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风光 > 美人书僮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一


  这门临摹的功夫曾让他风光一阵子,然而到了最后,他的人生却也毁在这上头。

  “我知道伪造遗诏这事的后果有多严重,也知道二皇子不可能留我活口,因此我乘隙带着如墨从别苑逃出,却引来追兵……此后再也没回过家乡。”忆及爱妻惨死、家园被毁,自己却无能为力,杜玉山不禁涕泪纵横。

  杜如墨与李初被他的哀其感染,一起陷入沉默,尤其是杜如墨,因为过去的记忆太深刻,也跟着红了眼眶。

  突然,外头传来由远而近的马蹄声。

  “他们还是来了,来的倒是比我想象的快。”杜玉山笑了,却是比哭还难看。“我不想再躲藏了,因此,除了让二皇子的人看着我死,我别无选择。”

  “爹!你说什么?!”杜如墨倒抽了一口气,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什么。

  李初深深皱眉,他心中早猜到杜玉山的打算,但亲耳听他说出来,却始终对残酷命运的嘲弄,让他的心里很不舒服。而事情发生后,如墨的伤痛,更是他所不愿见到的。“杜先生,你大可不必……”事情尚未走至绝境。

  “我若逃了,二皇子若在追杀期间发现如墨的存在,必会为她带来祸害,而我这一死,二皇子便不会怀疑金戈铁马图是别人画的,我也不会再次成了他的棋子,是一举两得!”

  李初还想说些什么劝阻他,但杜玉山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开不了口。

  “当今皇上的身体,还能再撑多久呢?”为了不让自己坏了他的大计,二皇子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到时会牵连多少无辜,他想都不敢想。

  杜玉山不再说话,闭上眼睛蓄积了足够的勇气,举步朝着大门去。

  这些年,他隐姓埋名苟且偷生,是因为他怕看不到女儿长大,完成不了妻子的遗愿。如今女儿有人照顾了,他能为女儿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一死以保全她。

  杜如墨却没想这么多,光想着父亲只要踏出这门,或许就会身亡,她完全无法接受。

  “爹!你不要去!我们还是能逃的!这里有世子,还有太子的侍卫黑鹰,我们能逃的!”泪水不受控制的奔流出来,心里一下子受到太大的冲击,她几乎要站不稳了。

  “不要傻了,如墨,我们逃不掉的。”杜玉山摇摇头。

  “爷儿,你阻止他!求求你阻止我爹!我不能眼睁睁的看他死!我爹又没有做错什么事,为什么要死?”她冲过去拉住父亲,却仍阻止不了,她转向李初求助,两人关系已是如此亲密,他不会眼睁睁看着她爹赴死,对吧?

  杜如墨恳求有痛苦的目光望向李初,杜玉山悲哀却坚持的眼神也直直盯着他,最后,他只能做出痛苦的决定。

  他无法应允如墨的要求,因为这不仅关系到她的安危,也关系到男人傲骨。

  他能理解杜玉山的想法,因认定是自己做了遗诏,才让残酷暴虐的二皇子有机会夺得大位,他只是想赎罪,更不想活着让二皇子抓去,成为棋子,只要他死了,二皇子安了心,应当就不会继续追查下去,届时不仅如墨性命暂时无忧,他们这些太子派的人能有充分时间扳倒二皇子。

  不想让杜玉山的死白白失了意义,他抱住如墨,怎么也不放手。

  杜如墨简直要崩溃了,她呜呜哭着哭到声嘶,甚至狠狠咬上了李初的手,想脱出他的禁锢拦下父亲,李初虽然心疼她,却硬着心肠不放松。

  她的泣血哀鸣,令隐身一旁的黑鹰都忍不住露了面,同情地望着她,可是他不能帮,因为站在他的立场,杜玉山若是被活抓了,一旦被追出金戈铁马图的内幕,对太子和宁王府将是极大的威胁,何况世子也没有授意他救人。

  见求的人没有一个反应,杜如墨瘫软在李初怀中,看着爹一步步走近大门,她觉得自己也跟着渐渐死了。

  她已经失去了娘温暖的双手,还要失去爹坚实的怀抱吗?

  她的人生,什么都没有了啊!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