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八回 都护玉门关不设 将军铜柱界重标(2)


  韦小宝命那教士下去领赏,吩咐大营的师爷将信封入封套,在封套上用中国字写上苏菲亚公主的名字。那师爷磨得墨浓,蘸得笔饱,第一行写道:“大清国抚远大将军鹿鼎公韦奉书”,第二行写道:“鄂罗斯国摄政女王苏飞霞固伦长公主殿下”。“罗剎”两字,于佛经意为“魔鬼”,以之称呼俄国,颇含轻侮,文书之中便称之为“鄂罗斯”。那师爷又觉“苏菲亚”三字不甚雅驯,这个“菲”字令人想起“芳草菲菲”,似乎讥刺她全身是毛,于是写作了“苏飞霞”,既合“落霞与孤鹜齐飞”之典,又有“飞霞扑面”之美;“固伦长公主”是清朝公主最尊贵的封号,皇帝的姊妹是长公主,皇帝的女儿是公主,此女贵为摄政,又是两位并肩沙皇的姊姊,自然是头等公主了。待听得韦小宝笑道:“这个罗剎公主跟我是有一手的,几年不见,不知她怎样了?”那师爷在封套后面又写上两行字:“夫和戎狄,国之福也。如乐之和,无所不谐,请与子乐之。”心想这是“左传”中的话,只可惜罗剎乃戎狄之邦,未必能懂得我中华上国的经传,其中双关之意,更必不解,俏眉眼做给瞎子看,难免有“明珠暗投”之叹了。

  其实不但“鄂罗斯国固伦长公主苏飞霞”决计不懂这几个中国字的含义,连“大清国抚远大将军鹿鼎公韦”,除了识得自己的名字和两个“人”字之外,也是只字不识,见那师爷在封套正反面都写了字,说道:“够了,够了。你的字写得很好,胜过罗剎大胡子。”

  他吩咐师爷备就一批贵重礼物,好在都是从雅克萨城中俘获而得,不用花他分文本钱。再将华伯斯基、齐洛诺夫两名队长传来,叫他两人从罗剎降兵挑选一百人作为卫队,立即前往莫斯科送信。两名队长大喜过望,不住鞠躬称谢,又拿起韦小宝的手,在他手背上连连亲吻。韦小宝的手背被二人的胡子擦得酸痒,忍不住哈哈大笑。

  雅克萨城小,容不下大军驻扎,当下韦小宝和钦差及索额图商议了,派郎坦、林兴珠二人率兵二千,在城中防守,大军南旋,分驻瑷珲、呼玛尔二城候旨。韦小宝临行之际,郑重叮嘱郎坦、林兴珠二将,决不可在雅克萨城开凿水井,挖掘地道。

  大军南行。韦小宝、索额图、朋春等驻在瑷珲,萨布素另率一军,驻在呼玛尔。韦小宝命罗剎降兵改穿清军装束,派人教授华语,命他们将“我皇万岁万万岁”、“圣天子万寿无疆”、“中国皇帝德被四海、皇恩浩荡”等句子背得烂熟,然后派兵押向北京,要他们在京师大街上一路高呼,朝见康熙时更须大声呐喊,说道越是喊得有劲,皇上赏赐越厚。

  过得二十多天,康熙颁来诏书,对出征将士大加嘉奖,韦小宝升为二等鹿鼎公,其余将士各有升赏。传旨的钦差将一只用火漆印封住的木盒交给韦小宝,乃是皇上御赐。韦小宝磕头谢恩,打开木盒,不禁一呆。盒里是一只黄金饭碗。碗中刻著“公忠体国”四字,依稀便是当年施琅送给他的,只是花纹字迹俱有破损,却又重行修补完整。

  韦小宝记得当年这只金饭碗放在铜帽儿胡同伯爵府中,那晚仓惶逃走,并未携出,一凝思间,已明其理。定是那晚炮轰伯爵府后,前锋营军士将府中残损的剩物开具清单,呈交给皇帝。这只金饭碗虽有破损,却未镕烂。康熙命匠人修补了,重行赐给他,意思自然是说:你的金饭碗已打烂了一次,这一次可得好好捧住,别再打烂了。韦小宝心想:“小皇帝对我倒讲义气,咱们有来有往,我也不掘他的龙脉。”当晚大宴钦差,诸将相陪,宴后开赌。

  再过月余,康熙又有上谕到来,这一次却是大加申斥,说韦小宝行事胡闹,要罗剎降兵大呼“万寿无疆”,实在无聊之至。上谕中说:“为人君守牧者,当上体天心,爱护黎民。罗剎虽蛮夷化外之邦,其小民亦人也,既已降服归顺,不应复侮弄屈辱之。汝为大臣,须谏君以仁明爱民之道。朕若有惠于众,虽不寿亦为明君,若骄妄残虐,则万寿无疆,徒苦天下而已。大臣谄谀邪佞,致君于不德,其罪最大,切宜为诫。”

  韦小宝这次马屁拍在马脚上,碰了一鼻子灰,好在脸皮甚厚,也不以为意,对着传旨的钦差大骂自己该死,心想:“天下那有人不爱戴高帽的?定是这些罗剎兵中国话说得不好,把皇上听得胡里胡涂,惹得他生气。”将教授罗剎兵华语的几名师爷叫来,痛骂一顿。骂完之后,拉开桌子便和他们赌钱,掷得几把骰子,早将康熙的训诫抛到了九霄云外。

