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八回 都护玉门关不设 将军铜柱界重标(4)


  齐洛诺夫道:“第一件,两国和好,公平划定疆界,从此再不交兵。”

  韦小宝心想:“小皇帝正要如此,这一件办得到。”皱起眉头,说道:“你们罗剎国西边,有一个瑞……瑞甚么国的,派来了使者,要和我们一起出兵,东西夹攻罗剎,把你们的国家平分了。那时候甚么大俄罗斯、小俄罗斯、不大不小中俄罗斯、黑俄罗斯、白俄罗斯、五颜六色花俄罗斯,各种美女要多少,有多少,也不用你们公主殿下送了。何况每样只送一名,太也寒蠢小气!”

  两名罗剎队长一听,都大吃一惊。其时瑞典国王查理十一世在位,也是个英明有为的少年君主,整军经武,颇有意东征罗剎,日来大队兵马源源向东开拔。莫斯科朝廷中文武大臣正以此为忧,不料瑞典竟会想到和中国联盟。罗剎虽强,但如腹背受敌,那就大势去矣。

  韦小宝见了两人脸色,知道自己虚晃一招,已然生效,便道:“可是我和公主殿下是甜心好朋友,怎能答应瑞甚么国的蛮子?现下我们中国皇帝还没拿定主意,如果罗剎国确然诚心求和,我可以赶瑞甚么国的使者回国。”

  两名队长大喜,连称:“罗剎国十分诚意,半点不假。请中国小孩大人快快把瑞典国的使者赶出去,最好是一刀砍了他的头。”

  韦小宝摇头道:“使者的头是砍不得的。何况他已送了我许多宝石、十几个美女,这一刀也砍不下去啊,是不是?”两位队长连声称是,心想:“原来瑞典国加意迁就,先送货,后收钱,这一手可比我们漂亮了。”又想:“幸亏中国小孩大人是我们公主的甜心,否则的话,这件事当真大大的糟糕。”

  韦小宝问道:“公主殿下还要我办甚么事?”华伯斯基微笑道:“公主殿下真正想要中国小孩大人办的事,是要请你去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公主寝室里去办的。”韦小宝嘿的一声,心道:“这是罗剎迷汤,简称罗剎汤,可喝不可信。”笑道:“原来你们罗剎男人都不中用。”齐洛诺夫道:“也不是罗剎男人不中用,不过公主殿下特别想念中国小孩大人。”韦小宝心道:“又是一碗罗剎汤。”说道:“既是这样,公主没别的事了?”

  华伯斯基道:“公主殿下要请中国皇帝陛下准许,两国商人可以来往两国国境,自由通商。”齐洛诺夫道:“两国商人来往密了,公主就时时可以写信送礼给大人。”韦小宝心道:“他妈的,又是一碗。”说道:“这么说来,两国通商,公主是为私不为公?”齐洛诺夫道:“是,是,完全是为了中国小孩大人。”韦小宝道:“现下我不是小孩子了,你们不可再叫甚么中国小孩大人。”两人一齐深深鞠躬,说道:“是,是!中国大人阁下。”韦小宝微微一笑,道:“好了,你们下去休息。我们要去尼布楚,你们随着同去便是。”

  两人都是一惊,相互瞧了一眼,心想:“中国大军到尼布楚去干甚么?难道是去攻城吗?”韦小宝道:“你们放心。我答应了公主,两国和好,不再打仗就是了。”两人又一齐鞠躬,说道:“多谢中国小……不……大人阁下。”

  华伯斯基又道:“公主听说中国的桥梁造得很好,不论多宽的大江大河,都可以用大石头造桥,下面不用石柱桥墩。公主心爱中国大人阁下,也爱上了中国的东西,因此请大人派几名造桥的工匠技师去莫斯科,造几座中国的神奇石桥。公主殿下天天见到中国石桥,在桥上走来走去散步,就好像天天见到大人阁下一般。”

  韦小宝心想:“罗剎汤一碗一碗的灌来,再喝下去我可要呕了。公主特别看中了我们中国的石桥,那是甚么缘故?其中必有古怪,可不能上这罗剎狐狸精的当。”说道:“公主想念我,石桥是不用造的,工程太大。我送她几条中国丝棉被、几个中国枕头便是,让她抱住了睡觉,就好像每天晚上有中国大人阁下陪着她。”

  两名罗剎队长对望了一眼,脸上均有尴尬之色。齐洛诺夫道:“这个……好像……”华伯斯基脑筋较灵,说道:“大人阁下的主意极高,中国丝棉被、中国枕头就由我们带去,公主抱不到中国大人阁下,抱一抱中国丝棉被、中国枕头也是好的。不过丝棉被、枕头过得几年就破烂了,不及石桥牢固,因此建造石桥的技师,还是请大人派去。”

  韦小宝听他二人口气,罗剎朝廷对造桥技师需求殷切,料想必有阴谋诡计。他不知中国造桥技术当时甲于天下,外国人来到中国,一见到建构宏伟的石桥,必定啧啧称异,赞赏不止,何以拱桥能横越江面,其下不需支柱,更觉神奇莫测。罗剎人盼望学到这门造桥方法,倒是出于艳羡中国科学技术之心,并无其他阴谋。(按:康熙十五年,俄国派斯巴塔雷 N. G. Spatnary 为钦差,率同宝石专家、药材专家来北京,提出要求多项,其中一条为:“中国准许俄国借用筑桥技师。”该钦差因不肯向康熙磕头,被清廷驱逐回国。)韦小宝心想:“你们越是想要的东西,老子越是不能给你。”说道:“知道了,下去罢!”

