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风光 > 美人书僮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


  “容之,传闻宁王世子精通文韬武略,镇日里埋首府内学习,孜孜不倦——”杜玉山才开口,却被女儿不认同地打断。

  “爹!他哪里是埋首府内学习,孜孜不倦!他明明都赖在软榻上不起来,看的也多是闲书,有什么考较都是我这个书僮在帮他挡的!”杜如墨在父亲面前就是个爱撒娇的女儿,忍不住就编排其心上人有多懒惰。

  李初听得想笑,却不反驳,倒是杜玉山缓缓摇头,“如墨,你认为一个镇日读书不倦,而拥有博学之明的人厉害,还是一个成天赖在软榻上,却能被世人赞颂才气纵横的人厉害?”

  “那当然是……”她突然住了嘴。

  “这不就得了?你自己选的对象,可比爹心里想的好多了。”他呵呵一笑,略带促狭的目光看的女儿都低下头来。

  至此,杜玉山已大致摸清出李初的性子,接下来,就是最后的考验了。

  这不知关系女儿,甚至关系朝廷、关系国家的考验!

  “容之,我想知道,你认为一个国家,需要仁和宽厚却优柔寡断的国君,或是能力绝佳却野心勃勃的国君?”他突然抛出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李初想了想,赫然知道对方用意,便从容答道:“若是建国之初,能力佳且具野心之国君为理想,然而若是国势稳定,便需要仁和宽厚之君,至于优柔寡断,只要用人眼光准确,自然有得力臣子辅佐。”

  “那你可愿做这种皇帝的股肱之臣?”

  他顿了下,不禁苦笑。“以晚辈疏懒的个性,其实能不涉入就不涉入,但目前的情况似乎不是我能选择的。”

  那也就是非帮不可了!杜玉山目光闪烁。“若你心目中的君主,在继任之路上遇上困难,而这困难极度危险,攸关生死,不仅是你,也牵连到你身边的人,你是否会全力协助?”

  “只关系到我个人,还可以蒙混些,但若牵连到身边的人……”他悄悄瞥了杜如墨一眼,“无论如何,我定极力保全!”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他长叹口气,目光有些愧疚地望着女儿,“我是个自私的父亲,保护不了如墨。如今她身不由己被卷入皇室的斗争,有个秘密,我必须告诉你,让你有个提防,而这个秘密,甚至连如墨都不知道。”

  “爹,我不怕的……”杜如墨想说些什么,却在听见父亲的话时住了口。

  “关于临摹妙手杜玉山藏身在宁州安定附近的消息,是我自己放出去的!”

  这句话震得两人什么都说不来。

  看了两人一眼,杜玉山安然说去过去逃离家园的原因。“当年,正是大臣们力劝圣上立储的时候,但大皇子李智先与二皇子李勇之各有所长,两派人马为此争执不下,使得皇上一时也无法作出决定。

  “当时的我名声正盛,不懂的收敛锋芒,因此被二皇子的人绑到一座别苑,他们还绑来如墨为人质,威胁我帮他们做一件事。”

  杜如墨突然幽幽道:“这也是我为什么那么畏惧四爪金龙玉佩的原因……”

  李初听出她语气里的颤抖,猜测那件事对她影响很深。她在当人质的遭遇恐怕不是他能想象,而四爪金龙玉佩只要是皇子都有一只,只是样式有些微不同,难怪当初被黑鹰带着做信物的太子玉佩被她捡到时,她会那么害怕。

  他暗自握了握她的手,表示一切有他。

  激动的情绪终能舒缓,杜如墨朝着他勉力一笑,继续听父亲往下说。

  杜玉山心绪投入往事之中,声音也显得有些飘渺。“二皇子要我伪造一张遗诏,声明二皇子才是皇上真正想立的储君。”

  “但,如今天下人都知道太子是大皇子啊!”杜如墨不解。

  李初却十分明白二皇子目的,嘴角逸出一丝冷笑。“如果二皇子谋反呢?遗诏能成为他说服朝中重臣关键,只要他累积了足够的实力,能一击得手,同时再拿出遗诏,宣称自己才是真正的储君,在他得势的情况下,又有谁敢吭一声?”

  “没错,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二皇子有了遗诏,若大皇子在这一场斗争里输了,即使他是钦定的太子,一样会被废掉,何况我有把握,我伪造的遗诏,绝没有人能看出一丝破绽!”杜玉山很有自信地说,但没多久,脸色又沉了下来。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