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八回 都护玉门关不设 将军铜柱界重标(3)


  佟国纲道:“皇上审问这亚尔青斯基,接连问了六天,罗剎国的军政大事,疆域物产,甚么都盘问备细。皇上当真是天纵英明,又从这亚尔青斯基身上,发见了一个秘密。依韦大帅说,这人被擒之时,身上一丝不挂,那知他竟有法子暗藏秘密文件。”

  韦小宝骂道:“他奶奶的,这阿二掀死鸡实在鬼计多端,下次见到了他,非要他的好看不可。这秘密文件,又藏在甚么地方?难道藏在屁……屁……”

  佟国纲道:“罗剎降人朝见皇上之前,自然全身都给御前侍卫仔细搜过,头发、胡子都要摸过,裤子和靴子更要脱下来瞧过明白。番邦之人心怀叵测,倘若身怀利器,那还了得?这个亚尔青斯基当然也曾细细搜过,身上更无别物。可是皇上洞察入微,见他右肩上凸起了一块,又时时斜眼去瞧,便问他手臂上是甚么东西。亚尔青斯基拉起袖子,手臂上绑了厚厚的绷带,说是在雅克萨城受的伤。皇上叫他走上前来,用力在他手臂上捏了一把。亚尔青斯基‘哎唷’一声叫,声音中却不显得如何疼痛。”

  韦小宝笑道:“有趣,有趣!这罗剎鬼受伤是假的。”

  佟国纲道:“可不是吗?皇上当即吩咐侍卫,将他手臂上的绷带解下。亚尔青斯基面如土色,只吓得全身发抖。韦大帅你猜绷带之中,藏着些甚么?”韦小宝道:“你刚才说秘密文件,难道就是这调调儿吗?”佟国纲拍手笑道:“正是。难怪皇上时时赞你聪明,果然一猜便着。那亚尔青斯基绷带中所藏的,赫然是一份文件,是罗剎国沙皇给他的密谕。皇上叫荷兰传教士译了出来,抄得有副本在此。”从封套中取出一份公文,大声读了出来:

  “汝应向中国皇帝说知:领有全部大俄罗斯、小俄罗斯、白俄罗斯独裁大君主皇帝及大王兼多国之俄皇陛下,皇威远届,已有多国君王归依大皇帝陛下最高统治之下。彼中国皇帝亦应求得领有全部大俄罗斯、小俄罗斯、白俄罗斯独裁大君主皇帝陛下恩惠,归依大皇帝陛下最高统治之下。大皇帝陛下必将爱护中国皇帝于其皇恩浩荡之中,并保护之,使免于敌人之侵害,彼中国皇帝可独得归依大君主陛下,处于俄皇陛下最高统治之下,永久不渝,并向大君主纳入贡赋,大君主皇帝陛下所属人等,应准在中国及两境内自由营商,为此彼中国皇帝应准将大皇帝陛下之使臣放行无阻,并向大皇帝陛下致书答复。”

  (按:此为真实文件,当年康熙逮捕俄国使臣,将其监禁半月后递解回国,没收此文件,存于宫中档案。原件摄影见“故宫俄文史料”)

  佟国纲读一句,韦小宝骂一声:“放屁!”待他读完,韦小宝已骂了几十句“放屁”。

  佟国纲道:“皇上圣谕:罗剎人野心勃勃,无礼已极。下这道密谕的罗剎皇帝,是现今两位沙皇的父亲,已经死了。那时他还不知道我们中国人的厉害。现下罗剎人吃了苦头,想来已不敢像从前这么放肆了。不过跟他们议和之时,还得软硬兼施,不能轻忽。”韦小宝道:“正是。皇上吩咐了的,咱们狠狠的打他们几个嘴巴,踢他们几脚,又在他们肩上拍拍,背上摸摸。”佟国纲道:“那个甚么摄政女王就狡猾得很,她假装不知道雅克萨已经给我们攻下,说已下令罗剎兵不可跟咱们交锋。可是国书之中却又透露了马脚,请皇上将抓住的罗剎人发回给他们正法。”韦小宝笑道:“那有这么便宜的事?她送给我几张貂皮、几块宝石的次重礼,就想我们放了她的官兵。”

  佟国纲道:“皇上吩咐:罗剎人既然求和,跟他们议和也是不妨,不过咱们须得带了大军过去,跟他们订个城下之盟。”韦小宝问道:“甚么叫做城下之盟?”佟国纲道:“两国交兵,咱们大军围了番邦的城池,番邦求和,在他城下订立和约,那就叫作城下之盟。这番邦虽然不算投降,总也是认输了。”韦小宝道:“原来如此。其实咱们出兵去把尼布楚拿了下来,也不是甚么难事。”

  佟国纲道:“皇上圣谕:再打几个胜仗,本来也是挺有把握的。不过罗剎是当世大国,属下统辖的小国很多。他们在东方如果败得一塌胡涂,威风大失,属下各小国就要不服。这样一来,罗剎非点起大军来报仇不可,那就兵连祸结,不知打到何年何月方了。皇上盘问了那亚尔青斯基,得知罗剎国的西方另有一个大国,叫做瑞典,和罗剎国之间的大战有一触即发之势。罗剎倘若东西两边同时打仗,很是头痛。咱们乘此机会跟他订立和约,必定可以大占便宜,至少可以保得北疆一百年太平。”

