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风光 > 美人书僮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容之,这不是你的书僮吗?”她语声微带惊讶,更多的却是有些讽意。“是了,那日听说他被调离,我还在想说好久不见了,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他,被派来扫大门呢?他是犯了什么错?”她故意问。

  “她没犯什么错,只是……眼下,书僮这个职位不适合她。”李初默默观察着杜如墨,见她脸色有些泛白,心疼至极,却不能让顾心兰听出什么端倪,便说得隐讳。

  顾心兰只当他是在替杜如墨出头。她原本就不太喜欢这个男身女相的书僮,居然长得比她还标致;再加上仲山那件事,若不是他带路出了问题,也不会遇袭,更不会害她逃得狼狈,事后还必须跟李初解释道歉。她早恨上这个笨书僮,恨不得他被驱离发配边疆算了!

  “我也觉得书僮这职位不适合他。”她假意附和。“但容之你看,这大门,他也扫得不太干净嘛,根本没有一个职位适合他。宁王府怎能留着这样的下人,不如遣了他吧!”

  “还不到那个地步。”李初有些不悦地微攒眉。

  “容之,你别再纵容他了!什么事都做不好,还敢留在宁王府领月俸,逞论他还害得你……名誉有损,外头人都在笑话了!一般人遇上如此情况早该羞愧请辞,他却厚颜赖着不肯走,该不是他真的心怀不轨?”顾心兰不断挑拨。

  李初的表情有些古怪,却没反驳她的说法,只是深深地望了杜如墨一眼。

  这一眼,令她心都碎了。在她被顾心兰羞辱时,他竟一句话都没有替她辩解。

  “爷儿,您也认为杜墨是厚颜无耻硬要留在王府吗?”她幽幽地问。

  李初仍是那副看不出情绪的淡然,“我没这么说过。”

  “杜墨真的什么都做不好吗?一点也帮不上您的忙?”

  “不,你帮过我。”

  “那么,顾小姐所言便不是事实。”她再也受不了了。凭什么她要站在这里让顾心兰羞辱?若不是因为爱她,她需要受这种委屈吗?

  他怎能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一径要求她忍耐?他究竟将她的尊严置于何地?假使她的委曲求全换来的是这种对待,那她何须再忍?

  “既然如此,顾小姐以不实言语羞辱世子的属下,似乎有所僭越,您不该说些话吗?”她豁出去了,矛头直指顾心兰。她的个性温和,并不代表就要任人柔圆搓扁,太过分,她还是会反击的。

  “你说什么?”真不敢相信一个下人敢跟她当面杠上。“杜墨,你居然如此无礼?!信不信我马上将你扫地出门?”

  “这里是宁王府,不是中书府,顾小姐也不是杜墨的主子。”杜如墨的怨怒一口气爆发了,“还是顾小姐想命令的,是世子?”

  “你……”被她堵得语塞,顾心兰举起手就想给她一巴掌。

  然而李初的动作比她更快,阻止道:“心兰,大庭广众之下动粗,传出去恐怕不好听。”他一手格住她。

  杜如墨的反应着实令李初意外,他没料到温和的她也会反击。但她在顾心兰面前如此张扬并不是他所希望的,因此他沉下脸。

  “杜墨,谁准你如此无礼?”

  “我只是实话实说。”她无惧地望向他,心寒于这个男人的无情。

  “容之,你快辞退这个无礼的下人!”顾心兰尖声怒道。依她的地位,无论到哪都是人人逢迎,何曾遇过这样事?

  “爷儿要辞退我吗?”杜如墨清冷的一笑,这一笑包含了所有苦涩与不甘。

  “你若安份守已,‘记得我说过的话’,自然不会被辞退。”李初一语双关。

  但杜如墨已经忍到极限,她望向他,眼神里的爱意刻意压得好深好深,只剩伤痛。“爷儿说过的话,我一字一句都记得很清楚,可惜若要办到却是越来越难。”她忍住鼻酸的感觉,沉声道:“若是爷儿想因此辞退我,那我也无话可说。毕竟,我留在府里的理由已经不存在了。”

  是啊,当初入府是为了攒钱给爹治病;后来留在府里是因为与李初的爱恋,如今爹已逝,他又移情别恋,她留在王府里只是徒增心酸,究竟还在希冀什么?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