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七回 云点旌旗秋出塞 风传鼓角夜临关(7)


  图尔布青在城头上望将下来,但见人头如蚁,纷纷挑土筑围,城外一条长围越筑越高,其势已非被困死不可,只盼西方尼布楚城中的罗剎兵前来救援,内外夹攻,才有胜望。他那知康熙早料到了这一着,已另遣一队骑兵向尼布楚的罗剎兵佯攻,作为牵制。尼布楚城的守将,每日里也在盼望图尔布青带兵来援。

  罗剎兵枪炮可以及远,清兵不敢逼近攻城。雅克萨是罗剎经营东方的基地,罗剎人野心勃勃,准拟占了黑龙江、松花江一带广大土地后,更向南侵,将整个中国都收归版图,要千千万万人尽皆臣服,成为农奴,因此雅克萨城墙坚厚,城中弹药充足,粮草堆积如山,就是困守三年五载,也不虞匮乏。城中开凿深井,饮水无缺。图尔布青怕城里的中国人作乱内应,将中国男人都拉到城墙上杀了,将尸首抛下城来。城外中国军民见了,无不愤恨叫骂。

  这时地道已渐渐掘到城边。韦小宝心想鹿鼎山是皇帝龙脉的所在,要是掘断龙脉,害死了康熙,可大大不妥,下令地道不可掘进城中,只须在地墙下埋藏炸药,炸毁城墙,大军便可冲入。这一日城中几口井忽然水涸,图尔布青善于用兵,得报后凝神一想,料知敌军在挖掘地道,以致地下水源从地道中流了出去,当下测定了方位,在清兵地道上施放炸药,轰的一声大响,将挖掘地道的清兵炸死了百余人,地道也即堵死。

  ***

  雅克萨城一时攻打不下,天气却一天冷似一天。这极北苦寒之地,一至秋深,便已冷得非同小可,到得冬季,更是滴水成冰,稍一防护欠周,鼻子耳朵往往便冻得掉了下来,至于指头僵落,手脚冻腐,尤为常事。下得数天大雪,助攻的众百姓已然抵受不住,纷向官兵告别,说道明年初夏开冻,再来助攻,又劝官军南退,以免冻僵在冰天雪地之中。

  萨布素、巴海等军官久驻北地,均知入冬之后局面十分凶险,倘若晚间遇上寒潮侵袭,一夜之间官兵冻死一半也非奇事。罗剎兵住在房屋之中,墙垣挡得住寒气,清军却宿于野外营账,纵然生火,也无济于事。于是向韦小宝建议暂行南退避寒。

  韦小宝心想皇上派我出征,连一个城池也攻不下,却要退兵,未免太过脓包,犹疑得数天,始终拿不定主意。部将来报,有数十名伤卒受不住寒冷而冻死了。韦小宝正自气沮,忽有圣旨到来。

  康熙上谕说道:“抚远大将军韦小宝出师得利,殊堪嘉尚。今已遣罗剎降将奉领大清敕书,前赴莫斯科宣谕罗剎君主,嘱其罢兵退师,两国永远和好,比来天时严寒,兵将劳苦,露宿冰雪,朕心恻然。韦小宝可率师南退,驻瑷珲、呼玛尔二城休卒养士,来春罗剎兵如仍顽抗,不服王化,再行进军,一举荡平。兹赐抚远大将军暨所属将军、都统、副都统以下官兵衣被、金银、酒食有差。诸统兵将军须遵体朕意,爱护士卒,不贪速功。王师北征,原为护民,而兵亦民也。钦此。”

  韦小宝和诸将接旨谢恩。诸将都说万岁爷爱惜将士,皇恩浩荡,只是想到这一撤围,不免前功尽弃,又都感可惜。传旨的钦差到各营去宣旨颁赏,士卒欢声雷动。

  次日韦小宝令萨布素率兵先退,又令巴海与林兴珠率军断后,罗剎兵如敢出城来追,便杀他个落花流水。

  罗剎兵见清兵撤退,城中欢呼之声大作,千余名罗剎兵又站在城头,向下射尿。韦小宝大怒,下令众军一齐向着城头小便。清军万尿齐发,倒也壮观。城上城下,轰笑声叫骂声响成一片。只是罗剎兵居高临下,尿水能射到城下,清军却射不上去,这一场尿仗却是输了。城下遍地是尿,寒风一吹,顷刻间结成一层黄澄澄的尿冰。

  韦小宝这口气咽不下去,指着城头大骂。前来宣旨的钦差劝道:“罗剎兵野兽一般,大帅不必跟他们一般见识。”韦小宝道:“不行,输得太失面子!”吩咐取水龙来。

  那水龙是救火之具,军中防备失火,行军扎营,必定携带。亲兵拉了十余架水龙到来,韦小宝吩咐拖上土垒,其时江水结冰,无水可用,于是下令火夫在大锅中烧融冰雪,将热水倒入水龙。韦小宝拉开裤子,在热水中撒了一泡尿,喝令亲兵:“向城头射去!”

  众亲兵见主帅想出了这条妙计,俱都雀跃,一齐奋勇,扳动水龙上的杠杆,一放一压,水管中的热水便笔直向城头射去。众亲兵大叫:“韦大帅赐罗剎鬼子喝尿!”

