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金庸 > 鹿鼎记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四八回 都护玉门关不设 将军铜柱界重标(10)


  费要多罗询问三名哥萨克队长中了魔术的情形。三名队长都道:当时只觉后心和腰间一麻,便即全身不能动弹。费要多罗道:“你们身上带着十字架没有?”三名队长解开衣襟,露出挂在颈中的十字架来,其中一人还多挂了一个耶稣圣像。

  费要多罗皱起眉头,心道:“成吉思汗的魔法当真厉害,连耶稣基督的十字架也辟不了邪。”当即写下三道奏章,派遣十五名骑兵分作三路,向莫斯科告急:中国军队已出发前来偷袭,行将化装为鞑靼牧人,混入京城,务须严加防备。

  中午时分,三路信差先后回城,说道西去的道路均已被中国兵截断,一见罗剎骑兵,远远便射箭过来,实是难以通过。费要多罗心中愁急,寻思:“只有尽快和中国蛮子议定划界条约,那么他们便会撤回兵马。”

  ***

  未牌时分,费要多罗带了十余名随员,前去两国会议的帐篷。这次他全然不带哥萨克骑兵,以示决无他意,何况就算带了卫队,招架不了中国兵的“成吉思汗魔术”,也是无用。费要多罗学识渊博,办事干练,本来绝非易于受欺之人,但罗剎人心中对成吉思汗的畏惧根深蒂固,双儿的点穴之术又十分精妙,他亲见之下,不由得不信。

  他先到篷帐。不久韦小宝、索额图、佟国纲等清方大官也即到达。韦小宝见对方不带卫队,于是命护卫的藤牌手也退了回去。

  双方说了几句客套,全然不提昨日之事,便即谈判划界。费要多罗但求谈判速成,事事让步,与昨日态度迥不相同。韦小宝心中暗笑,知道昨晚“周瑜群英会戏蒋干”的计策已然成功,他于划界之事一窍不通,当下便由索额图经由教士传译,和对方商议条款。

  只见索额图和费要多罗两人将一张大地图铺在桌下,索额图的手指不住向北指去,费要多罗皱起眉头,手指一寸一寸的向北退让。这手指每在地图上向北让得一寸,那便是百余里的土地归属了中国。韦小宝听了一会,心感不耐,便坐到另一张桌旁,命侍从取出食盒,架起二郎腿,慢慢咀嚼糕饼点心,鼻中低哼“十八摸”小调。

  费要多罗决心退让,索额图怕事中有变,也不为已甚。但条约文字谨严,双方教士一一译成拉丁文,反复商议,也费时甚久。到第四日傍晚,“尼布楚条约”条文六条全部商妥。

  韦小宝得索额图和佟国纲解说,知道条约内容于中国甚为有利,割归中国的土地极为广大,远比康熙谕示者为多。条约共为四份,中国文一份,罗剎文一份,拉丁文二份,订明双方文字中如有意义不符者,以拉丁文为准。

  当下随从磨得墨浓、醮得笔饱,恭请中国首席钦差大臣签字。

  韦小宝自己名字的三个字是识得的,只不过有时把“章”字看成了“韦”字,“卖”字当作是“宝”字,三个字联在一起就不大弄错了,但说到书写,“小”字勉强还可对付,余下一头一尾两字,那无论如何是写不来的。他生平难得脸红,这时竟然脸上微有朱砂之色,不是含怒,亦非酒意,却是有了三分羞惭。

  索额图是他知己,便道:“这等合同文字,只须签个花押便可。韦大人胡乱写个‘小’字,就算是签字了。”

  韦小宝大喜,心想写这个“小”字,我是拿手好戏,当下拿起笔来,左边一个圆团,右边一个圆团,然后中间一条杠子笔直的竖将下来。

  索额图微笑道:“行了,写得好极。”韦小宝侧头欣赏这个“小”字,突然仰天大笑。索额图奇道:“韦大帅甚么好笑?”韦小宝笑道:“你瞧这个字,一只雀儿两个蛋,可不是那话儿吗?”清方众大臣忍不住都哈哈大笑,连众随从和亲兵也都笑出声来。

  费要多罗瞪目而视,不知众人为何发笑。

  当下韦小宝在四份条约上都画了字,在罗剎文那份条约上,中间那一直画得加倍巨大,然后费要多罗、索额图、俄方副使等都签署了。中俄之间的第一份条约就此签署完成。

  这是中国和外国所订的第一份条约。由于康熙筹划周详,全力以赴,而所遣人员又十分得力,是以尼布楚条约划界,中国大占便宜。约中规定北方以外兴安岭为界,现今苏联之阿穆尔省及滨海省全部土地尽属中国,东方及东南方至海而止。双方议界之时,该地区原无归属,中国所占之地亦非属于罗剎,但罗剎已在当地筑城殖民,签约后被迫撤退,实为中国军事及外交上之胜利。约中划归中国之土地总面积达二百万方公里,较之今日中国东北各省大一倍有余。此约之立,使中国东北边境获致一百五十余年之安宁,而罗剎东侵受阻,侵略野心得以稍戢。自康熙、雍正、乾隆诸朝而后,满清与外国订约,无不丧权失地,康熙和韦小宝当年大振国威之雄风,不可复得见于后世。

