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八回 都护玉门关不设 将军铜柱界重标(7)


  费要多罗自然不知刘备借荆州是甚么意思,只觉得这些中国蛮子不讲理性,说话完全不像文明人,冷笑道:“我从前听说中国历史悠久,中国人很有学问,那知道……嘿嘿,就是专爱不凭证据的瞎说。”

  索额图道:“贵使是罗剎国大臣,就算没甚么学问,但罗剎国的历史总是知道的?”费要多罗道:“我国的历史都有书为证,清清楚楚的写了下来,决不是凭人随口乱说的。”索额图道:“那很好,中国从前有一位皇帝,叫做成吉思汗……”

  费要多罗听到“成吉思汗”四个字,不由得“哎唷”一声,叫了出来,心中暗叫:“糟糕,糟糕!怎么我胡里胡涂,竟把这件大事忘了?”

  索额图继续道:“这位成吉思汗,我们中国叫做元太祖,因为他是我们中国创建元朝的太祖。他是蒙古人。贵使刚才说过,满洲人、蒙古人、汉人都是中国人,毫无分别。那时候蒙古骑兵西征,曾和罗剎兵打过好几个大仗。贵国历史有书为证,一切都清清楚楚的写了下来,决不是凭人随口乱说。这几场大仗,不知是我们中国人赢了,还是贵国罗剎人赢了?”

  费要多罗默然不语,过了良久,才道:“是蒙古人赢了。”索额图道:“蒙古人是中国人!”费要多罗瞪目半晌,缓缓点头。

  韦小宝不知从前居然有这样的事,一听之下,登时精神大振,说道:“中国人和罗剎人打仗,罗剎人是必输无疑的。你们的本事确是差了些,下次再打,我们只用一只手好了。否则的话,双方相差太远,打起来没甚么味儿。”

  费要多罗怒目而视,心想:“若不是公主殿下颁了严令,这次只许和、不许战,凭你说这些侮辱我们罗剎人的话,我便要跟你决斗。”

  韦小宝笑嘻嘻的问索额图道:“索大哥,成吉思汗是怎样打败罗剎兵的?”

  索额图道:“当年成吉思汗派了两个万人队西征,一共只有二万人马,便杀得罗剎联军十余万人大败亏输。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也是一位大英雄,率领军队将罗剎兵打得落花流水,占领了莫斯科,一直打到波兰、匈牙利,渡过多瑙河。此后几百年中,罗剎的王公贵族都要听我们中国人的话。那时我们中国的蒙古英雄,住在黄金镶嵌的篷帐里。莫斯科大公爵时时来向中国人磕头。中国人要打屁股就打屁股,要打耳光就打耳光,罗剎人还笑嘻嘻的大叫打得好,否则的话,他就当不成公爵。”

  (按:蒙古大将拔都于公元一二三八年攻陷莫斯科及基辅,蒙古人于一二四〇年至一四八〇年的二百四十年间,统治俄罗斯广大土地,建立“金帐汗国”。《大英百科全书》于“俄罗斯”条中有如下记载:“莫斯科的王子公爵,必须去伏尔加河口萨莱城朝见黄金帐中的蒙古可汗,接受封号。他们通常要忍受诸般屈辱。朝拜已毕而回到莫斯科后,便能向鞑靼人收税,欺压邻近的诸侯小邦。”)

  韦小宝听得眉飞色舞,击桌大赞:“乖乖龙的东!原来莫斯科果然是属于中国的。”

  费要多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索额图所述确是史实,绝无虚假,只是罗剎向来不认蒙古人是中国人。此时蒙古属于中国,由此推论,说莫斯科曾属于中国人,也非无稽之谈。

  韦小宝道:“侯爵阁下,我看划界的事,我们也不必谈了,请你回去问问公主,甚么时候将莫斯科还给中国。我也要赶回北京,采购牛皮和黄金,以便精制一顶黄金篷帐,然后拆平克里姆林宫,竖立金帐,请苏菲亚公主来睡觉。哈哈,哈哈!”

  费要多罗听到这里,再也忍耐不住,霍地站起,冲出帐外,只听得他怒叫如雷,大声吆喝,传呼命令,跟着马蹄声响,两百多匹马一齐冲将过来。

  ***

  韦小宝大吃一惊,叫道:“啊哟,这毛子要打仗,咱们逃命要紧。”

  佟国纲久经战阵,很沉得住气,喝道:“韦公爷别慌,要打便打,谁还怕了他不成?”