  热水冲到,罗剎兵纷纷叫骂闪避。诸将有的暗叫:“胡闹。”有的要讨好大帅,在旁大声叱喝助威。只是天时实在太冷,水龙中的热水过不多时便结成了冰,又得再加热水。

  韦小宝兴高采烈,自夸自赞:“诸葛亮火烧盘蛇谷,韦小宝尿射鹿鼎山。那是一般的威风!”副都统郎坦在旁赞道:“大帅这一泡尿,大大折了罗剎鬼子的锐气。”

  韦小宝突然一怔,双目瞪视,呆呆的出神,“哇”的一声大叫,跳了起来,哈哈大笑,叫道:“妙极,妙极!”

  ***

  韦小宝吩咐击鼓升帐,聚集众将,问道:“咱们营里共有多少水龙?”掌管军需的参将禀道:“启禀大帅:共有一十八架。”韦小宝皱眉道:“太少,太少!怎么不多带一些?”那参将应道:“是!”心想:“军营失火,并非常有,一十八架水龙也已够了。”韦小宝道:“我要一千架水龙应用,即刻差人去附近城镇征调,几时可以齐备?”

  当地是极北边陲,地广人稀,最近的城镇也在数百里外,每处城镇寥寥数百户人家,居民贫穷困乏,未必就有水龙,要征集一千架水龙,那是决计无法办到。那参将脸有难色,说道:“启禀大帅:一千架水龙,在关外恐怕找不到,得进关去,到北京、天津赶运过来。”韦小宝怒道:“放屁!去北京、天津调运水龙,那得多少时候?打仗的事,半天也耽搁不起!”那参将喏喏连声,脸色大变,心想:“这一下我的脑袋可要搬家了。”

  那钦差坐在一旁,忍不住劝道:“大帅,你的贵尿已经射上了罗剎人城头。这个……这个贵精不贵多,咱们这一仗已经赢了。以兄弟浅见,似乎可以穷寇……穷寇莫射了。”

  韦小宝摇头道:“不成!没一千架水龙,办不了这件大事。”那钦差心想:“你这大帅忒也胡闹,这射尿斗气之事,偶一为之,开开玩笑,那也无伤大雅,岂能大张旗鼓的来干?少年皇帝爱用少年将军,他们君臣投缘,旁人也不敢多嘴。但如闹得太过不成体统,未免贻笑天下。”欲待再劝,却听韦小宝道:“众位将军,那一位能想出妙计,即刻调到一两千架水龙,那是莫大的功劳。”

  朋春道:“请问大帅,要这一千架水龙,是用来……用来射尿上城吗?”韦小宝笑道:“咱们有了一千架水龙,如用来射尿上城,又怎有这许多人来拉尿?一百万兵也不够啊。”朋春道:“正是。属下愚蠢得紧,要请大帅指点。”

  韦小宝道:“刚才我见本帅的贵尿射上城头,立即便结成了冰。倘若咱们用一两千架水龙,连日连夜的将热水射进城去,那便如何?”

  众将一怔之下,脑筋较灵的数人先欢呼了起来,跟着旁人也都明白了,大帐之中,欢声如雷。众将齐叫:“妙计,妙计!水漫雅克萨,冰冻鹿鼎山!”

  过得片刻,欢声渐止,有人便道:“就算要到北京、天津去调,那一千架水龙也要连夜赶运过来。”当时便有数名副将、佐领自告奋勇,讨令去征集水龙。

  洪朝职位低微,排班站在最后,这时躬身说道:“启禀主帅:末将有个浅见,请主帅定夺。”韦小宝道:“你说罢!”洪朝道:“末将是福建人,家乡地方很穷,造不起水龙,乡村中失了火,大家便用竹筒水枪救火。那竹筒水枪,是用一根粗大毛竹打通了,末端开一个铜钱大的小孔,另一端用一条木头活塞插在竹筒之中。救火之时,将水枪的小孔浸在水里,活塞后拉,竹筒里便吸满了水,再用力推动活塞,水枪里的水就射出去了。”

  韦小宝嗯了一声,凝思这水枪之法。

  何佑道:“启禀主帅,这水枪可大可小。卑职小时候跟同伴玩耍,用水枪射人,倒也有趣。就可惜这一带没大毛竹,要做大水枪,这等大竹筒也得过了长江才有。”

  韦小宝问洪朝:“你有甚么法子?”洪朝道:“末将心想,这一带大毛竹是没有的,大松树、大杉树却多得很。咱们将大树砍了下来,把中间剜空了,就可做成大水枪。”韦小宝道:“要剜空大松树的心子,可不大容易罢?”

  一名姓班的副将是山西木匠出身,说道:“启禀主帅:这事倒不难办。先将大木材锯成两个半爿,每一爿中间挖成半圆的形状,打磨光滑,然后将两个半爿合了起来,木材中间就是一个空心的圆洞了。两个半爿并凑之时,若要考究,就用笋头,如果是粗功夫,那么用大铁钉钉起来也成了。”韦小宝大喜,叫道:“妙极!做这么一枝大水枪,要多少时候?”班副将道:“小将自己动手,一天可以造得一枝,再赶夜工,可以造得两枝。”韦小宝皱眉道:“太慢,太慢。你到各营去挑选帮手,一起来干,你做师父,即刻便教徒弟。这是粗活,既不是新娘子的红漆马桶,也不是财主家的楠木棺材。水枪外的树皮也不用剥去,只要能射水入城,那就行了。众将官,马上动手,伐木造水枪去者!”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