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铁道游击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三


  “你的好好的,服侍我的,我提拔你,大大的!”说着他走到屋门口,指着屋周围一片菜畦和花草,摸摸小坡的肩膀说:

  “你的挑水的,浇!我提拔你大大的!”

  “好好的!”小坡点头笑着说。因为他知道,挑水要跑到大门外去的,在铁丝网西南角有一口井,这里的水管子还没安好,要到那里去挑水。

  第二天,小坡就挑着一副水罐子,到西南井边上去挑水了。门岗看了看他袖子上的“工役”袖章,就放他过去了。以后连看也不看了,他可以自由的挑着罐子出出进进。

  这天,太阳已经落山了,他出来挑水,把罐子放在井台上,看了看周围的地形,这里离铁路还有里多路,他看准了一个洼道,这洼道直通向铁路,有一大节地,岗楼上的鬼子是看不见的。他正在寻思着,突然兖州站上,响起了机车的吼声,机车喷着白烟,带着一列货车,轰轰隆隆的从车站开出来,渐渐加快,向南开过来了。

  小坡骂了一声:“奶奶!”把罐子提起来,用力向井台的石头上一摔,叭啦!摔得粉碎。他一转身窜下井台,箭一样在小洼道上飞奔,当他喘着气跑上路基,已被鬼子发觉,两个鬼子向井台那里叭叭的打着枪,追过来。在这一霎间,一列车已跑过大部分,只剩最后几节了,只见小坡的身影一闪,随着一阵锵锵开去的火车,就不见了。

  两个鬼子喘着气赶到路基上,火车已经早跑得看不见了。他们向路基两侧搜索着,因为他们万想不到这个年轻的中国“犯人”能跳上飞快的火车。是不是钻到车底,压死了呢?看看路基上并没有血和尸体。他们又越过路基,向西边追去了,并且不住的叭叭打着枪。

  这时候,小坡已经躺在火车上的麻袋堆里,望着满天的星星,听着耳边呼呼的风声,在快乐的唱着他久已不唱的“铁流两万五千里……”了。

  李庄搞车回来,彭亮把小坡被捕的消息带给李正、刘洪。这耿直的黑大汉是那样难过,他搓着手掌,焦灼的说:

  “我发现小坡不见了,便回头去找。当我看到铁路上有摩托卡,我急了,便四处低低的喊‘小坡!小坡!’可是一梭子机枪打来了,我趴在地上一看,小坡被探照灯照住,他已被鬼子团团围住,绑上摩托卡了。”说到这里,彭亮在发着呆,用手掌拍着自己的脑门,显然他在深深责备着自己。他又慢慢的说:“我就这样把小坡丢了。他跟我出发,我应该好好照顾他,可是,你看我这是干了些什么?当敌人的机关枪打来的时候,我也想举枪,去抢救,可是我没有这样做,因为我一个人是不能把小坡劫下来的,劫不成相反更害了他,因为我知道小坡没带枪,他身上只有一包货,敌人顶多把他认为是小偷,如果我要打枪,敌人就认为捕的不是小偷了。我没有还枪。可是,我就这样白白把小坡丢了,我是怎样的对不住小坡呀!我心里像刀刺样难受……”

  李正知道彭亮是个非常关心同志的队员,他现在为着小坡的被捕在痛苦着,他看着彭亮发红的眼睛说:

  “你当时没有还枪是对的,因为敌人两挺机枪,还有步枪,你一支短枪是抢救不下来的。相反倒会暴露了小坡。不要难过,我们要想办法去救小坡的……”

  老洪也来安慰彭亮说:“难过管什么用呢?同志!”老洪的眼睛又突然发怒似的亮了。接着他斩钉截铁的说:

  “小坡不会装熊的!要是鬼子敢对我们小坡有啥好歹的话,我们要马上给敌人一些厉害的!”

  炭厂里,每天的买卖还是照样的兴隆,可是在这一片嘈杂声里,很久都听不到小坡的曲子小唱了,大家都在怀念着他。

  晚上,老洪、李正、王强三人开了个小会,研究整个情况与对策。炭厂又增加三个人,不过还没有正式发展成为队员。人数是一天天多了,十五六个年轻人挤在炭厂里,时候长了容易出事,应该迅速武装起来,进行分散的活动。为了应付情况,需要另选择几个秘密活动地方,以便炭厂待不住就撤到那个地方。同时由于人数的增多,今后将要转入武装行动,也需要进行军事和纪律教育。为此,他们的分工是:王强继续想办法完成侦察任务;李正把队员分为两组,带一部分人到小屯,南山谷一带去进行军事政治训练。一星期后,再换第二部分去,这样可以缩小炭厂的目标。他们把齐村作为第二步隐蔽的地方,由老洪去建立关系。

  为了完成侦察武器的任务,王强这两天,小眼眨着去找打旗工人老张。自上次他应付了小林小队长,使他们搞了粮食车开了炭厂,老张也经常到炭厂里来坐坐,和老洪、王强到小酒铺去喝酒。现在王强又想托老张在车站上注意一下,是否有敌人装卸武器的机会。老张是注意了,可是他总没有看到有这种机会,他笑着对王强说:

  “鬼子现在也一天天精起来了,运兵运武器都在夜间,根本不叫中国人傍边。”

  “车站上现在比过去严了么?”王强离开洋行很久了,他想了解下车站上的情形,必要时,自己可以亲自去侦察一下。“严多了!”老张瞪着眼说,“上次洋行鬼子掌柜被杀,车站就紧了。听说前些时,鬼子往蚌埠运武器,又丢了枪,蚌埠的鬼子打电话说少两挺机枪和一部分步枪,他们不收,要洋行负责。这里打电话说他们都如数装车,有货单为凭,不由他们负责。两下吵起来,虽然这边鬼子推卸责任,可是心里也在犯嘀咕。从此,车站上装车就紧了,鬼子都端着刺刀,架着机枪,谁也不许靠近。天一黑,看见中国人靠近车站,就用枪打……前天还听说洋行里一个推小车的叫鬼子打死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