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铁道游击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五八


  就这样,他们不分昼夜的赶回微山湖一带。可是国民党北进的先头部队已经到达兖州了。在兖州和徐州之间的沿站都有顽军部队留下,和当地的敌伪合流,守着铁路,让他们的部队不断的源源北进。临城也驻满了国民党部队,这一点,特别刺痛了刘洪的心,因为芳林嫂还在那里。据收到的情报,国民党进了临城站后,汉奸都被释放了,日本特务摇身一变成了国民党的特务。和八路军有关系的人都遭到逮捕、屠杀。芳林嫂恐怕也要受害。

  当鬼子一宣布投降,刘洪就想到芳林嫂。所以在全队为庆祝胜利而会餐时,他特意把凤儿接到队上来,他抱着凤儿,就想到这孩子将要看到妈妈了,而自己也感到说不了的喜悦。刘洪虽然也和小坡一样急切地想早进临城,可是以后他们奉命去徐州,为了完成更重大的任务,他情绪上只微微波动一下,就毅然向南进军了。

  那天,他和小坡在铁道边指着临城站愤怒地说:“他们还跑得了?”他向小坡解释,这也是自我安慰。他认为敌伪是跑不了的,芳林嫂出来,只是个时间问题。可是蒋敌伪合流,国民党军队竟这样快的到处窜犯,想不到芳林嫂由鬼子的手里又转到中央军的魔掌里了。直到这时,刘洪才感到真正失掉芳林嫂的苦痛。过去芳林嫂被鬼子抓去时他感到难过,鬼子投降了,芳林嫂就有了出来的希望,可是现在国民党中央军又把她夺去了,出来的希望就不大了。刘洪深深知道国民党对待共产党的狠心,因为他自己身上就有着国民党匪军打的伤痕。

  夜已深了,连夜行军后的队员都呼呼的睡去了,刘洪在灯影里来往踱着步子,想到芳林嫂,他的心像铁爪抓着似的难过。他不时走到自己的床前,看到凤儿正熟睡在他的床上,她圆圆的脸蛋上突然挂上一丝微笑,也许是她在梦中看到了妈妈。刘洪看到凤儿睡梦的微笑,眼睛里涌出泪水。

  刘洪的悲痛是深沉的,可是倔强的他绝不让自己被悲痛压倒。过去革命斗争的锻炼,使他有着坚如钢铁、从不屈服的性格。每当他哀伤的时候,他会忍住眼泪,在这忍住眼泪的同时,一种难以压抑的愤怒便在胸中燃烧,他的眼睛亮了,拳头握紧了,如果手中有枪,他就把子弹顶上膛,他能化悲愤为力量,展开不疲倦的斗争,而且越战越坚强。

  过去使他难过和愤怒的是日本鬼子,现在使他伤心愤怒的是国民党匪军。他们过去不抗战,反共反人民,使他流了血,如今在八路军和人民用流血牺牲赢得了胜利,他们又卷土重来,人民又要遭受灾害了,芳林嫂又有被杀害的危险。这痛心的一切,使他的胸膛里燃烧起熊熊的怒火,悲愤的眼睛在闪闪发光。他在灯影下踱着步子,由于心绪的烦乱,他的脚步是那么有力的踏着地面,像要把地面上砸出坑洼似的。

  “只有把这些进攻的匪军消灭!”

  他低低的自语着,发泄内心的气愤,他很想马上投入战斗,才感到轻松。想到战斗,他想到将要完成的阻止顽军北上的任务。政委今晚带着长枪队到铁道两侧去发动群众,组织群众性的破路斗争了。他也要在下半夜带领三个短枪队,到铁路上进行破路。他看了看表,已经十二点多了,按道理他应该躺下睡一忽,消除下疲劳,到下三点即出发完成任务。可是激动的心情使他不想睡眠,他渴望着尽快的投入阻击蒋匪军的紧张战斗。

  刘洪发亮的眼睛,看到墙角的一大捆炸药包,这是主力部队攻城炸碉堡用的黄色炸药,这次他们从司令部领了一批用来爆炸铁路和火车,以阻击蒋敌伪军北上。

  他便坐在墙角,把大炸药捆打开,炸药块都像切成小块的肥皂样散开来,每块都用油纸包着,他便把炸药都分成一斤、两斤重的轻便小包,因为一斤重足可以把铁轨炸飞了的,他把炸药分好都按上雷管以后,就用一块黑布包了四五个小包,扎在腰里,另外他还装两小包在两个口袋里。

  深夜三点,各短枪分队都集合起来,到大队部领了炸药,也像刘洪一样用布扎在腰里。刘洪站在小土堆上,对各分队简洁的谈了任务,规定了路线,最后只见他把二十响一抡,发怒似的命令着:

  “开始出发!炸路!”

  三个分队分成三股,在夜色中迅速的向铁路边奔去。临城和沙沟站的探照灯还在照着。国民党命令敌伪军为他们护路,维持铁路的安全。虽然这铁路还有着敌伪的岗楼碉堡守卫着,可是自从日本宣布投降后,他们对守卫铁路这个“任务”已不大感兴趣,只是心惊胆战的缩在碉堡里,困为他们在这里欠了海样深的血债,生怕这里的人民和八路军拥过来,扭碎他们的脑袋。他们这种惧怕是有道理的,因为四下都是上百上千里的解放区,在这样广阔的土地上和强大的抗日军民的包围中,他们怎能不发抖呢!现在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得到宽恕,能够生还回家。所以他们哪还有心绪来为国民党卖命呢!一想到铁道游击队勇敢善战,他们就心惊肉跳,控制这条铁路的信心早已失掉了。

  刘洪带着他的队员们,敏捷的扑到铁道边,这里的每个地方他们都很熟悉,就是敌人在铁道两侧布满了岗,也挡不住他们靠近铁路。他们把炸药塞到铁轨下边,一列火车过来了,只听“轰”的一声巨响,车身摇晃了一下就停下了,两节铁轨炸得像两条弯弓一样,随着腾空的铺路石子,被抛出好远。

  鬼子、伪军、国民党军队,都仓皇的跳下车,惊恐的望着铁轨被炸开的缺口,庆幸着火车还没有翻筋斗,不然他们蒋敌伪都将埋葬到一个坑里了。当国民党军队、鬼子、伪军正在修路时,其他的地方也闪起红光,也不断响起沉重的“轰隆”声,整个铁路瘫痪了。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