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风光 > 美人书僮 > 上一页    下一页


  “啊!”回过神,她回神低叫一声避开,随即惊觉自己反应太过度,便顾左右而言他的道:“没、没什么。爷儿,小的只是在想,幸好爷儿走在前头,否则要是王妃只是宣小的一个人到大厅,小的怕不找到王府外去了。”

  李初闻言,不由得得薄唇微弯,意有所指地道:“不过不晓得娘找我做什么?难道是你说了……”

  “爷儿明察,小的从没在王妃面前多舌过任何关于爷儿的事,王妃也没和小的私下打探过您的事!”她激动地直摇头,只差没跪下了。

  “不必那么紧张,毕竟你也算我的身边人,娘会找上你问话也是正常,而你一个领人薪俸的书僮照实说,更是人之常情。”

  “小的忠于爷儿,不管知道什么,都不可能在任何人面前乱说。”说到此处,她正色起来,“小的知道,没有爷儿的认可,小的是不可能谋得这份差事,让小的除了养活自己、给爹亲治病,还能送钱回家,爷儿对小的恩同再造,所以小的绝不会多舌。”她一直想对李初表达内心的感谢,此刻便一古脑的全说了。

  “不过区区几两银子,就能让你如此鞠躬尽瘁?”他摇摇头。真是不懂,为什么杜墨因此就连牺牲生命也在所不辞?

  “虽说在爷儿眼里这几两银子微不足道,但对小的而言却是场及时雨,让小的父亲有钱看大夫,捡回一命,也能过好一点的生活,不至于穷困潦倒,小的怎能不全心全意报答爷儿?”

  “但洋叔先前去查访你家时,看你父母都还挺健朗的啊?”他故意问道。

  杜如墨发现自己激动之下差点露馅,便硬是改口,“这……有了爷儿给的月俸银子,在大夫调养下,自然是好多了。”

  “虽是尽忠,仍是有所隐藏啊。”李初意味深长地喃喃自语,却让杜如墨险些飙出冷汗。

  看着她不安的表情,他忍不住逗弄道:“你若真想报答我,不如以身相许?”

  “以身……相许?”她不禁怪叫起来,脑子里瞬间飘过许多旖旎的遐想,令她话都说不好。“爷儿,杜墨不懂您的意思……”

  “我的意思,应该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饶有兴味地看着她表情的转变,他觉得自己这个书僮真是越来越有趣。

  有趣到令他对自己将进行那与他有关的计划都有些不忍心了。

  “爷儿!”倒抽一口气,杜如墨双眼瞪得比铜铃还大。她现在可是个男子啊!“请、请爷儿恕罪,小、小的没有那种癖好……”

  “是哪种癖好呢?你这小书僮想法真龌龊,想不到你对本世子竟存有下流的念头?”他忍俊不禁地用手弹了下她的脑门。“我所谓以身相许,是指你就一辈子待在王府做我的书僮,想不到你居然觊觎我……”

  杜如墨连忙摇头,脸也涨得红通通说不出一句话来。

  是他说得那么暧昧,不能怪她想岔嘛!

  “行了!”忍住腹中笑意,李初又用手点了点她的额,“大厅到了,你这脸红得像猴屁股似的,给我在外头冷静点再进去,免得吓到我娘!”

  “初儿,你终于来了!让娘一阵好等。”看到心爱的儿子,宁王妃眼睛都笑眯了。

  对于哄母亲这件事,李初自然有自己的一套,但见他不疾不徐地行礼,“儿子整个下午都在忙爹交代的事,一听到娘召见,便抛下手中事务,飞奔而来了,想不到仍是劳娘久候,儿子不孝。”

  “喔?你当真整个下午都在忙公事?”嘴里虽问着儿子,但目光却飘向他身旁的书僮。

  接收到宁王妃的眼神,杜如墨连忙低头回道:“回禀王妃,世子确实整个下午都在书房里忙公事。”

  然而,她低垂的小脸却不禁有些微皱。世子确实整个下午都在书房里,但却是捧着一本闲书,在软榻上躺着翻着,直到王妃派人传话多次,才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

  “忙到午膳都没时间吃吗?我听厨房说,世子的午膳几乎没动几口?”宁王妃又问。

  她的头更低了。“是!世子确实公务繁忙,这……午膳也没法好好享用。”

  但她的心里呐喊着,明明是世子偏食!什么都抱怨不爱吃啊!

  “你们这些随从要盯着他吃啊!世子勤于公务,也不能因此饿坏了身子……”宁王妃叨念着,但注意力马上转向另一个地方,也是她今日召见儿子的主因。“心兰啊!你瞧,我这儿子为了公务就是这么废寝忘食,教我这个做娘的,都不得不替他担心呢!”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