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八回 都护玉门关不设 将军铜柱界重标(9)


  只听韦小宝说罗剎话:“咱们跟费要多罗在这里喝酒,谈话,假的,不是真的话,谈了一个月、两个月,谈来谈去,都是假的话,大军偷偷向西。罗剎公主时时接到费要多罗,笨蛋,报告,说正在跟咱们谈话,她不怕,天天和甜心跳舞,睡觉。中国大军突然间到了莫斯科城下,进攻,奇怪的进攻,将两个沙皇,苏菲亚公主,抓了起来。罗剎人哭了,跪倒,投降!”那荷兰教士道:“行军打仗的事,我是不懂的。不过一面跟罗剎人议和,一面却出兵偷袭他们的京城,那不是不讲信用吗?上帝的道理,教训我们不可欺诈,不可说谎。”韦小宝道:“哈哈,是罗剎人先骗人。大家说好了,双方卫兵携带火器,不可以,他们身上都藏了枪,短的,他们骗人,我们也骗人。他咬我,一口,我咬他,两口,大大的!”

  那教士嘿的一声,隔了一会,说道:“我劝公爵大人还是不要打仗的好。两国开战,死的都是上帝子民……”韦小宝摇手道:“别多说了。我们只信菩萨,不信上帝。那个费要多罗如果公平谈判,让中国多占一些土地,本来是可以议和的。可是他一里土地也不让。等我们打下了莫斯科,罗剎男人上天堂,女人,做中国人,老婆的。”

  费要多罗越听越心惊,暗道:“我的上帝,中国蛮子真是无法无天,胆大妄为。”

  只听韦小宝又道:“今天我派了一个亲兵,在三名哥萨克骑兵队长的身上,用手指戳了几下,这三名队长,不会动,你见了么?”那教士道:“我瞧见的。这是甚么魔术,真是奇怪之极。”韦小宝道:“中国魔术,成吉思汗,传下来的。成吉思汗用这法子,打得罗剎人跪地投降,我们再用这法子去打他们,罗剎国,又死了!”

  费要多罗心想:“当年蒙古人只二万人马,一直打到波兰、匈牙利,天下无人挡得住,看来定有魔术。东方人古怪得紧,他们又来使这法术,那……那就如何是好?”

  只听那教士道:“罗剎人如果远远开枪,你们的魔术就没用了。”韦小宝笑道:“是啊,因此,我们得假装在这里谈判,军队就去打莫斯科,像小贼一样,偷进城去。我到过莫斯科的,城里鞑靼人很多。咱们的军队化装为鞑靼牧人,混进城去,罗剎守军一定不会发觉。”

  费要多罗背上出了一阵冷汗,心想:“这中国小鬼这条毒计,实在厉害得很。中国兵乔装改扮为鞑靼牧人,混进我们京城,施展起魔术来,那怎么抵挡得住?”他不知双儿的点穴术是一门高深武功,必须内功练到了上乘境界,方能使用,清军官兵数万,会点穴功夫的只她一人而已。费要多罗却以为这魔术只须一经传授,人人会使,这么手指一碰,对方就动弹不得,数万中国兵以此法去偷袭莫斯科,罗剎只怕要亡国灭种了。

  只听那教士道:“公爵大人如果要派遣二万中国兵混入莫斯科,用成吉思汗传下来的魔术制住罗剎军,那么要俘虏两位沙皇和摄政女王,的确是可以成功的。不过……不过这件事必须十分机密,大军西行之时,不能让罗剎人知觉了。公爵大人,今日的罗剎国已十分强大,和当年跟成吉思汗打仗时的罗剎人,是大不相同的。”韦小宝道:“我到过莫斯科,罗剎国的情形,都清清楚楚,我们明天一早,放了费要多罗回去,然后跟他谈判,都是假的,他不肯答应的。咱们在这里多谈得一日,中国大军就近了莫斯科一日路程。”那教士道:“是,是。大人一切还是要小心,这件事是很危险的。”韦小宝道:“知道了。你不能说出去,不能够让费要多罗起了疑心的。”那教士答应了下去。

  韦小宝喝道:“传王八死鸡、猪猡懦夫。”亲兵出帐,带了华伯斯基和齐洛诺夫进来。韦小宝对二人道:“明天,我派两队人去莫斯科,礼物很多很多,送给苏菲亚公主。路上盗贼多的,多派官兵保护。”华伯斯基道:“从这里到莫斯科,只有些小股的鞑靼强盗,也不算很凶,公爵大人放心好了。”韦小宝道:“你不知道。鞑靼强盗,八九千人一队,有的二十个一千人,三十个一千人。”华伯斯基和齐洛诺夫对望了一眼,均有不信之色。

  韦小宝道:“我这两队人,分南北两路去莫斯科,王八死鸡领北路的,猪猡懦夫领南路的。两条路,怎样的?”华伯斯基道:“从北路走,这里向西到赤塔,经乌斯乌德,绕过贝加尔大湖的南端,向西经托木斯克、鄂木斯克等城而到莫斯科。”齐洛诺夫道:“南路起初的走法是一样的,过了贝加尔湖分道,向西南经过哈萨克人居住的地方,一路向西,经奥斯克、乌拉尔斯克等地到莫斯科。”

  韦小宝点头道:“不错,是这样走的。我的礼物,信,由中国使者交给公主,你们两个带路。带得好,有赏,多的。带得不好,领兵中国将军,砍下你们的头。下去罢!”

