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现代文学 > 铁道游击队 >  上一页    下一页
一六七


  如果当时政委和老洪在一起的话,政委会阻止这次战斗行动的,因为在我们党领导的部队里,指挥员是要听党代表的话的。所以在小说中我写到战斗进行到最危急的时刻,政委从铁道东赶回来,他以自己的负伤,阻止了老洪的蛮干,挽救了铁道游击队的覆亡,命令老洪把部队撤走。我认为政委不在,老洪硬拼,政委回来,扭转局势,都是符合他们的斗争实际的。

  我所以这样写,也是从主要人物的艺术处理上考虑,因为这次战斗是发生在铁道游击队战斗的后期,不久,鬼子就投降了。而老洪是小说里的主要英雄人物,在即将最后胜利的时刻,竟在一次不该进行的错误战斗中倒下,有损这一人物形象。而且在他牺牲后,还得重新树立新的大队长,而精彩的战斗都在前边写了,这个新人物树立不起来,小说就该结束了。因此,我就没有写老洪牺牲,我把他和后来的大队长刘金山合成一个人物来写。把他叫作刘洪,并不单单是两个姓的合并。这个人物是以老洪为主的,不过刘金山作战也很勇敢。但是他在政治上比老洪强。我把两个人物的性格糅合一起,使他成为一个经过加工制造的完整的英雄形象。

  当我到铁道游击队去的时候,两次路地枣庄。第一次过枣庄驻有敌人。铁道游击队副大队长王志胜,领着我到火车站南边去看血染洋行的旧址。我仔细察看了他们挖洞的墙壁,入院后的进击道路和冲进屋里的战斗动作,具体到鬼子三掌柜怎样蒙着被子在地上打滚,使他的手枪没有击中对方的要害,以后他们倒成了“大大的好朋友”了。我也曾到临枣支线的五孔桥,采访打票车的战斗经过。他们是把客车冲过王村,一直驰到这座桥上,把守卫客车的鬼子全部歼灭。杜季伟就是在桥下的河滩上,把旅客召集起来宣传抗日道理并交待我党我军的政策的。

  我到津浦干线后,临城(现改为薛城)还有敌人。他们陪我悄悄地进入古汀。了解当年他们潜伏在这里,等候站内工人的信号,越过车站外围的壕沟和木栅栏,利用鬼子巡逻队走过去的空隙,蹿上月台,在浇油房击毙鬼子特务队长岗村和痛歼敌特务队的情景。我也到沙沟和韩庄之间那段铁路弯道的地方,了解当年他们怎样把布车从列车上摘下来,发动湖边人民群众和长短枪队员,连夜向微山岛上运布,解决山里主力部队的冬衣问题。

  我还特地去找了当年姬庄“爱护村”的村长姬茂西,他表面应付敌人,暗地里帮助铁道游击队。他主动向我介绍着当他们紧张地运布时,敌人的巡逻卡车从铁路上驰过来,他提着红绿灯怎样一边督促自己人加紧运布,一边又跑到鬼子卡车那里,说南边八路军的主力“大大的”,劝“皇军”不要过去。鬼子听见那边确有众多人们活动的熙熙攘攘声,只用卡车的机枪向远处射击,却不敢前进。而铁道游击队的长枪队,也向鬼子这边泼来了密集的炮火,鬼子巡逻卡车调转头,呼呼地驰回临城,向上级报警,请求兵力支援。

  可是当大队鬼子开过来以后,整车的布匹已经运进湖里了。当然,我也和他们座谈了微山湖突围,这是免遭覆灭的一次出色的战斗。当重点围攻他们的鬼子攻上微山岛,他们在王志胜的率领下化装成“皇军”冲出了微山湖。这里边为搞布车而暴露了的沙沟站副站长张运骥,已参加了铁道游击队,他会说日本话,拿着小红旗和周围的鬼子打信号,用日本话应付鬼子,才使他们安全地冲出重围。

  我和铁道游击队在微山湖一道生活期间,虽然铁路上还有敌人,但微山湖边大部地区已为我军解放。因此,我还是遍访了他们过去战斗过的地方。在抗战时期,津浦铁路干线是敌人支援南洋战争的运兵大动脉,敌人不仅在沿途火车站驻有重兵把守,并且在铁路两侧的村庄都伪化了,建立了伪政权和“爱护村”,强迫这里的群众看守铁路,遇有八路军破路,就马上报告。同时在铁路两边的重要地点都修筑据点。为了保障这条交通线的安全,最后敌人竟在铁路两侧挖了既深又宽的封锁沟,封锁墙。

