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风光 > 美人书僮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七


  “总管,你看不出我是谁?”连杜如墨也克服了羞窘,难以置信地指着自己。

  “老奴确实不知。”难道他该认识?李洋不禁流了一身冷汗。

  李初不禁为之失笑,坏心的想开开这个老总管的玩笑。“她是我的朋友。如今府里众人皆说我有断袖之癖,她不就是最好的反证?”

  杜如墨疑惑的看他一眼,瞧他向她眨眨眼,马上意会他的想法,觉得有趣的她便配合起来,对着总管盈盈一福。“总管,奴家名叫杜如墨。”

  “杜如墨?”李洋被这两人弄懵了,纳闷地问:“世子的书僮叫杜墨,姓名与姑娘只有一字之差,不知和姑娘有什么关系?”

  “奴家与杜墨的关系……应该算十分深切吧?”她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脸,只是男装与女装的区别……好吧,顶多再加上一层淡妆,但也不至于差那么多吧?

  李洋再端详了一会,突然双手一拍。“啊!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两人异口同声地问。

  “杜姑娘与杜墨同宗,模样又相似,自然是姐弟了!”说罢,还颇得意。

  杜如墨以袖掩面笑的双肩颤抖,而李初也差点捧腹大笑,但他硬是忍住。杜墨与杜如墨的关系,眼下还不宜公开,况且未来,这秘密他可是大有用处。

  于是他故作正经地转开话题,“杜姑娘不是杜墨的姐妹,她的事你就不用再问了。你找我做什么?”

  “啊!是了。”李阳这才想起正事,“世子要老奴准备的马车,已经停在门外了。”

  “知道了,你可以下去了。”李初泰然自若地遣退了总管。

  直至总管出了门,远到脚步声都听不见,房里突然爆出一阵笑声,浑厚的嗓音加上银铃似的声线,和在一起有种令人欢愉的气息。

  好不容易笑意止了,李初朝杜如墨挑了挑眉,“你的本名叫杜如墨?”

  “如假包换!”既然说了,也没什么好避讳的了。

  他不禁失笑。“真是,都这么亲密了,居然得靠洋叔才能得知你的芳名。”

  “那是因为在爷儿身边久了,如墨总得学着聪明点。”免得怎么被玩死的都不知道。不过这后面的话,她可没胆说出来。

  只是她不说,李初也知道,而他可不是个软柿子,会吃这个闷亏。

  “你的女装竟连洋叔都看不出来,这回出门就大可不必担心了。”他打趣道。“不过出门在外时,你也别再爷儿爷儿的叫,为了彻底掩人耳目,你就改称我相公吧!”

  果然,只是随便一句话,马上就让杜如墨又绯红了脸。

  据杜如墨所言,杜玉山藏身在宁州安定附近一个小村子里,于是他们出了京城后,便快马加鞭,往西北方走。

  这一趟不能太招摇,免得引起皇宫注意,因此一辆简朴马车里,就只有换上平民衣服的李初与杜如墨,扮成一对夫妻,和一个车夫而已。

  “你说黑鹰偷偷地在后头跟着我们?”杜如墨有些担心,“会不会像上回在仲山一样……”

  李初笑着摇头,“你太小看黑鹰了。上回仲山之行,是因为对方派出太多人,而且恰巧与黑鹰等人对上,所以才会耽误了一下。这次我们乔装出行,本就行踪隐密,二皇子的人不可能注意到我们,黑鹰跟来也只有预防万一而已。”

  听到二皇子,她的眉头不禁一拧。“那黑鹰是太子的人吗?”

  “没错,太子为人宽厚,又富机智,因缘际会下救了黑鹰,所以得到黑鹰的效忠。太子联合一些朝中大臣抵制二皇子的野心,我爹他在明,但在暗,事事由我谋划,黑鹰便成了与我联络的人。”他毫不隐瞒地告诉她所有事。

  杜如墨听了却有些不安,“爷儿,你告诉我这些……”

  “你我关系如此不同,自然要让你全盘通晓,才能明辨敌我。”一提到两人关系,李初立刻不正经起来,“何况本世子将来的形象,可还要靠你呢!”

  “靠我?”她愣了一下。

  “是啊,杜书僮如此多才,未来有人求世子墨宝,当然就有杜书僮代劳;有人想考较世子文采,也得要杜书僮支援;或者有人特地上门请见世子,世子却在午睡时,总需要有人出去应付……”

  越深入了解,杜如墨觉得自己当初根本被李初的外表和他在外的名声给骗了。他确实有文采,但懒得展露;他作诗也信手拈来,但遇到不喜欢的人,连牛吃草这类句子都写得出来;他最喜欢做的事,就是躺在软榻上偷懒,结果外人还以为他正关在书房里用功苦读;甚至他没有官职,甘愿只当一个世子,也不是什么见鬼的淡泊名利,而是他懒得当官上朝。

  思绪至此,她不禁扑哧一笑,“我才不替你做那种事,一点好处都没有。”

  “喔?不做书僮,做世子妃如何?”他笑的很是邪恶,“这个职位好处可是不错,以后会变王妃喔……”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