罗剎降兵穿戴清兵衣帽,派一名参将带领两千清兵,押解降兵到北京去向皇帝献俘。营中留下二十名大嗓子降兵,以备喊话之用。大营中的师爷写了一道表章,说道抚远大将军韦小宝遵依皇上御授方略,旗开得胜,罗剎兵仰慕中华上国,洗心归顺,实乃我皇圣德格天,化及蛮夷云云。

  当晚韦小宝大犒三军。次晨亲率诸军,来到雅克萨城。但见城头烟火弥漫,城内城外,双方军士喊声震天,枪炮声隆隆不绝。

  攻城主将朋春入营禀报:城中炮火猛烈,我军攻城士卒伤亡不少。韦小宝道:“咱们架起大炮,轰他妈的。”朋春传下令去,不多时东南西北炮声齐响,一炮炮打进城去。但罗剎人经营雅克萨已久,工事构筑十分坚固,兵将都躲在坚垒之中。清军大炮虽多,炮火轰坍了不少房屋,然罗剎兵坚守不出,倒也奈何他们不得。

  攻得数日,何佑率领一千勇士,迫近爬城,城头上火枪一排排打将下来,清兵登时给打死了三四百人。朋春眼见不利,鸣金收兵。罗剎兵站在城头拍手大笑,更有数十名罗剎兵拉开裤子向城下射尿,极尽傲慢。

  黑龙江将军萨布素大怒,亲自率军攻城。城头上一排枪射下,萨布素中枪落马,清军登时乱了。城门开处,数百名罗剎兵冲将出来。林兴珠率领藤牌手滚地而前,大刀挥舞。罗剎兵忙纵跃闪避。这队藤牌兵是林兴珠亲手教练的,练熟了“地堂刀法”,在地下滚动而前,左手以藤牌挡住敌人的火枪铅子,右手大刀将罗剎兵的腿一条条斩将下来。图尔布青见情势不妙,忙下令收兵。林兴珠将萨布素救了回来。萨布素右额中弹,幸好未深入头脑,受伤虽重,性命无碍。这一仗双方各有损折,还是清军死伤较多。

  韦小宝带了军医,亲去萨布素帐中慰问疗伤,又重赏林兴珠。下令退军五瑞安营,当晚在帐中会聚诸将,商议攻城之法。

  诸将有的说藤牌兵今日立了大功,明日再诱鬼子兵出城,以藤牌兵砍其鬼脚;有的说鬼子兵折了锐气,只怕不敢出战,不如筑起长垒,四下围困,将他们活活饿死;更有人说大可挖掘地道,从地底进攻。

  地道攻城原是中国古法,这句话却提醒了韦小宝,想起雅克萨城本有地道,当年自己便曾在地道之中,抱住赤裸裸的苏菲亚公主,如今她已贵为摄政女王,执掌罗剎国军政大权,自己却在这里跟她部下的兵马打仗。又想:“倘若这时候她在雅克萨城中亲自指挥,我从地道里钻进城去,爬上她床,一呀摸,二呀摸,摸得她全身酸软,这骚货非大叫投降不可。”

  众将眼见韦小宝沉吟不语,脸露微笑,只道他已有妙计,当即住口,静候大帅吩咐,那料得到他此时却在想如何抚摸苏菲亚公主全身金毛的肌肤。只见他双目似闭非闭,喃喃道:“骚得很,有劲,吃她不消。”众将面面相觑,又听大帅道:“他妈的,一脚把我从床上踢了下来。”众将更摸不着头脑,只听他又道:“这罗剎骚货虽然厉害,老子总有对付她的法子。”朋春道:“大帅说得是。罗剎鬼子再厉害,咱们总有对付的法子。”

  韦小宝一怔,睁开眼来,奇道:“咱们?你也来摸?”随即哈哈大笑,说道:“对啦,对!那地道太窄,只能容一个人爬进去,出口又在将军房里,料来这时候也早给堵死了。咱们须得另外挖过。”众将更不知所云。韦小宝站起身来,说道:“众位将军的计策都很妙,咱们青龙、白虎、天门通吃。明儿一早,大家分别去筑长围、挖地道,同时又放大炮,诱他们出战,派藤牌兵去斩鬼脚。”众将见自己所建议的计策都为大帅采纳,欣然出帐。

  次晨拂晓,众将各领部属,分头办事。朋春督兵挑土筑围,郎坦指挥放炮,巴海挖掘地道。洪朝率领五百士卒,向罗剎降兵学了些骂人的言语,在城下大声叫骂。只可惜罗剎人鄙陋无文,骂人的辞句有限,众兵叫骂声虽响,含义却殊平庸,翻来覆去也不过几句“你是臭猪”、“你吃粪便”之类,那及我中华上国骂辞的多采多姿,变化无穷?韦小宝听了一会,甚感无聊。

  罗剎兵昨日吃了斩脚的苦头,眼见清兵势盛,坚守不出,躲在城头土墙之后回骂。清军大炮的炮弹射入城中,却也损伤不大。当时的大炮火药装于炮筒之中,点火燃放,只是将铁弹铅弹射出,直接命中固能打得人筋折骨断,但如落在地下,便不足为患。

  附近百姓十多年来惨遭罗剎兵虐杀,家破人亡的不知凡几,得知皇上发兵,来打罗剎鬼子,无不大喜若狂,这时有的提了酒食来慰问官军,有的拿了锄头扁担,相助构筑土围。讯息传将出去,连数百里外的百姓也都来助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