  两名队长不敢再说,行礼退出。

  ***

  不一日,罗剎钦差大臣费要多罗在尼布楚城得报清军大至,忙差人送信,请清军在原地驻扎,他立即过来相会。(按:罗剎国议和钦差的姓名是费要多罗·果罗文 Fedor A. Golovin,当时不知西人名先姓后之习,故中国史书称之为费要多罗。)

  韦小宝道:“不用客气了,还是我们来拜客罢!”清军浩浩荡荡开抵尼布楚城下。萨布素、朋春、马喇分统人马,绕到尼布楚城北、城南、城西把守住了要道,既截断了尼布楚罗剎军的退路,又阻住西来援军。韦小宝亲统中军屯驻城东。中军流星炮射上天空,四面号炮齐响。

  尼布楚城中罗剎大臣、军官、士卒望见清军云集围城,军容壮盛,无不气为之夺。费要多罗当即备了礼物,派人送到清军军中,并致书中国钦差大臣,说道两国皇帝已决定罢兵议和,此次会晤专为签订和约,双方军队不宜相距过近,以免引起冲突,有失两国交好之意。

  韦小宝和众大臣商议。众人都说中华上国不宜横蛮,须当先礼后兵。韦小宝于是下令退兵数里,驻在什耳喀河以东;又令尼布楚城北、西、南三面的清军退入山中候令。

  费要多罗见清军后撤,略为宽心,又再写了一通文书,提出四点相会的条件:一、会见之所设于尼布楚城与什耳喀河之间的中央;二、会见之日,两国钦差各带随员四十人;三、两国各出兵五百,俄军列于城下,清军列于河岸;四、两国使节之护卫亲兵各以二百六十人为限,除刀剑外,不准携带火器。他所以提这四个条件,因清军势大,俄军人少,倘若双方不限人数,俄军必处下风。但罗剎兵火器厉害,如双方兵员相等,俄兵即占优势,料想对方不允,因此先行提出,规定卫兵只可携带刀剑。文书中又建议次日相会。

  韦小宝和众大臣商议后,认为可行,当即接纳,连夜派兵搭起篷帐,作为会所。

  次日清晨,韦小宝、索额图、佟国纲等钦差带同随员,率了二百六十名藤牌手,来到会所。只见尼布楚城城门开处,二百余骑哥萨克兵手执长刀,拥簇着一群罗剎官员驰来。这队骑兵人高马大,威风凛凛,清军的藤牌手都是步兵,相形之下,声势大为不如。

  佟国纲骂道:“他奶奶的,罗剎鬼狡猾得很,第一步咱们便上了当。说好大家只带二百六十名卫兵,就只忘了说骑兵步兵。他们便多了二百六十匹马。”索额图道:“这件事提醒了咱们,跟罗剎鬼打交道,可得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只疏忽得半分,便着了道儿。”

  说话之间,罗剎兵驰到近前。佟国纲道:“咱们遵照皇上嘱咐,事事要顾全中华上国是礼义之邦,大家下马罢。”韦小宝道:“好,大家下马。”众人一齐下马,拱手肃立。罗剎钦差费要多罗见状,一声令下,众官员也俱下马,鞠躬行礼。双方走近。

  费要多罗说道:“俄罗斯国钦差费要多罗,奉沙皇之命,敬祝大清国皇帝圣躬安康。”韦小宝学着他的说话,也道:“大清国钦差韦小宝,奉大皇帝之命,敬祝罗剎国沙皇圣躬安康。”再加上一句:“又祝摄政女王苏菲亚公主殿下美丽快乐。”费要多罗微微一笑,心想:“大清皇帝祝我们公主美丽快乐,这句颂词倒也希奇古怪,不过公主倘若听到了,想必喜欢。”两人互致颂词,介绍副使。双方译员译出。

  韦小宝见罗剎官员肃立恭听,倒也礼貌周到,但二百六十名哥萨克骑兵昂然骑在马背,手持长刀,列成队形,一副居高临下的神情,隐隐有威胁之势,越看越有气,说道:“你们的卫兵太也无礼,见了中国大人阁下,怎不下马?”他说罗剎话文法颠倒,词句错漏,但在恼怒之下,不及等译员译述,罗剎话冲口而出。费要多罗道:“敝国的规矩,骑兵在部队之中,就是见到了沙皇陛下,也不用下马的。”

  韦小宝道:“这是中国地方,到了中国,就得行中国规矩。”费要多罗摇头道:“对不起,阁下错了。这是俄罗斯沙皇的领地,不是中国的地方。”韦小宝道:“这明明是中国地方,是你们强行占去的。”费要多罗道:“对不起,中国钦差大臣阁下误会了。这是俄国沙皇的领地。尼布楚城是俄罗斯人筑的。”

  两国此次会议,原是划界争地,当地属中属俄,便是关键的所在。两个钦差大臣刚一见面,还没入账开始谈判,就起了争执。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