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风光 > 美人书僮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三章

  声吟了一声,杜如墨慢慢地挣开眼,但刺目的强光令她皱了皱眉,眼前是一片模糊。

  她隐约是躺在一棵树下,身上盖着一件大氅,身旁亮晃晃的应该是火堆,而手上传来的痛楚,令她不禁举起手来细看,手上的伤口被抹上草药,又用布条包紧妥当了……

  发生了什么事?混乱的脑袋拼命回想。手上的伤、雪地上的血、白衣人的追杀……

  “爷儿!”想起来的同时,她不由得惊叫出声,慌忙坐起,四下逡巡李初的身影,眼中的影物也渐渐清晰起来。

  “不必那么紧张,我还没死。”李初的声音悠悠地由大树后传来。“我千辛万苦地将你运离仲山雪地,才找到这舒适地方,可没那么容易死。”

  杜如墨急忙挣扎起身,绕到树后,然而见到的景象令她张大了嘴,久久无法回神。

  眼前是一处温泉池,还冒着烟,而她担心不已的人正好整以暇地全身赤裸泡在里头,对着她展露一个明明迷人却莫名令她发毛的微笑。

  “你……你没穿衣服!”她倒抽一口气,惊慌得连称呼都变成你。

  李初倒是不甚在意,云淡风轻的道:“你看过有谁泡澡还穿着衣服的吗?”

  “可是……可是男女……”她本想说男女授受不亲,但猛然想到自己的伪装,硬生生改口,“我是说,荒郊野外赤身裸体不成体统,不应该……”

  他摇摇头,“杜墨,你太不知变通了,出门在外不必计较那么多!就像我若不就地取用石蜡草帮你包扎,还讲究一定要用血参之类珍贵药材的话,你早就流血过多而死了!”

  杜如墨呆呆地望着手上的伤口,脑海里赫然浮现起一幅幅画面。她曾和爹经历过一段颠沛流离的生活,那时只要受了伤,爹总是找来石蜡草,嚼烂了替她敷在伤口上……

  “爷儿怎么知道要用这种药草?”她不禁喃喃问起,有些失神。

  “你以为我书都是读假的?”像是在试探什么,他状似不经意的问:“而且你都知道了,我能不知道吗?”

  “你怎么知道我知道?”她有些讶异。

  “我怎么知道你知道?我只是猜你会知道,结果你真的知道,你可以让我知道你怎么知道的吗?”像是绕口令似的,李初半是逗弄半是玩笑地反问。

  “我……”脑子都被他给弄混了,杜如墨愣了好半晌,才讷讷的回答,“我不知道……”

  “罢了,早知道你说不出个所以然。”李初也不追问,从这三言两语里,他得到的讯息已经够多了。“在你昏迷的时候,我抓到了一只野兔,就在那火堆旁。你既然醒了,就去将兔子料理一下,咱们烤熟了吃。”

  料理一下?杜如墨微露惊恐。意思是要她把兔子剥了皮、去内脏,然后洗净插上树枝,放在火上烤吗?

  “爷儿,”想到那血淋淋的景象,她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我不敢……”

  “这倒奇了,你不是猎户的孩子?怎么不敢杀兔子?”

  “我、我……”她又结巴了。因为她爹根本就不是猎户啊!“我爹他没教我这个……”

  “唉,算了,我来吧。”李初再次摇头,冷不防由温泉里站起来。

  杜如墨一声尖叫,徒地捂住眼睛转过身去,脸上的潮红一路爬到耳根上,连只能看到她背影的李初都看得一清二楚。

  “你这个笨书僮!怎么像个娘儿们一样?我还想叫你下来跟我一起泡呢!”他哈哈大笑,有种恶作剧得逞的块感。

  她背对着他拼命摇头,心下是又羞又疑惑。怎么从她转醒后,她总觉得,世子一直话中有话、做的事也无一不是逗着她玩。

  不能再继续下去,还是她干脆再昏倒一次算了,免得平安回到宁王府后,她就要被问罪了。

  背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她猜想是李初在着装了,但在那声音停后便是好一阵沉默,终于她沉不住气,悄悄地回头,从捂着眼的指缝里一望——

  “不必偷看了!刚才给你机会你不看,现在本世子已经穿好衣服了。”李初穿回衣服,玉树临风地立在那儿,却是一脸坏笑。

  杜如墨这才松了口气,却也被他揶揄的发窘,敢怒不敢言的瞪着他。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