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风光 > 美人书僮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爷儿,我今天来的目的,你应该很清楚。”不让自己有犹豫的机会,她开门见山地问:“为什么要让我被调走呢?”

  “因为我正在进行的事你帮不上忙,反添危险,调你走是为你好。”他简洁的解释。

  “我帮不上忙,那连知道都不行吗?我爹为此而死,我也想尽一已之力,以告慰我爹在天之灵,你明白的不是吗?”

  “我知道,但我答应过你爹要照顾你,不能让你有危险,所以你必须离开。”他还是坚决不吐露实情。

  她摇摇头,无法接受他不清不楚的说法。“我以为,你不想再见到我,是和顾心兰有关?”

  李初迟疑了下,淡淡地道:“确实和她有关,不过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究竟是怎样呢!?”她来,不是想听他打迷糊仗的!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给她一个明确的答案,她再也沉不住气了。“我希望你直截了当的告诉我,我们之间……变了吗?”

  这回他没有犹豫。“如墨,我们之间没有变。”

  “你要如何说服我没有变?”给她一个安慰,或一句承诺都好,她就会信了,女人的心很容易安抚,为什么他不懂?

  可惜,李初思索了下,还是决定瞒她。“以后你就知道了。如墨,先忍耐一阵子,到了关键时刻,你自然有为你爹雪恨的机会。”

  “我可以相信你吗?”她眼眶不由自主红了,心酸得连五脏六腑也腐蚀。

  她竟还存着一丝希望,说服他是看重她的,他只是有口难言,她只要耐心等,视而不见他的冷淡,听而不闻他与其他女人的往来,她便能骗自己,他仍如以往一般的爱她。

  “当然可以。”淡然一笑,他向前一步轻拥她入怀。她的疑惑他眼下无法替她排解,但只要她对他有信心,他会带她走过这一关。

  看她难过,他也不好受啊!

  大手轻抚着她的背,像在安慰受伤疲惫的小动物,可在迅雷不及掩耳间,他居然点了她的昏袕。

  “黑鹰。”李初脸色不变,漠然地对某个角落一唤。

  他应声出现,这一晚发生的事,他全看在眼里。

  “世子,黑鹰先送杜姑娘回房……”

  “不必!我亲自送她回去。”让别的男人抱她回房,甚至替她盖被子?休想!

  墨鹰望着李初轻抚杜如墨发丝时的温柔神色,忍不住道:“世子,其实你正在进行的事,可以透露一点让杜姑娘知道,她也不致如此伤心……”

  “不!”李初坚决摇头。“这事风险太大,如墨心思单纯,演不来这么复杂的戏码,很容易就会露馅,反而替她招来危险。唯独让她真情流露,才能瞒过我想瞒的人。”

  “要是怕杜姑娘无法应付,那便尽量不让她出现,这样向她透露一点,或许无妨……”虽与杜姑娘相交不深,但心里对这个孤苦无依的姑娘,他着实有些疼惜。

  李初眼底寒芒一闪。“不,如墨还是必须出现。直接消失更令人起疑。况且顾心兰若认为我为了她,连传有暧昧之情的心腹都能疏远,便越能达到我的目的,取信于她,不是?”

  黑鹰闭上了嘴。世子决定的事,旁人很难置喙。

  “太子出征留你与我配合,你便配合就好。顾心兰已把她爹在皇宫的部署及人马数透露给我。无论真假,等我送如墨回房后,再也你商议。”李初不再多说,抱着杜如墨便无声无息出了房门。

  连心爱的女人都必须在他的计谋中轧上一角?黑鹰望着他的背影,心绪复杂。

  与世子相识越久,越感受到他的可怕与无情。

  顾心兰来宁王府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与李初也越走越近,到最后,简直可以说是出双入对。

  杜如墨只当没看到,躲两人躲得远远的。既然李初不想让她知道,那她就别知道,即使偶尔听到他人提起世子与顾心兰好事将近之类的话,心里仍会抽痛不已。

  他要她相信他啊!

  但就算她拼命说服自己,心底的疙瘩还是在,几句话就要她相信,几句话就要她忍受他与别的女子过从甚密,他究竟是认为她愚笨好欺,还是觉得她可以呼之即来、挥之则去?

  或许只是让她真正放弃的关键还没发生,所以她一忍再忍,连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哪一天会无法承受。

  被调来打扫大门,或许是好的吧?至少她不会常常遇到他们,能图个眼不见为净。即使这府里的人,对她皆存着甚高的敌意,不是扫好的地方转眼又被弄脏,就是成天有别人的活落到她头上。

  但是她不吵不闹,默默地做着自己的事,久了,别人也懒得欺负她了,顶多是多见到几颗白眼,她还承受得住。

  手上竹扫没停过,这些日子以来,她麻木的重复相同的动作,她放空自己,逼自己不想不看不听,这样心就会获得暂时的平静。但当她好不容易完成今天的工作时,远远传来的说话声,却令她心一沉,直觉想躲避。

  可手上的竹扫不仅拖累了她的动作,也暴露了她的行踪,走向这来的李初与顾心兰,和她打了个照面。

  不知为什么,一见衣着光鲜华丽、姿态高人一等的两人,她顿时有种狼狈的感觉,转身便想离开。

  然而顾心兰的一句话,让她不由自主停下脚步。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