  两名罗剎队长退出后,韦小宝拿起金批令箭,发施号令,一个个中国大将躬身接令。费要多罗不知他们说些甚么,但见所有接令的中国大将都是神情慷慨激昂,拍胸握拳,指天誓日,显是向主帅保证,说甚么也要大功告成,有的伸掌在自己颈中一斩,有的拔出匕首在自己胸口虚刺,口中不住说:“莫斯科,莫斯科”,料想是说倘若攻不下莫斯科,宁可自杀。

  韦小宝叽哩咕噜说了一番话,四名亲兵从桌上拿起一张大地图来,刚好对着费要多罗。

  只见韦小宝的手指从尼布楚城一路向西移动,沿着一条红色粗线,直指到一个红色圆圈。费要多罗虽不识得图上的中国文字,但一看方位,便知是莫斯科。韦小宝说了一番话,手指又沿着另一条线而到莫斯科。费要多罗心想:“这些中国蛮子当真可恶,原来他们处心积虑,早就已预备攻打莫斯科了。”

  韦小宝又说了一番话,接连说到“费要多罗”的名字,众将一听到,便都大笑。

  费要多罗心想道:“你们一定在笑我是傻瓜,骗得我谈判划界,拖延时日,暗中却去偷袭莫斯科。哼,我才不上这当呢。”慢慢站起身来,心想:“上帝保佑,让我发现了中国蛮子这个大诡计,可见我俄罗斯帝国得上帝眷顾,定然国运昌隆。反正他明天就会放我,今晚不用冒险逃跑了。”但见西边巡逻兵来去不绝,东边却黑沉沉地无人,悄悄回去,幸喜清兵并未发觉。来到自己帐外,只见看守的三名卫兵兀自睡熟,于是进帐就寝。

  ***

  次晨费要多罗吃过丰盛早餐,随着亲兵来到中军帐。韦小宝笑问:“侯爵大人昨晚睡得好吗?”费要多罗哼了一声,道:“你的卫兵保卫周到,我自然睡得很好。”

  韦小宝道:“今日你不再生气了罢?咱们来谈谈划界的条款如何?”费要多罗不答,从身边摸出手帕,又绑上了嘴巴。韦小宝大怒,喝道:“你这样倔强,我立刻将你杀了。”费要多罗毫不畏惧,心想:“你预定今日要放我的,这般装腔作势,谁来怕你?”

  韦小宝大发了一阵脾气,见他始终不屈,无可奈何,只得说道:“好!你这样勇敢,我佩服你了。放你回去罢。你回去请好好休息。十天之后,咱们再另商地点,谈判划界。”

  费要多罗心想:“你拚命拖延,这时候只怕偷袭莫斯科的军队已出发了。我决计不会上你这当。”说道:“你放我回去,很是多谢。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建议今天下午就可开始谈判,不必等到十天之后。”韦小宝笑道:“这件事不用忙,大家休息休息,慢慢谈判好啦。”费要多罗道:“两国君主都盼谈判早日成功,还是先签了划界条约,再休息不迟。”韦小宝道:“我们皇上倒也不急,那么咱们五天之后再谈罢。”费要多罗摇头道:“不必耽搁了,就是今天谈。”韦小宝道:“再隔三天?”费要多罗道:“不,今天!”韦小宝道:“明天?”费要多罗道:“今天!”

  韦小宝叹了口气,说道:“你这样坚决,我只好让步。不过我警告你,待会谈到划分国界之时,我是决计不会随便让步的。咱们一尺一尺、一寸一寸的来讨价还价。”

  费要多罗心道:“划分国界要一尺一寸的细谈,等到谈妥,你们早打进莫斯科去了。你道我真是大傻瓜吗?”当即站起,说道:“那么敝人告辞了,多谢公爵大人的酒饭。”韦小宝送到帐口,派遣一队藤牌兵护送他回尼布楚城,那二百六十名哥萨克骑兵却不释放。

  费要多罗出得帐来,只见昨天竖立军营的地方都已空荡荡地,大队清军已拔营离去。他暗暗心惊:“中国蛮子说干便干,委实厉害。”

  一行人来到昨日会谈的帐前,只见那三名哥萨克队长呆呆站在当地,所摆的姿势仍和昨天一模一样,丝毫动弹不得。清军中跃出一名瘦小的军官,来到三名队长身前,口中大声念咒,大叫:“成吉思汗,成吉思汗!”过去在三人身上拍拿几下。三名队长便慢慢能动了,只是站立了半天一晚,实是疲累已极,双足麻木,一齐坐倒在地。六名藤牌兵上前扶起,走出数十丈后,三名队长方能自己行走。

  费要多罗更是骇异:“成吉思汗传下的魔术,果然厉害无比,难怪当年他纵横天下,无人能敌。幸好现下已发明了火器,可以不让敌人近身。否则的话,中国异教徒又要统治全世界,我们信上帝的正教徒,都要变成奴隶了。”

  清军藤牌手直护送费要多罗到尼布楚城东门之前,这才回去。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