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铁道游击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三二


  李正认为这是一种迷信搞法,王强是共产党员,不应该用这种旧形式来纪念同志。可是他是知道他们的心情的,不愿意再用指责的口气来批评对方,因为在他们这一群里,也只能想到用这种形式来纪念,所以他只略带诧异的问了这一句。

  “应该这样!”王强认真的眨着眼说,“不然,摆上一桌酒菜是给谁享用的呢?我们并不迷信,不相信什么天地鬼神,可是,我们是悼念自己的同志啊!当然要写上名字的,不然,别人也许认为我们是敬神的呢!其实,我们并不信神。”李正点了点头,了解了王强和队员们的意思。他们用这样形式来表达自己的心意,正是他们的习惯,这样来纪念,在他们说来,也许是最隆重的,所以他就马上提起毛笔,很工整的在上边写着:

  林忠同志之位

  接着他就按着王强所说的次序写下去了。王强的小眼看到“同志”两个字,很满意,这是和老百姓牌位上所不同的称呼:“写得对!我们不叫什么神,叫同志就正好。”

  会餐开始了,短枪队在一个五间宽敞的堂屋里,一并排五桌酒菜,酒菜是丰饶的,可是迎门正中的那一桌更丰富,整整摆满了一桌,还有从火车上搞来的上等葡萄酒。这桌的后边的正墙上,贴上一张白纸,纸上贴有五个石碑形的纸牌位,显然这桌酒菜是给牺牲的同志预备的。它和一般老百姓不同的是老百姓供奉的有惯用的香炉和香火缭绕,而这儿只是最好的酒菜。只有按牌位前面排放着斟满酒的酒杯。队员们一进门,都很恭敬的脱下帽子,对着牌位深深的鞠躬,然后再到两边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在吃饭前,老洪站在供桌前边讲话了。他的眼睛发亮,亮得有些逼人,显然它是被一股仇恨的火燃烧着,他紧握着拳头,静静的站在那里,大家都望着他那紧绷的薄嘴唇,等着听他说话。他是他们中间的一个,一开头,大家都跟着他干起来的,他们信服他,他也爱护大家,可是现在他们中间有的弟兄倒下去了。谁不知道老洪的心情呢?大家都以悲痛的眼神望着刘洪,希望听他说几句。他斩钉截铁的声音响了:“同志们!我们在党的领导下,和鬼子战斗,是胜利的!可是我们也有些好弟兄、好同志倒下了!这使我们的心发疼!我们一定要记住这个仇恨!我们要更好的战斗,谁也不能熊!为他们报仇!我没什么说的!还是让政委谈谈吧!”

  老洪的讲话是不长的,可是每句话都打动着人,大家都在低低的回答:“是要报仇的!决不能装熊!”现在他们要听政委讲话了。从他一进炭厂起,大家都信任他,心里有话都愿找他谈谈,才感到痛快。现在大家满肚的悲愤,好象都想让政委给疏散疏散,都不约而同的望着李正瘦长的脸孔,听他清脆的嗓音讲话。

  李正对林忠、鲁汉等人的牺牲,也和大家一样,是感到非常悲痛的。从人数上说只有五个,在战争环境算不了重大的牺牲,可是铁道游击队的队员是不能以人数来估计战斗的胜利,也不能以人数来衡量损失的轻重的。实际上他们都是以一当百,派出去两个队员,就能完成撞火车的重大任务的。牺牲五个这损失是太沉重了。可是他又不能象老洪那样赤裸裸地表达出来,他怕这样会引起队员们的冲动和蛮干,再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他只有把悲痛压在心底,引导大家的情绪渐渐走入正常。所以在讲话中间,他没有提这件事,却和大家谈起这一年多的胜利,甚至列举出了详细的数目字,来和大家算胜利帐了。

  他谈到一年多来,怎样打开了微山湖的局面。他列举了消灭鬼子、活捉汉奸特务,歼灭和打垮鬼子特务队的惊人数字。还有撞坏火车头,颠覆敌人火车,搞敌人的大批物资,如布匹、西药车,以及其他军用品和日用品,破铁路、割电线、搞敌人的电池、电话机,那数目就无法算计了。一年来上级所交给他们的军事政治任务,甚至物资供应的任务,都完成了。他算过帐以后,又读司令部历次来的奖励信及其他部队的贺信,这一切都说明了他们斗争胜利的意义,使每个队员都了解到他们一年所作的,对山里有了怎样大的贡献。

  李正的讲话是富有鼓动性的。他细长的眼睛扫过酒桌边的人群,看到他们脸上已经有了胜利的喜悦了。现在他才把话题转到他预先要讲的题目上去:

  “同志们!我们一年多在湖边的斗争,胜利是巨大的,可是在胜利的战斗中,我们的不少同志都流了血,甚至倒下去了。我们不但失掉了象林忠、鲁汉这样好的同志,而且象枣庄老张,我们敬爱的工友,也为我们的抗战事业而牺牲了,还有帮助和支持我们战斗的湖边人民,遭到敌人的屠杀而留下了鲜血……”

  李正的话打动了队员们的心,大家的眼睛都望着他,这眼色里有着悲哀,也有着对他的感激,他讲得多深,想得多远啊!他不但想到林忠、鲁汉,而且也提到了老张和湖边遭难的人民。这一点是不能不使队员们感动的,李正把大家集中在一个焦点的悲哀,向外摊平了。大家又信服的听政委讲下去:

  “我们向疯狂的日寇进行战斗,曾赢得了胜利,但是也付出了代价,因为这是战争啊!”李正说到这里略微停一停,望着大家肃穆的脸,又说下去:

  “对这些同志的牺牲,我们是痛苦的,也要为他们报仇的,但是我们不能光停在悲哀和气愤上。主要的问题,就是我们要接受沉痛的经验教训,更理智、机警的去和敌人进行战斗。任何消极或莽撞,都对不起死难的同志,因为这样容易意气用事,影响战斗胜利,就不能完成牺牲了的同志所未完成的事业。我想牺牲的同志是很希望我们更谨慎的战斗,胜利地完成他们所理想的事业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