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灵 > 爱哭小嫁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二


  “不见了?她怎会不见了?”独孤笑愚气急败坏的大叫。

  “也不知怎地,我们正在说话,她就突然不见了!”方瑞心虚的呐呐道。

  独孤笑愚眯了一下眼。“当时你们在说什么?”

  方瑞犹豫一下,才吞吞吐吐的说了,因为那是军情,不应该随便说出去的。

  还没听完,独孤笑愚就脸色阴郁地向君兰舟使了一下眼神,两人同时一晃身,不见了。

  话说一半,突然失去听众,方瑞愕然傻住。

  呃——大嫂好像就是这样消失不见的耶——

  * * *

  远远一听到哭声,独孤笑愚立刻脱口道:“记住,一刻钟!”然后与君兰舟相互点住对方的耳穴。

  哭阎罗的哭声最可怕的是,超过一刻钟时间,不要说聋子,连死人也听得见。

  两人又奔驰片刻,穿过一片林子后,眼前豁然开朗,然而这片开朗实在不怎么开朗,反倒是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厉。

  数百上千个凶悍的土蛮子正在那里挥刀没命的互相砍杀,宛如有什么千百代流传下来的深仇大恨似的,手断了,继续砍;脚断了,继续砍;人死了,还是继续砍,好像不把对方砍成肉酱就无法罢休,现场一片尸山血海,惨不忍睹。

  更夸张的是,连大象都在相互撞击,头破脑塌,血流成河,骨头都白惨惨的跑出来了还在撞个不停。

  “小妹在那里!”

  独孤笑愚指着杀戮人群中央,但他自己都没听见,君兰舟更不可能听见,这才想起他们都点住了耳穴,于是推推君兰舟,再说一次。

  “小妹在那里!”听不见,应该看得懂嘴型吧?

  君兰舟看懂了,两人当即一起飞身越过杀戮人群,一眼见到垂首呜呜咽咽,绝望地悲鸣不已的香坠儿,怀里竟抱着个血淋淋的身躯,两人不约而同心头一沉。

  来迟了吗?

  甫落下身子,君兰舟立刻伸指按向香坠儿怀中血人的腕脉,先是皱眉,忽又双眼一亮。

  “心脉尚未断绝,还有救!”

  一直盯着他看的独孤笑愚马上就看懂了君兰舟说什么,心中一喜,马上扶起香坠儿的脸儿,毫不客气的甩了两巴掌。

  “别哭了,坠儿,妹夫还有救,坠儿,你听见了没有,坠儿?”

  巴掌一打下去,哭声就止住了,但香坠儿仍是一脸茫然,彷佛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独孤笑愚明白她是哀伤过度,一时难以回过神来,于是先和君兰舟相互点开对方的耳穴,再轻轻拍拍香坠儿的脸颊,并柔声呼唤她。

  “坠儿,妹夫还有救,听见了没有?坠儿,妹夫还有救啊!”

  又说又拍了片晌后,香坠儿才慢慢出现反应,她徐徐蹙起了眉头,似乎听不懂他在说什么。

  “还——有救?”

  “对,妹夫还有救!”独孤笑愚更用力的重复自己说的话。

  香坠儿困惑地看了他好一会儿。

  “但——他的呼吸——”

  “你二哥说有救就有救,你不相信你二哥吗?”说着,独孤笑愚向君兰舟点点头示意。

  君兰舟立刻扶正躺在香坠儿怀中的方瑛,再将早已准备好的十三支金针飞快的刺入方瑛胸前,根根没入,半点不露,旋即狠狠地在方瑛心口处重击一掌。

  没有动静。

  再一掌。

  还是没有动静。

  第三掌。

  终于,奇迹似的,方瑛竟然应掌喘了一大口气,又咳了两声,随后,胸膛也开始急促的起伏,虽然轻微,但确实是有动静了。

  就在这一瞬间,香坠儿终于回过神来意识到现实,狂喜的失声大哭。

  “夫——夫君没死,他没死!”

  “他没死,但还是要尽快施救!”说着,君兰舟从香坠儿怀里抱走方瑛,话才说完,人就不见了。

  “我们快跟上去!”独孤笑愚扶着香坠儿起身。

  “等等,还有——”香坠儿揪住他的衣袖,又哽咽了。“公公——”

  独孤笑愚无语,默默地开始在遍地尸首中寻找那个等于是被他亲娘害死的人。

  周围,土蛮子人仍在相互砍杀,已经失了魂、丢了魄,即使哭声已停,他们的脑子也回复不过来了。

  风,悄悄的呜咽,为在战场上流连的魂魄,静静的哀悼。

  * * *

  一得知方政已阵亡,沐晟马上带兵溜到永昌去了,龙川江畔只剩下孤伶伶一座营账。

  “大哥,妹夫伤得太重,我一个人没办法,你得立刻赶回去请我爹来一趟。”

  “行,我立刻赶回去。”

  “十三天。”

  “什么十三天?”

  “十三天之内一定要赶回来。”

  “什么?”独孤笑愚惊叫。“就算我们不吃不喝也不睡的赶路,也赶不及呀!”

  “那妹夫就没救了!”君兰舟冷漠地道。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