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铁道游击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一


  当他从地上爬起来时,已失却掌握的空机车飞驶着向六孔桥上的整列载煤车冲去,只见桥上火光一闪,震耳欲聋的“轰隆”声,像沉雷样震得地面乱动弹。接着桥那边也闪着火光,又是一声沉雷;原来林忠驾驶的那台机车,从相反的方向也撞过来了。王强带人到桥边来,看到整列车的中间一段,已掉到桥下了。两台机车爬上了倾倒的车皮,歪倒在桥上,把桥砸塌了,受伤的机车,像两匹将要断气的野兽,在不住的喘着。列车上的煤倾倒在桥上和河滩里,六孔桥,塌了三个孔。王强看看任务已经完成,就笑着说:

  “够鬼子修一个时期的!”便命令队员们准备动身往回走。接着他对铁路工人们说:

  “你们怎么办呢?你看火车是不能开了。你们愿意抗日的,就跟我们走,不愿走的就留下。你们拿主意吧!”

  一个工人说:“我们走了,家里的人呢?还在鬼子那里,不叫杀了,也得饿死!”

  王强说:“那么你们留下吧,我们要走了。可是应该警告你们,鬼子马上就会来的,来了对你们不会有好处的,还是跑了吧!”

  “跑到哪里去呢?还能不回家么!回家还不是一样被逮住么?”一个工人哭丧着脸说。

  王强沉思了一下,就眨着小眼说:“就这样吧!为了你们的安全起见,还是委屈你们一下吧。”接着他就命令小坡和小山:

  “快用绳子把他们都捆起来,把嘴也用手巾堵上!”小坡和小山照着王强的吩咐办了。王强再把随身带的标语贴到桥梁和撞坏的车皮上,就准备走了。临走时,他对铁路工人们说:

  “这样作,鬼子就不会疑心是你们干的了。他们问你们时,你们就说八路军撞的就是了!那边有标语为证。”

  为了更使鬼子相信这行动是飞虎队搞的,王强抡起手中的二十响向撞坏的机车身上“当当……”又找了许多窟窿眼,才走了。

  他们连夜赶到小屯。彭亮、小坡和老周谈了梅妮到山里受训的事,老周答应可以办;他们就回微山湖了。

  王强见了老洪和李正,汇报了完成任务的情况,老洪说:“昨天晚上,鲁汉和申茂在韩庄一带,巧妙的扒了一段铁轨,使鬼子的一列兵车翻了车。”

  在这一个短时间里,津浦干线和临枣支线交通断绝了。

  【第二十一章 松尾进苗庄】

  松尾最近煞费心机的,翻阅冈村遗留下的材料,参照新近搜集的情报,研究飞虎队活动的规律,来确定他的特务队的围剿战术。

  当他对飞虎队的活动,略微有些了解以后,他认为过去他们出发扫荡,只不过是给受损伤的脸上擦擦粉,实际上连飞虎队的皮毛都摸不着。同时他也认为冈村采取夜间突击,也仅仅作对了一半,夜间突然包围了庄子以后,不该乱打枪,因为枪一响,飞虎队早溜走了。

  松尾的办法是:特务队行动要保持高度机动,而且要严守秘密。他的特务队接受任务出发,连中国特务都不让知道,根本不走围门,即使在夜间,他会叫特务队在木栅暗处秘密跳出去。接近庄子的时候,一律不许打枪,偷偷的爬进庄去;在没有发现飞虎队之前,尽力隐蔽自己。就这样,他曾和铁道游击队一两个分队会过几次面,在深夜的院落里展开过几次战斗。虽然没能把飞虎队消灭,但是总算是扑着人影了。可是以后铁道游击队的活动方式又变了,松尾的特务队又常常扑空。他侦察出飞虎队一夜转移两三个地方休息。

  松尾下了决心要跟踪追击。有时他采取了极笨拙、但又很牢靠的办法,他让特务队整夜的趴在禾苗边,趴在空洼地或小道两旁,四下了望着,如发现有黑影活动,他们就秘密的随着脚迹跟上去,直到脚迹在村边不见了,他们就包围了这个村庄,再偷偷的爬进庄去。在松尾的指挥下,他的特务队整夜的在田野里奔波,有时在潮湿的地面,一趴就是几个钟头。秋天的雨水连绵,他们经常淋着雨趴在泥泞里。在黑夜里察看脚迹,是不容易的,有时得用手来摸,好容易找到一行脚迹,顺着向南走了。可是不到半里路,这脚迹又转向西北了。再走过去,突然又转南往正东了。有好多时候,走了半夜又转回原来的地方。这飞虎队是怎样走法的呢?鬼子特务队常常转迷了方向。

  虽然这样,松尾却是高兴的,因为他终于摸着飞虎队一点规律了。过去那些特务队连脚迹都摸不到,现在他总算摸到了,而且和飞虎队打过几次照面。他知道飞虎队的活动方式是常变化的,所以他的追捕方式也随之而变化。

  松尾知道夜间和铁道游击队打交道,最重要的是可靠的情报。他在想尽一切办法来整理和培植他的情报网。他觉得过去冈村调遣部队扫荡,在乡间安插和秘密培养特务是不高明的。这些日子松尾特别注意临城站内的户口清查。在清查户口的时候,他又很注意外乡到临城居住的商贩和市民,尤其是湖边铁道两侧的。对于这些人家,松尾不像冈村那样,粗暴的抓来审问,而是笑着脸前去访问,甚至秘密的带到住处,以宾礼相待,声言愿意和对方作“朋友”。

  就这样,松尾也曾访问过芳林娘的家,因为他知道她的媳妇娘家住在湖边。同时有两次他也曾看到过乍由娘家来看婆婆的芳林嫂。打量一下这个有着小孩的芳林嫂,他觉得这是个女人,又有小孩累手,不会对他有多大用处。所以对这人家就不大感兴趣的走了。一出门,甚至连这个有着一对美丽的黑眼睛的女人的面目都模模糊糊,因为他访问的这些人家太多了,要叫他连不被注意的人也都记清楚,是困难的。

  可是松尾最近收到一份情报,说铁道游击队里面,有一位女的,两手能使匣子枪,打临城冈村特务队长时,就有她参加。她和刘洪大队长交情很好,家住苗庄,听说她身边还有个小孩。铁道游击队所有短枪队的名单,松尾都有,而且都有像片,可是却不曾听到有女的。松尾问她的姓名,送情报的特务还未侦察出来,因为他是听湖边老百姓传说的。松尾给他任务,要马上侦察出她的姓名、住址。可是好久没有查出。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