  匆匆数月,冬尽春来。韦小宝在瑷珲虽住得舒服,却记挂着阿珂、苏荃等几个妻子和虎头等儿女,曾连遣亲兵,送物回家。六位夫人也各有衣物用品送来,大家知他不识字,家书却两免了,只是命亲兵带个口信,说家中大小平安,盼望大帅早日凯旋归来。

  ***

  这日京中又有上谕颁来,钦命韦小宝和索额图为议和大臣,与罗剎国议订和约,又派来镶黄旗汉军都统一等公佟国纲、护军统领马喇、尚书阿尔尼、左都御史马齐四人相助。

  佟国纲宣读上谕已毕,又取出一通公文宣读,却是罗剎国两位沙皇给康熙的国书,这时已由在北京的荷兰国传教士译成了汉文。国书中说道:

  “谨奉上抚御华夏、洋溢寰宇、率贤臣共图治理、分任疆土、满汉兼统、声名远播、大圣皇帝曰:向者父阿列克席米汗罗为汗,曾使尼果来等赉书至天朝通好,以不谙中国典礼,语言举止,陋鄙无文,望宽宥之。至颂扬 皇帝,舛谬失礼,亦因地处荒远,典礼素昧所致,幸无见罪。 皇帝在昔所赐之书,下国无通解者,未循其故。及尼果来等归问之,但述天朝大臣以不还逋逃人根特木尔等、并骚扰边境为词。近闻 皇帝兴师,辱临境上,有失通好之意。如果下国边民构衅作乱,天朝遣使明示,自当严治其罪,何烦动辄干戈?今奉诏旨,始悉端委,遂令下国所发将士,到时切勿交兵。恭请明察我国作乱之人,发回正法,除嗣遣使臣议定边界外,先令末起、佛儿魏牛高、宜番、法俄罗瓦等星驰赉书以行。乞撤雅克萨之围,仍详悉作书,晓谕下国。则诸事皆寝,永远辑睦矣。上国大臣韦小宝阁下,昔年曾见知于我皇姊摄政女王苏菲亚殿下,远临我京师莫斯科,拨乱反正,有大功于下国,此上国之惠也,下国君臣,不敢有忘。谨奉重礼,献于大圣 皇帝陛下,以次重礼奉于韦小宝大臣阁下,以示下国诚信修睦之衷。”(按:此通俄罗斯国国书录自史籍,正确无误,惟最后一段关于韦小宝者,恐系小说家言,或未可尽信云。)

  佟国纲读了国书后,师爷将书中意思向韦小宝及众将详细解释。这是军中通例,文书来往,文字有时颇为艰深,带兵将官不识字的固多,就算读过几年书的,所识也颇有限,军中来文去件关涉军机大事,如有误解,干系重大,因此满洲军制有师爷解释文书的规定。

  佟国纲笑道:“这位罗剎国摄政女王,对韦大帅颇念旧情,送来的礼物着实不少。皇上吩咐兄弟一并带了来,交韦大帅收纳。”韦小宝拱手道:“多谢,多谢。”又道:“罗剎人不懂礼节,不说自己的礼物很轻,却自吹自擂,说礼物很重,送给皇上的是重礼,送给我的是甚么次重礼,也不怕人笑话。”

  佟国纲道:“是。韦大帅献到京城去的罗剎降人,皇上亲加审讯,发现小兵之中,混有一个罗剎大官……”韦小宝“啊”的一声,叫道:“有这等事?”佟国纲道:“这人十分狡猾,混在小兵之中,丝毫不动声色。那日皇上逐批审讯降人,一名荷兰传教士作通译,审到后来,皇上对那传教士说了几句拉丁话。罗剎降人中有一名小兵,忽然脸露诧异神色。皇上问他是不是懂得拉丁话,那个小兵不住摇头。皇上便用拉丁话说道:‘将这个小兵拉出去砍头。’那小兵脸色大变,跪下求饶,供认懂得拉丁话。”

  韦小宝问道:“拉丁话是甚么话?他们罗剎人拉壮丁挑军粮之时说的话,皇上怎么会说?”佟国纲道:“皇上聪明智慧,无所不晓。罗剎人拉壮丁时说的话,那也会说的。”韦小宝道:“为甚么罗剎人平时说的话,皇上不懂,拉壮丁时说的话,却又会说?”

  佟国纲无法回答,笑道:“这中间的道理,咱们可都不懂了。下次大帅朝见皇上之时,自己磕头请问罢。”韦小宝点点头,问道:“那个罗剎人后来怎样?”佟国纲道:“皇上细细审问,那人终于无法隐瞒,一点点吐露了出来。原来这人名叫亚尔青斯基,是尼布楚、雅克萨两城的都总督。”

  众人一听,都不自禁的“啊”的一声。韦小宝道:“这家伙的官可不小哪。”佟国纲道:“可不是吗?罗剎国派在东方的官儿,以他为最大。雅克萨城破之日,定是他改穿了小兵的服色,以致给他瞒过了。”韦小宝摇头笑道:“攻破雅克萨城那天,罗剎的将军、小兵、大官、小官,个个脱得精光,瞧来瞧去,每一个都是这么一回事,实在没甚么分别。不见得官做得大了,那话儿也大些。兄弟的……这个大官认他不出,倒也不是我们的错处。”

  众将哈哈大笑,向佟国纲解说当日攻破雅克萨城的情景。

  佟国纲笑道:“原来如此,这也难怪。皇上说道:韦小宝擒获罗剎国尼布楚、雅克萨二城都总管,功劳不小,不过他以为此人只是个寻常小兵,办事太也胡涂,将功折罪,此事无赏无罚。”韦小宝站起身来,恭恭敬敬的道:“皇上恩典,奴才感激之至。”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