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风光 > 美人书僮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一


  “哦?你竟会这么说?朕看你对他的确颇多怨言啊!”他哈哈一笑。

  “他自恃聪明、一意孤行,不仅害苦身边的人,对他也未必是好事。”杜如墨摇了摇头,“该给他些教训。”

  “你舍得吗?”李智先讶异地掀了掀眉,“朕以为你只是想吓吓他,看来你是认真的。”

  “定国再认真不过。”李初让她气炸了,凭什么她伤心流泪,他事事如意?若是几句话就让他将自己犯的错轻轻带过,以后恐怕会更过份。因此她必须让他深刻的觉悟到她杜如墨,不是能任他搓圆捏扁的。

  当初若不是皇上找到她,或许她真会一气之下远走高飞,让他一辈子找不着!

  “看来李初这驸马还没当成,就要先入狱了。”他仔细观察她的表情,“你是认真的?若是让他入狱,日子可不好过!天牢不仅不见天日,还环境肮脏,他若抵死不从,恐怕还要上枷杖刑……”

  她咬了咬下唇,仿佛有些不忍。

  “我看还是算了吧!”李智先摇摇头。妇人之仁啊!

  想不到杜如墨比他想像的刚毅许多。

  “不,皇上!”她逼自己想着李初的过去,更想着李初的未来,最后断然道:“还是让他入狱吧!”

  第十章

  李初因违抗圣旨,侮辱皇室,令龙颜大怒下令将他入狱。

  由于李初没有官位,本应上枷,但他的地位特殊,最后只上了锁,让他待在天牢里思过。

  然而他天性好洁,监狱里虽称不上污秽,也绝不整洁,对他而言已是种折磨,更别替他喜爱软塌,但狱里只有硬梆梆的石床;他吃喝讲究,狱里却只供应简单至极的杂饮清水。

  杜如墨本以为他会受不了,学会低头,没想到他却没有浮躁不安,镇日冥思静坐、一派淡定。皇上及宁王来探监时,他没有多说什么,只表明坚决不娶公主,和打听寻找杜如墨的进展。

  宁王被他的不识大体气得勃然大怒,皇上见他冥顽不灵也拂袖而去。此后,李初在狱里的生活更难过了,再一次开罪皇帝,他吃了几天苔杖之刑,各项饮食用度减半,最后甚至传出要将他流放的消息,但尽管他饿得面黄肌瘦,又伤痕累累,以往意气风发的俊朗不再,唯独那双眼,保留着不驯的傲慢。

  一个月后,狱卒带来一名着文士袍的瘦小男子,吸引李初多看他一眼的原因,是男子神神秘秘地戴着面罩,而狱卒待他是格外的客气。

  那人来到囚室外,狱卒便识相的退下。对方深深地看了李初一眼,仿佛对他如此狼狈有些不忍的微微一叹。

  “李初,你将要大祸临头了,你不知道吗?”

  这声音……是定国公主?李初终于正眼看她,总觉得她扮男装的样子,体态和杜如墨有相似之处,要不是声音不太像,他说不定会误认。

  在狱中这阵子,他仔细的思索过了,也慢慢体会到自己的自私。他过去不择手段的行事作风,确实能有效的达成目的,但这种做法不能用在爱情里,他利用杜如墨的伤心取信于顾心兰,却又要她信任他, 无异于拿着爱情做武器为所欲为,无视她已伤得千疮百孔的心。

  如果不是她的离去,他不会觉悟到她的重要性;若非自己落魄入狱,他也无法明白自己的做法太过不近情理。

  若事情重来一次,他定换更迂回的做法,也许效果不会这么好,但至少如墨不会那么伤心,更不用落得两人分离的下场。

  然而此时想这些都已太迟,她不会原谅他了,也远走高飞到一个他找不到的地方。而这辈子既然失去了她,那不管什么大祸落到头上,又怎么样?

  见他不语,杜如墨续道:“前些日亏皇上亲临,你仍坚持抗旨,皇上准备将你流放至吐番……你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我还是那句老话。”李初的声音有些沙哑,或许是数日饮食不继,又或许是太久没开口,听起来竟有些沧桑傲气。“我要娶的,从头到尾只有一人,看来要辜负皇上及公主的厚爱了。”

  关了他一些时日,到是变得比较谦逊了?杜如墨淡淡一笑,思及他在狱中的日子,与他寻找自己的心意,又有些不舍道:“想不到你是个多情的人?”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自己原是如此多情。”和这公主谈天的感觉还不差,他苦涩地一笑。“说来还得感谢公主,没有这场牢狱之灾,或许我还不知检讨。”

  “能谈谈你心爱的女子吗?”她忍不住问了,突然很想知道自己在他心中是什么样子。

  想起和杜如墨相知相许的岁月,李初淡淡一笑,“她是个很好的姑娘,做事十分认真,很死心眼,若真要说什么缺点,大概就只有认路的本领差了些……”思及她指南走北的本事,他犹是哭笑不得。“我承认自己心眼坏,很喜欢看她被逗得脸红,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尤其她扮男装时,带着女人的抚媚及羞涩,特别可爱。”

  她不禁神色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这男人是有什么毛病啊?

  他弯起嘴唇,根本不在乎公主怎么看他。“我喜欢如墨,但自信她更喜欢我,因此我毫不手软的利用她,以为她终会谅解我,留在我身边,却不知爱情是禁不起自私的试练。最后,我失去她,才知道她有多么重要,才发现我的自信根本是没根据的狂妄。其实我曾忍不住想告诉她真相,但若是以前的我,根本不可能动摇!”

  因为不择手段达到目的,一向是他行事的方针,唯有面对她时会破例。

  “原来少不了对方的人,是我。你知道吗?我天性疏懒,一开始帮皇上保全皇位是不得已,但后来全心投入,到身先士卒,却是因为如墨牵涉其中。”

  “所以若没有杜如墨,皇上……应该说当时太子的事,你就不管了?”她以为他不惜利用她也要达到目的,必是将此事看得比她还重要,原来……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