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铁道游击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一五


  直到站上的特务们,给他们的队长换了军服,煮了一杯很浓的红茶,叫松尾喝下,才好些了。松尾清醒过来后,想到刚才所发生的事,额上的汗又流下来。

  他这次化装出发,是为了一个中国女人,他想把她掳到临城,来勾引老洪;可是这幻想破碎了。在出发时,他还在脑子里搜索着这个女人的面貌,而且知道她的厉害。他抚摸着头上鸡蛋大的一个疙瘩,耶疙瘩还在火辣辣的发疼。亏了手榴弹没有爆炸,不然,他就很难生还了。想到这里,松尾恨得咬牙切齿。

  当晚,他下令逮捕了芳林嫂的老婆婆。他把情况和损失报告了临城驻军司令。第二天一早,沙沟、临城、峄县,三路敌人出发到湖边扫荡,松尾也随队出发,来向苗庄进行报复。

  湖边一带村庄黑烟卷着火光,到处响着枪声。

  松尾随着鬼子大队到了苗庄,苗庄的村民早已逃得空空了。因为他们早知道鬼子会来报复,都扶老携幼跑到外庄,或到野外的豆稞里趴着。松尾一进庄,直扑芳林嫂的家,一看大门敞开,家里没有一个人。松尾气得眼里冒火星,他看到这里每一样东西,都仿佛感到无比憎恶似的,便命令他的特务队把它们都砸碎了。锅碗盆罐捣成片片,箱柜木器被劈成木板,向门框和屋檐上泼了汽油,一把火,整个院子里卷起黑烟,滚滚的黑烟里蹿出了红色的火舌。松尾烧了芳林嫂的家,还不解恨,对着冷清的街道,用洋刀一挥,特务队又把汽油泼向街两边的屋檐上,点上火,整个街道燃烧着熊熊的大火,秋风下的火苗直往天空蹿着。

  房屋烧了,禾场上的谷草堆、粮食垛烧了,秋收的粮食也烧了。松尾看看庄里的大火已经烧起来了,就随着大队又向另一个村庄“讨伐”。鬼子离开苗庄以后,村民们从田野里回来,大家一进庄就救火,经过一番抢救,火渐渐熄了。可是大半个庄子的房屋,已被烧成焦黑的屋框了。农民们牵着牛,妇女抱着孩子,回到自己的家门。可是门前的小树都烧焦了,迎着他们的是乌黑的屋框里滚滚的烟雾。到处是烧坏的粮食和刺鼻的燃烧着的布片的焦糊气息。到处是失掉家的老人和妇女的哭叫声。庄稼人的愁肠更抽不完,已哭不出眼泪,只有抱着头蹲在屋框旁边呆怔着叹气。有的老大娘拭着泪水,用小棍在灰烬里拨弄着,想找出点可用的东西,刚打到家的秋粮,没有吃一口,就被烧成焦炭样的黑团团了;她把小棍一丢,就又坐在火边痛哭起来了。今冬吃什么呢?天渐渐冷了,住在什么地方呢?

  就在这哭声里,老洪和王强带着几个短枪队员进了庄。他在湖边和鬼子转圈,看到苗庄的大火,就关心地向这里来了。老洪看到这幅被烧的惨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紧绷着嘴,为这些无家可归的村民们痛苦着。他走到蹲在屋框旁边的人群那里,喊了声:

  “乡亲们!……”

  他没有说下去,能说什么,什么话能够安慰住乡亲呢!他马上感到应该想办法救济一下。不过,他不愿把没有兑现的话,先说在头里。他愿意在搞了火车以后,把粮食突然送到人们手里。

  王强在旁也气愤的说:“鬼子可真毒辣呀!”

  “乡亲们,这困难是鬼子给我们的!可是再难,我们也要想法活下去呀!”

  “活下去?”一个老大娘抬起了头。她并没有看老洪的脸,就说下去:

  “指望啥生活,粮食都叫烧净了,一冬喝西北风么?全部财产,只落得身上这一套单衣裳!你说今年这个冬天怎么过法?”

  一个庄稼老头像疯了一样站起来,他把两臂摊开,望着他身后的屋框,嘶哑着的叫道:

  “烧就烧了吧!谁说句熊话不是人养的。反正拼上了,大队长你们要顶着头打呀!”

  乡亲的哭诉语句,像刀子割裂着老洪的心。他的脸色由白变青,薄薄的嘴唇紧绷着,握着枪的手在颤抖着,他的牙磨得格格响,发亮的眼睛,像要从眼眶里迸出一样。鬼子对苗庄的烧杀的惨景,使他气得浑身发抖。他胸中为一种激动的情感所燃烧。

  他发亮的眼睛向四下扫了一下。扫荡的敌人,还在远处的田野蠕动,四下不断的响着枪声。老洪向村民挥了一下手,吼叫着:

  “乡亲们!我们马上就给你们报仇。”

  他马上向着身后的小山叫着:

  “你马上进湖,传达我的命令,要长枪队立刻拉出湖来,准备战斗。”

  小山回答一声“是”,就如飞的跑向湖边,坐上小船向湖里急驶去。老洪对王强一摆手:“走,到那边看地形去!”他们到了庄南,过了一条小河,河南岸有块高地,上边有丛丛的野草,老洪就在这块高地上停下。高地后边不远,就是湖,站在高地上,隔着小河可以俯瞰苗庄到杨集的一片平原。王强知道老洪要在这里等长枪队,准备借着这个高地,阻击北边过来的敌人。”

  老洪坐在那里,不住的回望着湖里,显然他在急盼着长枪队的到来。王强看到大队长决心已下,是很难回头的,不过他感到老洪这样感情用事有些不对头,就说:

  “咱们这样打正规仗行么?还是和政委商量一下再说呀!”老洪把眼一瞪,说:“怎么不行?再不打,我们还有什么脸见湖边的人民呀!你再派一个队员去集合各个短枪分队,湖边还有长枪,都换长枪来参加战斗。”

  王强派了一个队员到联络点去集合短枪队,同时又把他叫到旁边,偷偷的嘱咐到东庄后,马上派人找政委。因为今天李正不在湖里,山里有信来,他到道东去和山里司令部取联系了。王强要这个队员想尽一切办法,要把政委找回来。他知道要把这个危急的局势扭转过来,只有靠政委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