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八回 都护玉门关不设 将军铜柱界重标(8)


  一名小队长伸手入怀,拔出一枝短枪,叫道:“不许动!”双儿抓住身畔一名罗剎兵,挡在身前,推着他走前几步。那小队长便不敢开枪,又叫:“不许动!”双儿抓起那罗剎兵向他掷去。那小队长一惊,闪身相避,双儿已纵身过去,点了他胸口和腰间的穴道,夹手抢过他手中短枪,朝天砰的一声,放了一枪。

  韦小宝大声道:“好啊,双方说好不得携带火器,你们罗剎鬼子太也不讲信用。”走前几步,对费要多罗道:“喂,你叫手下人抛下刀剑,一起下马,排好了队,身上携带火器的都缴出来。”费要多罗眼见无可抗拒,便传出令去。

  哥萨克骑兵只得抛下刀剑,下马列队。韦小宝吩咐一百六十名藤牌手四下围住,搜检罗剎兵。二百六十人身上,倒抄出了二百八十余枝短枪。有的一人带了两枝。

  尼布楚城下罗剎兵望见情势有变,慢慢过来。东边清军也拔队而上。两军相距数百步,列阵对峙。罗剎兵望见主帅被围,只有暗暗叫苦,不敢再动。

  韦小宝问费要多罗道:“侯爵大人,你带了这许多火器来干甚么啊?”费要多罗垂下了头,说道:“对不起得很,我的卫兵不听命令,暗带火器,回去我重重责罚。”韦小宝叫道:“藤牌手,解开自己衣服,给他们瞧瞧,有没有携带火器?”二百六十名藤牌手抛下藤牌,以左手解衣,右手仍是高举大刀,以防对方异动。各人解开衣衫,袒露胸膛,跳跃数下,果然没一人携带火器。费要多罗心中有愧,垂头不语。

  韦小宝以罗剎话大声道:“罗剎人做事不要脸,把他们的衣服裤子都脱下来,瞧瞧他们还带了火器没有?”费要多罗大惊,忙道:“公爵大人,请你开恩。你……你如剥了我的裤子,我……我只好自杀了。”韦小宝道:“这裤子是非剥不可的。”费要多罗道:“请你饶恕一次,别的事情,一切都依你吩咐。”韦小宝道:“刚才你的骑兵冲将过来,吓得我钻到了桌子底下,大失公爵大人的体面。这件事怎么办?”费要多罗心想:“是你自己胆小,我有甚么法子?”但身旁清兵刀光闪闪,只好道:“敝人愿意赔偿损失。”

  韦小宝心中一乐,暗道:“罗剎竹杠送上门来了。”一时想不出要他赔偿甚么,传下命令:“把罗剎大官小兵的裤带都割断了。”

  藤牌手大叫:“得令!”举起利刃插入罗剎人腰间,刃口向外,一拉之下,裤带立断。

  自费要多罗以下,众罗剎人无不吓得魂飞天外,双手紧紧拉住裤腰,惟恐跌落。韦小宝哈哈大笑,传令:“押着罗剎人,得胜回营!”

  这时罗剎官兵人人担心的只是裤子掉下,毫不抗拒,随着清兵列队向东。

  佟国纲笑道:“韦大帅妙计,当真令人钦佩。割断裤带,等于在顷刻之间,将二百六十名罗剎官兵尽数双手反绑了。”韦小宝笑道:“罗剎男人最怕脱裤子,罗剎女人反而不怕,那不是怪得很么?”佟国纲等人都色迷迷的笑了起来。

  一行人和大军会合,清军中推出四百余门大炮,除下炮衣,炮口对准了罗剎军。其时罗剎国虽然火器犀利,但在东方,却不及康熙此次有备而战,以倾国所有大炮的半数调到了尼布楚前线,是以不论兵力火力,都是清军胜过了数倍。罗剎军突然见到这许多大炮,都是面面相觑,大有惧色。统军将官急忙传令回城,紧闭城门。清军却也并不攻城。

  这时哥萨克骑兵的队长、副队长、和一名小队长被双儿点了穴道,兀自动弹不得。三人犹如泥塑木雕一般,站在空地之上。罗剎众兵将回入尼布楚城时十分匆忙,未曾留意,这时在城头望见,均感诧异,却都不敢出城相救。过了半个时辰,见这三人仍然呆立不动,便有一队哥萨克骑兵出城来救,只行得十余丈,清军大炮便轰了数发。守城将军忙命号兵吹起退军号,将这队骑兵召了回去,生怕清兵大至,连出城的救兵也失陷了。

  城上城下,两军遥遥望见三人定住不动,姿势怪异。清兵鼓噪大笑,罗剎兵尽皆骇然。

  ***

  韦小宝将费要多罗等一行请入中军帐内,分宾主坐下。韦小宝只笑嘻嘻的不语。

  费要多罗怒道:“公爵大人,你不用跟我耍把戏,要杀就杀好了。”韦小宝笑道:“我跟你是朋友,为甚么杀你?咱们还是来谈划界的条款罢。”他想此刻对方议界大臣已落入自己掌握之中,不论自己提出甚么条件,对方都难以拒却。

  不料费要多罗是军人出身,性子十分倔强,昂然道:“我是你的俘虏,不是对等议界的使节。我处在你的威胁之下,甚么条款都不能谈。就算谈好了,签了字,那也没有效。”韦小宝道:“为甚么没有效?”费要多罗道:“一切条款都是你定的,还谈甚么?你不能逼我跟你谈判。”韦小宝道:“为甚么不能逼你谈判?”费要多罗道:“我决不屈服。你挥刀杀了我,开枪打死我,尽管动手好了。”韦小宝笑道:“如果我叫人剥了你的裤子呢?”

