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风光 > 美人书僮 > 上一页    下一页


  表面上像在责怪,语气却是满满的得意,宁王妃又招呼着自己的儿子。“来来来,这位是中书令的孙女,心兰小姐。”

  “原来是右相顾大人的孙女,久仰。”李初作了一个揖,不着痕迹地打量了眼顾新兰。

  不愧是中书大人的孙女,一袭云锦缎面的大红色半袖,颈上一圈纯白的兔毛围脖,衬得她贵气十足,虽称不上倾国倾城,但一番妆点之下,倒也显得姿色不俗。

  顾心兰十分得体地起身回了一礼,“世子多礼了,心兰才是钦慕世子的文才武功已久,所以前来拜访。”

  “顾小姐谬赞,李初愧不敢当。你今日前来陪伴家母,李初甚为感谢。”李初对于母亲的安排心中雪亮,虽不感兴趣,表面上却十分配合。因为,这位千金小姐来得正好,或许能让他的计划更容易进行。

  思及此,他不由得望向呆立一旁的书僮,怀着深意的目光让后者冷不防打了个寒颤。

  “唉,你们年纪相当,我们两家交情也不差,称谓上实在不必拘谨,多见外啊!”宁王妃很满意两人的互动,立刻推波助澜起来。“他表字容之,心兰你就这么唤他吧!”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李初的外貌在顾心兰看来,已是上上之选,就是不知道满腹诗文的传闻有几分真假了。“容之,心兰曾做一上联,但是下联总是对不出,探访了庙堂江湖,所得之句也流于泛泛,听闻容之文思敏捷、才华卓越,心兰不免想讨教一番。”

  所以,挑女婿还得先考评文采就是了?李初淡然一笑,“不知心兰所做上联为何?”

  顾心兰略为赧然地命侍女将早就准备好的花笺,交给李初的书僮,也就是杜如墨。“上联为‘迟日芳菲蝶恋花’,容之觉得如何?“

  接过花笺的杜如墨一听,忍不住一顿。

  迟日为春,春天闻得花开的气息,蝶儿便眷恋上花,这很显然是求爱的句子,用在这个场合虽是大胆,却又贴切得很,毕竟顾小姐这趟来,确实是试图博得世子的好感。

  杜如墨突然不太想将花笺交给李初,看他对顾心兰展露的笑容,纵然只是皮笑肉不笑,也让她胸口莫名有种闷窒感。

  她将此归结为顾心兰的态度令人反感。难怪世子对于众家女儿的青睐,总是不为所动,甚至有时提起,还语带讥讽,如果全部都像顾小姐这般骨子里大胆,表面上却还装得矜持娇羞的样子,那确实让人觉得矫情。

  这种文采平平的句子,怎么可能找不到下联?恐怕是她顾心兰太挑了吧!

  只是……世子应该不会当场让顾小姐难看,毕竟她是中书令的女儿,又是王妃心目中的媳妇人选……

  越想心里越纠结,不过杜如墨仍是压下情绪将花笺交给了李初。只见李初先赞了几句顾心兰的书法,再唤书僮取来文房四宝,当场拿了一只素笺,不假思索便题出下联。

  “杜墨!快将世子的下联念出来。”宁王妃也听出顾心兰的求爱之意,基于对她的满意,故而有些急切地想知道儿子的回应。

  顾心兰也是一脸殷切,眼带盼望的瞅着杜如墨,却是欲语还休。

  然而,见了素笺上龙飞凤舞的字迹,杜如墨脸色有些古怪,嗫嚅着开不了口。

  她要真敢照着世子写的朗读出来,轻则丢了书僮这差事,重则怕会当场被王妃叫人拉出去杖责五十大板吧?

  苦笑着,她惶惶地向李初递去一记求救的眼神,没想到对方却只是浅笑不理,思忖片刻,最后她只得硬着头皮道:“世子做的下联是‘穷天凛冽雪封刀’。”

  宁王妃怔了一下,顾心兰的脸色则明显青红交加,反观李初双手平举用袖子遮了脸,表面上是作出一揖请求指教,事实上,袖后的他笑到眼泪都差点飚出来。

  杜如墨念出的下联和顾心兰的上联对的工工整整,意境却差十万八千里。

  穷天为冬,冬日天气酷寒,大雪将锐利的刀锋都冻封了,此句恰恰点出朝廷正面临突厥来犯之危急,暗示着李初心系庙堂,无心风花雪月。

  顾心兰虽然表情难看,但也没失了风度,勉强笑道:“容之志向远大,一心为国,确是忠臣表率。”

  “好说,如今突厥休养生息后卷土重来,在下确实心焦,让心兰见笑了。”李初好不容易止住笑,平缓地回应。

  这下谁也没兴致闲话家常了,杜如墨退回李初身边,只听到他压低声音,语带揶揄地说:“杜书僮果真文采不凡啊,居然能七步成诗?”

  她除了无奈,还是无奈。“爷儿的句子……太过独特,小的怕顾小姐听了接受不了,只能……只能斗胆献丑,若有逾越之处,还请爷儿恕罪。”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