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铁道游击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三


  “是的!我们应该决定很快的进入战斗行动。现在要考虑的,是如何进入战斗行动的问题。根据敌我的情况:枣庄敌人的兵力大部出发,后方空虚。但据了解,车站上铁丝网加多了,守备的敌人都缩在大碉堡里。鬼子兵力少,可是戒备也严了,这是敌人方面;我们的情况,是刚成立的将近二十个人的队伍,十几棵短枪,现在再加上老周同志的区中队,这就是我们的力量。可是我们也有有利条件,就是我们熟悉敌人内部情况,知道敌人活动的规律,同时我们的队员都是有觉悟、有技术、极勇敢的工人队员!”李正把最后一句提得特别响亮,仿佛要把这一句的每个字,都在口气上说出它们的分量。接着他又说下去:

  “根据以上分析,从敌人人力上说,没有问题敌人后方再空虚也超过我们二十来个人好多倍的。这就决定我们这支幼小的铁道游击队在战斗上不能采取攻碉堡硬拚的办法。可是从我们的有利条件上看,如果在战斗上很好运用和发挥这些有利条件的话,我们战斗的胜利,就很可能得到超过成百成千队伍所得到的胜利。

  因此,我们这次战斗应该是:第一要打得巧。第二要打得狠,向敌人痛处打。第三是打得影响大,只有这样,才能牵制敌人的兵力。第四是打得保险,因为我们是刚成立的部队,这次是配合山里行动的第一次战斗,一定要给队员们打出信心,完成这个光荣的战斗任务。在考虑这次战斗前,我只原则上提这些意见,至于怎样打法,如何利用和发挥我们的有利条件,大家发表意见吧!因为大家在这方面比我更熟悉。

  李正关于形势的分析及战斗特点的发言,使老洪、王强和老周都信服的点着头。老洪在政委严肃冷静的言谈中,头脑也渐渐清醒了。他认识到作为一个指挥员,在带领队员投入火热的战斗以前,应该保持高度的冷静和清醒的头脑。他深深的感到政委的作战经验是丰富的,能力是很强的。有了政委的策划,他更增强了这次战斗的胜利信心。在李正谈话后,暂时一阵沉默,大家都在围绕着政委所提出的几个原则,考虑那些有利条件,思索战斗行动的具体步骤。

  接着是王强站起来,在屋里踱步了。他一边走着,一边在想点子,因为他在炭厂里是大家都知道的最有办法的人。两次搞洋行都是他出的点子,所以在这政委所谓有更大意义的战斗任务上,他又开动着脑筋在思索。

  当他把政委谈的有利条件考虑一阵以后,就胸有成竹的认定:“最拿手只有搞火车!”但是搞什么火车呢?他脑子里就在翻腾着各种火车了。搞兵车么!给敌人的震动大,可是只十几棵短枪,是不好对付的,而且也不容易找到它的规律。搞货车么?倒容易搞,可是上边没有鬼子,搞了影响也不大,不行。还有什么车呢?票车①,他突然在票车上打圈子了。票车是他最熟悉的,在洋行当脚行二头的时候,每天得接票车,装卸客人的行李、包件,当然他能摸着它的规律。

  这上边有鬼子,不多;这上边有客人,都是四面八方的。这票车通津浦铁路干线,如果打了票车,这次车不通,风快就传遍了南北上千里。他突然想起小时候,听老人说民国初年火车大劫案的故事,当时那件事轰动全国,闹得军阀政客惊慌失措。当然,那时是一伙子没头脑的土匪的作为。王强想今天打票车和他们有根本性质的不同,他们是为钱,我们今天是八路军抗日打鬼子,这影响一定更大。打了鬼子的票车,就牵动了整个敌人的交通线。这就符合了政委所提的第三条,要打得影响大,这影响也够瞧了。票车,票车,票车,王强翻来复去的在思索着票车。他越想越感到对,他甚至兴奋起来了,骂了一声:“奶奶个熊!”就几步走到老洪的身边,这时老洪也抬起了头,王强从他的脸色上看出老洪也想出个眉目来了,便兴奋的问:

  -------------------
  ①票车即旅客乘坐的客车。

  “老洪!你说怎么搞?”

  “搞票车!”老洪简洁而干脆的回答。

  这回答使王强的小眼不住的眨着,他高兴的叫起来:“你和我想到一个道上去了!”

  说着他就转向李正,说:

  “搞票车,我们的有利条件可以全部发挥,也符合你所说的几个战斗原则!”

  听到搞票车,没等政委回答,老周就把话插进来了,他也兴奋的说:

  “如果能打了鬼子的票车,这动静可真不少,马上就传遍了津浦干线,枣庄的鬼子可吃不了,他不撤兵,上边的鬼子也要他撤回来。”

  “是的!”李正把意见归纳一下说,“如果我们在这里搞了鬼子的票车,对进攻山区的敌人腚后,是一个沉重的打击。这一打击,不但打到敌人痛处,而且是公开打在他脸上,使枣庄的鬼子没脸对待他的上级。这样作,会调动一部分鬼子回头来对付我们,这就正是我所希望的,完成了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说到这里,他望了一下老周,就把话转到他那边去,笑着说:

  “不过,敌人一抽兵过来,一定会沿铁道两侧来搜索我们的!那么,老周同志这个地区要吃点苦头,准备接受一次反扫荡的考验了。

  老周说:“为了配合山里的反扫荡,牵制敌人的兵力,减轻对我们山区的压力,我愿意负起这个担了,迎接这一考验。”接着李正就把话引到打票车的实际问题上,他要研究、了解有关情况,便问老洪和王强:“票车上有多少鬼子?”“十二三个,一个小队!”王强对票车最熟悉,不加思考的就回答出来。“他们平时都是把枪挂在车板壁上,敞着怀,大意得很,因为他们错认为这铁路是他们的了,沿线都驻着他们的军队,所以他们很麻痹,事实上过去的票车上,他们也没出过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