  韦小宝大胜之余,颇想一鼓作气,连尼布楚也攻了下来,听得皇上答允罗剎求和,很觉没瘾,但这是皇帝的决策,他要搞甚么甚么之中,甚么千里之外,自也难以违旨,转念又想:“你是皇上的舅舅,也是我老婆的舅舅,排起来算是我的长辈。你是一等公,我只是刚升的二等公。这次跟罗剎人议和,皇上却派你来做我副手,皇上给我的面子可也不小了。”

  佟国纲的父亲佟图赖,是康熙之母孝康皇后的父亲,乃是汉人,因此康熙的血统是半满半汉。佟图赖此时已死,佟国纲袭封为一等公。佟图赖早年在关外便归附满清,属镶黄旗,军功甚着,名气很大,韦小宝却总觉得他的名字太也差劲,图赖、图赖,话明赌输了想赖,堂堂国丈,算甚么玩意儿?当晚张宴接风之后,众大臣在韦大帅倡议之下,赌了几手。佟国纲果然输了,但六百两银票推了出去,漫不在乎,毫无图赖之意。韦小宝见他输得爽快,并无父风,不禁颇为诧异,回到房中,上床睡下,这才恍然大悟:“他名叫佟骨光,话明要在骨牌上输清光的。此人赌品极好,可以跟他交个朋友。”

  ***

  次日韦小宝和众大臣商议,大家说既要和对方订城下之盟,不妨就此将大军开去,以逸待劳。韦小宝点头称是,传下将令,瑷珲和呼玛尔城两军齐发,到尼布楚城下会师。其时已是夏季,天暖雪融,军行甚便。

  这日行至海拉尔河畔,前锋报来,有罗剎兵一小队,带兵队长求见大帅。韦小宝传见队长,原来是华伯斯基和齐洛诺夫二人。韦小宝喜道:“很好,很好!原来是王八死鸡和猪猡懦夫。”两人躬身行礼,呈上苏菲亚公主的覆书。

  那名罗剎传教士这时仍留在清军大营,以备需用。康熙为了议和签订文书,又遣来一名荷兰传教士相助。韦小宝传两名教士入账,吩咐他们传译公主的覆信。

  那罗剎教士那日窜改韦小宝的情书原意,这时心中大为惴惴,惟恐公主的回信中露出了马脚,忙取过来信看了一遍,这才放心。那荷兰传教士当下将信中的罗剎文字译成华语。

  信中说道:分别以来,时时思念,盼和约签成之后,韦小宝赴莫斯科一行,以叙故人之情。韦小宝得两国君主宠爱,须当从中说明种种误会,消除隔阂,树立两国万世和好之基。信中又说:中华和罗剎分居东西,为并世大国,连手结盟,即可宰制天下,任何国家均不能抗。若和议不成,长期战争,不免两败俱伤。因此盼望韦小宝促成此事,于中华固为建立大功,罗剎国亦必另有重酬。又请韦小宝向中国皇帝进言,放还被俘的罗剎国将士,俾得和其家人甜心相聚云云。

  荷兰教士传译已毕,韦小宝见华伯斯基和齐洛诺夫二人连使眼色,知道另有别情,于是命两名传教士退出,问道:“你们还有甚么话说?”华伯斯基道:“公主殿下要我们对中国小孩大人说,公主殿下很想念你,罗剎男人不好,中国小孩大人天下第一,一定要请你去莫斯科。”韦小宝哼了一下,心道:“这是罗剎迷汤,可万万信不得。”

  齐洛诺夫道:“公主殿下另外有几件事,要请中国小孩大人办理。这是公主殿下送给你的。”说着从项颈中取下一条铜链,链条下端系着一只革囊。华伯斯基也是如此。想是二人长途跋涉,怕有失落,因此用铜链系在颈中。两只革囊的囊口都用铜锁锁住。华伯斯基又从腰带上解下一枚钥匙,去开了齐洛诺夫的铜锁。齐洛诺夫也用自己的钥匙,去开了华伯斯基所携革囊的铜锁。两人恭恭敬敬的将革囊放在韦小宝面前桌上。

  韦小宝倒转革囊,玎珰声响,倾出数十颗宝石来,彩色缤纷,灿烂辉煌,都是极大的红宝石、蓝宝石、黄宝石。另一只革囊中盛的则是钻石和翡翠。登时满帐宝光,耀眼生花。

  韦小宝生平珠宝见过无数,但这许许多多大颗宝石聚在一起,却也是从所未见,笑道:“公主送给我这样的重礼,可当真生受不起。”(按:据燕京学报廿五期刘选民著《中俄早期贸易考》,俄国派大使费要多罗·果罗文和中国谈判分疆修好、通商事务。果罗文东来途中,又接获朝廷秘密训令,郑重指示:如能获得和中国通商之利,雅克萨城不妨让与中国,并在不损俄皇威严范围内,可秘密予中国代表以相当礼物贿赂。)

  华伯斯基道:“公主殿下说,如果中国小孩大人办成大事,还有更贵重的礼物送给你:又有大俄罗斯、小俄罗斯、白俄罗斯、哥萨克、鞑靼、瑞典、波斯、波兰、日耳曼、丹麦十国美女,每国一名,个个年轻貌美,都是处女,决非寡妇,一齐送给中国小孩大人。”

  韦小宝哈哈大笑,说道:“我七个老婆,已经应付不了,再有十个美女。中国小孩大人立刻就一命呜呼了。”华伯斯基连称:“不会的,不会的。这十个美貌处女,公主殿下已经备好,我们亲眼见过,个个像玫瑰花一样的相貌,牛奶一样的皮肤,夜莺一样的声音。”韦小宝怦然心动,问道:“公主殿下要我办甚么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