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铁道游击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王强有些累了,他领着工友们把卸空的铁闷子车推到站台边。当他问车站站务人员装什么货时,货物司事对他说:“军用。马上就运到。”

  一会,车站外开来了两辆军用卡车,车上满装着军用品,成捆的军装、皮盒子、子弹箱,还有一些稻草包扎的捆子。在押车鬼子的刺刀下,他们一捆捆的从汽车上背下来,王强背上一个稻草捆子,觉得很沉重,足有三四十斤。用手一摸,摸着一个枪栓,他知道这是步枪。虽然十分累了,汗水直顺着脖颈流,可是突然一股劲来了,放下一捆,就去背第二捆,当鬼子威吓着吃累的工人,骂着“八格亚鲁”的时候,王强一挥手臂,叱呼着:

  “用劲呐!快点!”

  他是那么有劲的来回搬着,鬼子看了,拍着他的肩膀称赞着:“你的大大的好好的!”王强抹着脸上的汗,一边搬一边说:“我的二头的!”

  “好好的!”

  不一会两卡车军用品都搬到站台上了。洋行和车站的鬼子点清了件数,到票房里去写军运货单,一个中国的货物司事,把厚厚的一打填好的发货签,交给王强,王强把发货签一一拴到各个单件上。当他往两个较小些的稻草捆上拴发货签的时候,注意到有两个铁腿叉出来,支在地上,他知道这是两挺机枪。他偷偷的数了数其他的稻草捆,一共十六捆,他估计一捆足有五六支步枪,那么,总共约有七八十支步枪,加上两挺机枪,正是一个鬼子警备队的武装。

  站上的手续办妥以后,接着在鬼子的监视下,一件件装车,王强首先扛了一大件军装装在车角里,工友们有的扛大件,有的扛小件。王强叱呼道:

  “先扛大的,扛小件装孬种么?”

  经他一喊,想去搬稻草捆的,都去扛军装包了,因为比起来稻草捆小些。军装、皮盒子、子弹箱数量最大,都装到车里边了,直到装枪时,车里已经满满的了,稻草捆只好装到车门两边,当王强扛着机枪往车上装时,只能放在车门口了。

  装完以后,鬼子叫把车门拉上,王强和另一个工友,从两边哗啦啦把带滑轮的铁门拉拢来,又把两个铁鼻合住。鬼子站长用粗铁丝穿过两个铁鼻,缠牢,又砸上了铅弹①货车,王强领,然后叫脚行把车推到二股叉道,等九点客车挂走。把装好的闷子车推到二股叉道后,工友们喘着粗气对王强说:

  ----------------
  ①铅弹有个小孔,把铁丝两个头交叉插进去,用带符号的钳子用力把铅弹一压,铅弹和铁丝就打在一片了,压扁的铅饼上出现了发货站的符号,收货站见到铅饼的符号动了就不收货。

  “二头,咱可该歇歇了吧!”

  “好吧,到洋行门口歇歇吧,我也累了,这一会大概没啥活。”

  工友们都在洋行门口,蹲在自己的小车旁边,抽着烟,有的去找水喝,王强拉着一个工友说:

  “老张,你在这里替我照顾一下,我到对面去买包仁丹吃,我肚子有点痛。一会就回来。”

  “你去吧!”

  王强顺着车站向西去了。

  当他一离开车站,脚步就加快了,满头大汗的奔到陈庄,找到老洪,一把把老洪拉到炭厂小屋里,低声的对老洪说:“有武器了!”

  “在哪里?”老洪眼睛发亮了,着急的问。

  王强把刚才装军用车的情形谈了,最后兴奋的说:“两挺机枪,八十多棵步枪,都用稻草包着。还有不少箱子弹。跟九点西开的客车挂走。”

  “搞!”老洪摇了摇膀子,握紧拳头,斩钉截铁的说,“咱们部队太需要武器了。”

  老洪想到山里自己的游击队,大多数队员背的土枪土炮,有的还扛着矛子,就用这样些低劣的武器,抗击着装备优良的鬼子。有一次和扫荡的鬼子遭遇,老洪那个班被鬼子的机枪压在一个小坟头下,坟头的草都被打光了,好容易才把一个班撤下来,一个战士被打伤。想到这里,他狠狠的对王强说:“搞!现在也该我们使使机枪了。”

  老洪一说能搞,那是他准能办到的,可是一想到怎样搞的问题,王强有些皱眉头了,他沉思了一下,抬起头对老洪说:

  “可是军火装在铁闷子车里呀!车门都用粗铁丝缠着。他奶奶,铁闷子车上没有脚蹬,又没有把手,车开着怎么上呢?”“困难是有的,不过搞还是得搞。错过这个机会,就不容易搞了。”说到这里,老洪更果断的说,“我一定要搞到手的!你放心就是!”

  “我想和你一道去,可是晚上还得接客车,装卸货没有我,恐怕会惹起鬼子的怀疑:怎么正是丢枪的那天你不在站上呢?”

  “你马上回站去吧!我一个人搞!”

  “不!老洪!”王强很担心老洪出什么危险,亲切的说,“你还是多约几个人搞的好!”

  老洪摇摇头说:“人多了没有用,又不比敞货车四个角都有把手、脚蹬,四下一齐都能上去。这闷子车连一个人的把手、脚蹬都没有,怎么容那么多人呢?而且他们也扒不上去。人多了倒碍事。顶多找一个可靠的,在下边捡枪就是了。”说到这里,他对王强说,“你快回去吧!时候久了,会惹起怀疑的!”

  王强临走时告诉老洪,这节车一般都挂在最后,如有变化,他会来告诉,如不来就是在最后了。为了防备万一,王强在铁闷子车上,用粉笔画个圆圈作为记号。

  王强走后,老洪坐在乌黑的小炭屋子里,兴奋地搓着手,反复的叨念着:我一定给咱们的游击队搞一些武器送去。想到部队,他马上记起,临离部队时,张司令用洪亮的嗓音对他说的话:“同志!你年轻,勇敢,会扒车,到铁路上要搞出一些名堂来呀!在铁道线上拉起一支游击队是很了不起的啊!在鬼子心窝里和大血管上插一把钢刀,也叫鬼子知道咱八路军的厉害!”

  这些声音仿佛又在老洪的耳朵边响着。如果搞到手,张司令接到这批武器,他会指挥队伍,用机枪把鬼子打得头皮发麻的,到那时候,他会对所有战士和指挥员说:“这是老洪送给我们的好礼物呀!让我们更好地教训鬼子吧!”想到这里,老洪欣慰地笑了。他对自己说:“他会这样说的。我一定要搞到!要把游击队最需要最宝贵的礼物送给他。”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