  费要多罗大怒,霍地站起,喝道:“你……”只说得一个“你”字,裤子突然溜下,急忙伸手抓住。他的裤带已被割断,坐在椅上,不必用手抓住,盛怒中站将起来,却忘了此事,幸好及时抢救,才没出丑。帐中清方大官侍从,无不大笑。

  费要多罗气得脸色雪白,双手抓住裤带,神情甚是狼狈,待要说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辞,苦于双手不能挥舞以助声势,要如何慷慨激昂,也势必有限,重重呸的一声,坐了下来,说道:“我是罗剎国沙皇陛下的钦使,你不能侮辱我。”

  韦小宝道:“你放心,我不会侮辱你。咱们还是好好来谈分划国界罢。”

  费要多罗从衣袋里取出一块手帕,包在自己嘴上,绕到脑后打了个结,意思是说决计不谈。韦小宝吩咐亲兵送上美酒佳肴,摆在桌上,在酒杯中斟了酒,笑道:“请,请,不用客气。”费要多罗闻到酒菜香味,忍耐不住,解开手帕,举杯便饮。韦小宝笑道:“侯爵又用嘴巴了?”费要多罗喝酒吃菜,却不答话,表示嘴巴只用于吃喝,不作别用。韦小宝不住劝酒,心想把他灌醉了,或许便能叫他屈服,那知费要多罗喝得十几杯酒,吃了几块牛肉,将手帕抹了抹嘴巴,又将自己的嘴绑上了。

  韦小宝见此情形,倒也好笑,命亲兵引他到后帐休息,严加看守,自和索额图、佟国纲等人商议对策。

  佟国纲道:“这人如此倔强,坚决不肯在咱们军中谈和,但如就此放了他回去,却又于心不甘。”索额图道:“关得他十天八日,每天在他面前宰杀罗剎鬼子,瞧他是否还倔强得出?”佟国纲道:“倘若将他逼死了,这件事不免弄僵。咱们以武力俘虏对方的议和划界大臣,皇上说不定会降罪。”索额图道:“佟公爷说得是,跟他一味硬来,也不是办法。”

  众大臣商议良久,苦无善策。今日将费要多罗擒来,虽是一场胜仗,但决非皇上谋和的本意,可说已违背了朝廷大计,一个处理不善,便成为违旨的重罪。说到后来,众大臣均劝韦小宝还是将费要多罗释放。

  韦小宝道:“好!咱们且扣留他一晚,明天早晨放他便是。”回入寝帐,踱来踱去的筹思,忽然想起:“先前学诸葛亮火烧盘蛇谷,在雅克萨打了个大胜仗,老子再来学一学周瑜群英会戏蒋干。”仔细盘算了一会,已有计较。

  回到中军帐,请了传译的荷兰教士来,和他密密计议一番;又要他教了二十几句罗剎话,念得正确无误;再传四名将领和亲兵队长来,吩咐如此如此。众人领命而去。

  ***

  费要多罗睡在后帐,心中思潮起伏,一时惊惧,一时悔恨,却如何睡得着?翻来覆去的挨到半夜,只听得帐口鼻息如雷,三名看守的亲兵竟然都睡着了。费要多罗心想:“倘若不答应中国蛮子的条款,决计难以脱身。明天惹得那小鬼生起气来,将我杀了,岂非冤枉?天幸这三名卫兵都睡着了,何不冒险逃走?”蹑手蹑脚的从床上起来,解下斜背的皮带缚在腰间,以免裤子脱落,轻轻走到帐口,只见三名亲兵靠在篷帐的柱子上,睡得甚熟。

  他伸手去一名亲兵腰间,想拔他佩刀,那亲兵突然打个喷嚏。费要多罗大吃一惊,急忙缩手,过了好一会,不见有何动静,又想去取另一名亲兵的佩刀。那亲兵忽然伸个懒腰,说了几句梦话。费要多罗不敢多耽,悄悄走出帐门,幸喜三名亲兵均不知觉。

  他走到帐外,缩身阴影之中,见外面卫兵手提灯笼,执刀巡逻,北、东、南三边皆有巡兵,只西边黑沉沉地似乎无人。于是一步步挨将过去,每见有巡兵走近,便缩身帐篷之后,好在一路向西,都是太平无事。刚走到一座大帐之后,突然间西边有一队巡逻兵过来,费要多罗忙在篷帐后一躲,却听得帐中有人说话,说的竟是罗剎话。

  只听得那人说道:“公爵大人决意要去攻打莫斯科,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路途遥远,十分危险。”费要多罗大惊,当即伏下身子,揭开篷帐的帐脚,往内望去,一望之下,一颗心怦怦乱跳。

  帐内灯火照耀如同白昼,韦小宝全身披挂,穿着戎装,居中而坐,两旁站立着十余员大将,帐下数十名亲兵手执大刀。韦小宝桌旁站着那作译员的荷兰教士,正在跟他说话。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