  在越过铁路的大路口,都筑起了碉堡,对所有过铁路的人都进行盘查。因此,在这敌人严密控制的铁路线上活动是很艰苦的。在敌情严重时,铁道游击队经常在田野里过夜,春、夏和秋天,地里有苗禾,可作为青纱帐来掩护。可是到了冬天,他们只得睡在湖边的藕塘和雪窝里。

  虽然如此,铁道游击队有了当地铁路工人和湖边人民以及微山湖里渔民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他们克服了种种困难,还是出奇制胜地打击和消灭敌人,创造了许多惊人的战斗事迹。也可以说没有当地人民的支援,铁道游击队就不会在铁路线上站住脚,也不可能对敌人进行胜利的战斗。所以我在了解铁道游击队的战斗事迹后,又深入到人民群众中,去了解人民是在怎样艰苦的情况下,帮助铁道游击队去和敌人进行战斗的。我访问了铁路工人,访问了湖边的农民,也访问了经常把铁道游击队员掩藏在渔船上的渔民,还访问了在对敌斗争中潜伏在敌人内部作情报工作的“关系”。他们都是在生死斗争中和铁道游击队建立了亲密的情谊。他们和我谈了许多惊心动魄的杀敌故事。

  为了帮助铁道游击队,他们受了很多苦,有的叫敌人关进宪兵队,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可是出来后,还是帮助铁道游击队进行战斗。有不少人为此而付出了自己的或亲人的生命。在访问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三位帮助铁道游击队的中年妇女。一个姓时的大嫂,近三十岁,有个叫小凤的女儿,由于小时没缠过脚,外号叫时大脚。另一个是刘桂清,她的儿子是铁道游击队后期王志胜的通讯员,队员们都称她二嫂。还有一个姓尹的大嫂。她们的家都是铁道游击队的秘密联络点。每当敌情紧急,在那充满惊恐的夜晚,铁道游击队的队员,为了逃脱敌人,或去执行战斗任务回来,往往乘着夜色来到她们的家。

  为了怕惊动敌人,一般都不叫门,悄悄地跳墙进去的。她不仅给队员们做饭吃,还在村边为他们放哨。遇到敌人搜捕,她们会巧妙地应付敌人,掩护这些队员,使他们免遭敌人的杀害,然后把他们安全转移。有时敌人夜间去袭击铁道游击队,她们了解这一紧急情报后,就冒着生命的危险前往铁道游霹队的驻地去送信,要他们迅速转移地方。她们常常进敌人控制的临城据点,去完成侦察任务。有的队员负伤了,她们把他藏在自己家里,像对待亲人一样救护和治疗。由于叛徒的出卖,她们都上了敌人特务队的黑名单。

  这三个妇女都被捕过,虽然受尽敌人种种酷刑,有的被打得碎了头骨,打断了肋条,但她们从不屈服。放出后,继续帮助铁道游击队去歼灭敌人。时大嫂的丈夫是铁路工人,被日本鬼子杀了,她守寡和女儿过日子,后来在帮助铁道游击队斗争中和老洪有了爱情。可是老洪又牺牲了,所以她又二次守寡。刘二嫂也是个很能干的妇女,她的丈夫是个极老实的农民,她不仅自己帮助铁道游击队,而且促使丈夫也为革命尽力,还把自己的儿子当了王志胜的通讯员。还有那个尹大嫂,精明能干。她不但掩护伤员,送情报,还带过几个铁道游击队员去袭击敌人。在采访中,我很崇敬这三个妇女。我知道鲁南人民是强悍的。这是苦难的生活所培育出的坚强性格。

  鲁南的妇女比男人受的苦难更沉重。她们还受封建社会束缚。因此,她们的反抗和斗争性亦更强烈。她们是那么勇敢地冲破加在妇女身上的封建牢笼,在铁路线上的残酷斗争中帮助铁道游击队的英雄们,猛歼敌寇,立下了不朽的功绩。所以我在这部长篇小说中,融合她们三个人的个性特点,塑造了芳林嫂这个妇女斗争形象。在刻画这个人物时,我采用了老洪和老时这条爱情线索。当然,我也揉进了其他两位妇女的个性特点和斗争事迹。说起来这三位可敬的妇女,在《铁道游击队》长篇小说出版后,竟引起了一个有趣的风波。这部书在读者中引起了反响。有好奇的心读者总想在生活中去找到芳林嫂。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丁斌曾、韩和平同志想把《铁道游击队》画成连环画,到鲁南去深入生活,要我给他们写几封介绍信,为他们提供一些采访的方便。我就叫他们到鲁南去找王志胜和老时。当他们一找时大脚,群众中就认为老时是小说中的芳林嫂了,都纷纷前去拜访。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