  (按:条约上韦小宝之签字怪不可辨,后世史家只识得索额图和费要多罗之签名,而考古学家如郭沫若之流仅识甲骨文字,不识尼布楚条约上所签之“小”字,致令韦小宝大名湮没。后世史籍皆称签尼布楚条约者为索额图及费要多罗。古往今来,知世上曾有韦小宝其人者,惟《鹿鼎记》之读者而已。本书记叙尼布楚条约之签订及内容,除涉及韦小宝者系补充史书之遗漏之外,其余皆根据历史记载。)

  依据当时习惯,双方同时鸣炮,向天立誓,信守不渝。清方大炮四百余门,在尼布楚城东南西北四方同时响起,大地震动。俄方大炮只二十余门,炮声寥寥,强弱之势,相差实不可以道里计。费要多罗暗叫侥幸,倘若和议不成,开起仗来,俄国非一败涂地不可。

  当下两国使臣互赠礼物。费要多罗赠给韦小宝等人的是时表、千里镜、银器、貂皮、刀剑等物。韦小宝赠给对方使节的是马匹、鞍辔、金杯、丝绸衣衫、绢帛等物,此外二百六十名哥萨克骑兵各赠纹银二十两,以赔偿被清兵割断的裤带。

  当晚大张筵席,庆贺约成。费要多罗兀自担忧,不知前去偷袭莫斯科的清兵是否即行召回。不断以言语试探,韦小宝只是装作不懂。

  过得两日,费要多罗得报,有大队清兵自西方开来,他登上城头,以千里镜瞭望,果见一队队清兵自西而来,渡过尼布楚河以东扎营。费要多罗大喜,知道西侵的清兵已然召回。他那知大队清兵只在尼布楚之西二百里外驻扎候命,一听得炮声,便即拔队缓缓而归。

  又过数日,石匠已将界碑雕凿完竣。碑上共有满、汉、蒙、拉丁及罗剎五体文字。

  界碑分立于格尔必齐河东岸,额尔古纳河南岸、以及极东北之威伊克阿林大山各处。碑文中书明两国以格尔必齐河为界,“循此河上流不毛之地,有名大兴安以至于海,凡山南一带流入黑龙江之溪河,尽属中国;山北一带之溪河,尽属俄罗斯”;又书明:“将流入黑龙江之额尔古纳河为界,河之南岸,属于中国;河之北岸,属于俄罗斯。其南岸之眉勒尔客河口,所有俄罗斯房舍,迁徙北岸”;又书明:“雅克萨所居俄罗斯人民及诸物,尽行撤往察罕汗之地”;又书明:“凡猎户人等,断不许越界,如有相聚持械捕猎,杀人抢掠者,即行捕拿正法,不以小故阻坏大事,中俄两国和好,毋起争端。”

  两国钦差派遣部属,勘察地形无误后,树立界碑。此界碑所处之地,本应为中俄两国万年不易之分界,然一百数十年后,俄国乘中国国势衰弱,竟逐步蚕食侵占,置当年分界于不顾,吞并中国大片膏腴之地。后人读史至此,喟然叹曰:“安得复起康熙、韦小宝于地下,逐彼狼子野心之罗剎人而复我故土哉?”

  树立界碑已毕,两国钦差行礼作别,分别首途回京复命。

  韦小宝召来华伯斯基与齐洛诺夫,命二人呈奉礼物给苏菲亚公主,其中既有锦被,又有绣枕。北国荒鄙之地,这些物事无处购置,均是双儿之物。韦小宝笑道:“公主如当真想念我,就抱抱丝棉被和枕头罢。”华伯斯基道:“公主殿下对大人阁下的情意天长地久,棉被枕头容易残破,还是请大人派几名筑桥技师,去莫斯科造座石桥,那就永远不会坏了。”

  韦小宝笑道:“我早已想到此节,你们不必啰唆。”命亲兵抬出一只大木箱,长八尺,宽四尺,宛似一口大棺材一般,八名亲兵用大杠抬之而行,显得甚是沉重。箱外铁条重重缠绕,贴了封条,以火漆固封。韦小宝道:“这件礼物非同小可,你们好生将护,不可损坏。公主见到之后,必定喜欢,这天长地久的情意,和中国石桥完全一般牢固。”

  两名罗剎队长不敢多问,领了木箱而去。这口大木箱重逾千斤,自尼布楚万里迢迢的运到莫斯科,一路之上,着实劳顿。

  苏菲亚公主收到后打开箱子,竟是一座韦小宝的裸体石像,笑容可掬,栩栩如生。

  原来韦小宝召来雕凿界碑的石匠,凿成此像,又请荷兰教士写了“我永远爱你”几个罗剎文字,雕在石像胸口。苏菲亚公主一见之下,啼笑皆非,想起这中国小孩古怪精灵,却也非罗剎男子之可及,不由得情意绵绵,神驰万里。

  这石像便藏于克里姆林宫中,后来彼得大帝发动政变,将苏菲亚公主驱逐出宫,连带将此石像击碎。唯有部份残躯为兵士携带出外,罗剎民间无知妇女向之膜拜求子,抚摸石像下体,据称大有灵验云。

  【注:“都护”是汉朝统治西域诸国的军政总督,“玉门关”是汉时通西域的要道,“玉门关不设”意指疆域扩大,原来的关门已不成为边防要地。“铜柱界重标”指东汉马援征服交趾(安南)后,开拓疆土,立铜柱重行标界,意谓另定有利于中国的国界。】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