  只听得帐外哥萨克骑兵齐声大呼。韦小宝吓得全身发抖,一低头,便钻入了桌子底下。佟国纲和索额图面面相觑,心下也不禁惊慌。

  帐门掀开,一将大踏步进来,正是带领藤牌兵的林兴珠,朗声说道:“启禀大帅……”却不见大帅到了何处。韦小宝在桌子底下说道:“我……我……我在这里,大伙儿快……快逃命罢。”林兴珠蹲下身来,对着桌子底下的韦大帅说道:“启禀大帅:罗剎兵声势汹汹,咱们不能示弱,要干就干他妈的。”

  韦小宝听他说得刚勇,心神一定,当即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适才事起仓卒,以致躲入桌底,其实他倒也不是一味胆怯,一拍胸口,说道:“对,要干就干他奶奶的,老子身先士卒,勇往……勇往不……不前。不对!勇往值钱(他想勇往才值钱,不勇往就不值钱)。”拉住林兴珠的手,走向帐外。

  一出帐门,只见二百六十名哥萨克骑兵高举长刀,骑了骏马,围着帐篷耀武扬威,一圈圈的不停疾驰。费要多罗一声令下,众骑兵远远奔了开去,在二百余丈之外列成了队伍,二十六骑一行,十行骑兵排得整整齐齐,突然间高声呼喊,向着韦小宝急冲过来。

  韦小宝叫道:“我的妈啊!”便要钻入营账,转念一想:“罗剎鬼如要杀我,躲入营账还是给他们揪了出来,这个脸可丢不得。”当下全身发抖,脸如土色,居然挺立不动。

  林兴珠喝道:“藤牌手保卫大帅!过来!”

  二百六十名藤牌手齐声应道:“是。”快步奔来,站在韦小宝等众大臣之前。

  韦小宝从靴筒中拔出匕首,心想:“倘若罗剎鬼真要动蛮,大家便拚斗一场,义气可不能不顾。”抢过去站在索额图面前,叫道:“索大哥别怕,我护住你。”

  索额图是文官,早已吓得魂不附体,说道:“全……全仗兄弟了。”

  只见十排哥萨克骑兵急冲过来,冲到离清兵五丈外,当先的队长长刀虚劈,一声吆喝,众骑兵挺身勒马,二百六十匹马同时间停住了脚步站定。那队长又一声吆喝,众骑兵从中分为两队,一百三十骑折而向北,一百三十骑折而向南,奔出数十丈,兜了个圈子,又回到离帐篷二百余丈处站定,队形丝毫不乱。二百六十骑人马便如是一人一骑,果然是训练有素的精兵。

  费要多罗哈哈大笑,高声叫道:“公爵大人,你瞧我们的罗剎兵怎样?”

  韦小宝这时才知他不过是炫武示威,心中大怒,叫道:“那是马戏班耍猴子的玩意儿,打起仗来,半点用处也没有的。”

  费要多罗怒道:“咱们再来!”心想:“这一次直冲到你跟前,瞧你逃不逃走。”叫道:“把中国兵的帽子都削下来。”哥萨克骑兵队长叫出号令,二百六十名骑兵又疾驰过来。

  韦小宝叫道:“砍马脚!”林兴珠叫道:“得令!砍马脚!别伤人!”

  但听得蹄声如雷,二百六十匹马渐奔渐近,哥萨克骑兵的长刀在太阳下闪闪发光,眼见奔到身前三十丈、二十丈、十丈……仍未停步,又奔近了四五丈,林兴珠叫道:“滚堂刀,上前!”二百六十名藤牌手一跃而前,在地下滚了过去。这二百六十人都是林兴珠亲手教练出来的地堂刀好手,身法刀法尽皆娴熟,翻滚而前,藤牌护身,却不露出半点刀光。

  哥萨克骑兵突见清兵着地滚来,都是大为诧异。雅克萨城守军曾吃过藤牌手的苦头,但那些守军死的死,俘的俘,早已全军覆没。这队哥萨克骑兵新从莫斯科护送费要多罗东来,从未见过藤牌兵的打法,均想你们在地下打滚,太也愚蠢,给马踏死了可怪不得人。

  顷刻之间,第一列骑兵已和藤牌兵碰在一起,猛然间众马齐嘶,纷纷摔倒。藤牌兵利刃挥出,一刀便斩下一两条马脚,藤牌护身,毫不停留的斩将过去。罗剎兵人喊马嘶声中,藤牌兵已滚过十行骑兵,斩下一百七八十条马脚,在哥萨克骑兵阵后列成了队伍。林兴珠率领藤牌兵快步奔回,又排在韦小宝之前。二百六十人中只十余人被马踹伤压伤,伤势均轻,伤者强忍痛楚,仍然站在队中。

  二百六十名哥萨克骑兵大半摔下马来,有的给坐骑压住,躺在地下呻吟呼号,只有数十人纵骑远远逃开,大部份站在地上,手足无措。这些骑兵一生长于马背,只有骑在马上,才剽悍骁勇,双足一着地,便如是游鱼出水,无所凭借了。

  韦小宝叫道:“分兵一半,围住罗剎大官。”林兴珠喝出号令,便有一百名藤牌手将费要多罗等十余名官员围住,一百柄大刀组成了一个刀圈,刀锋向着圈内,只须一声令下,这一百柄大刀挤将进去,费要多罗等还不成为罗剎肉饼子?

  哥萨克骑兵的正副队长见状,飞步奔来,大叫:“不可伤人,不可伤人!”

  韦小宝转头对穿着亲兵装束的双儿道:“过去点了他们的穴道。”双儿道:“好!”纵身而出,欺到哥萨克骑兵队长身后,伸指点了他后腰穴道,跟着又点了副队长的穴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