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灵 > 爱哭小嫁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别用这一套来哄我,老而不死是谓贼,你就是那个贼。为了灭我公公的口,你连带着也害死了公公麾下那四千士兵,又有谁来可怜他们?不,你不是迟暮老人,你是千年祸害,不杀了你,我方家永无宁日;不杀了你,我公公和那四千士兵如何瞑目;不杀了你,我又如何向那些未来将会被你害死的人交代?”

  没想到看上去那样纤细柔弱的小女人,竟有一颗无比强悍冷硬的心,沐晟不禁慌了、乱了,死亡的恐惧牢牢攫住他的心。

  不管还能活多少年,他现在还不想死啊!

  “你不能杀我!”沐晟再度脱口而出。“我是黔国公,是云南总兵,是征南将军,你要杀了我,朝廷不会放过凶手的!”

  小女人一点笑意也没有的笑了一笑。

  “你忘了吗,黔国公,就在刚刚,前面大厅上,你对皇上的使者怎么说的?”

  沐晟面色骤变,青了、绿了、黑了。

  “辜负了皇上的厚恩,卑职理当以死谢罪!”小女人一个字一个字清清楚楚的念出来。“你是这么说的,对吧?所以,你要是服毒自杀以死谢罪,也没有人会怀疑,对吧?”说着,她先倒了杯茶,再从怀里掏出一只瓶子,忽又一指点出——

  “明明知道来不及,何苦要试呢?”

  她慢慢的把瓶子里的红色液体倒入茶水中,再端起茶杯,徐徐走向沐晟;后者想叫不能叫、想动也不能动,怒瞪的眼中充满了惊慌与恐惧。

  “希望承嗣你的沐斌不像你这般懦弱无能。”

  小女人轻喃,然后硬掰开沐晟的下颚,毫不迟疑地将茶水倒进去——

  * * *

  因为辜负皇恩,故而以死谢罪。

  果然是男子汉大丈夫,说到做到,沐晟服毒自杀死了,而且死得可惨了,七孔流血、双目暴凸,连舌头都咬烂了,看得出他死前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尚未死前他一定很后悔,干嘛要服毒自杀,一刀戮入心口不更快!

  没辙,皇上的使者只好回京“据实”禀奏,不是他劝解不够力,而是沐晟太死心眼,说要死就非死不可。

  就在这日里,方瑛终于完全清醒过来了。

  他没有说话,因为说不出来;他也没有动,因为动不了,但他愤怒的眼神清清楚楚的传达出他心里想说的话——他的话是对香坠儿说的。

  该死的女人,你跑到战场上来干什么?

  §第六章

  人谓昆明无冬夏,四季皆如春,其实也不尽然是,冬天还是得穿厚袍子,夏天也得穿薄衫,说是冬暖夏凉可就贴切一点了。

  而且昆明的昼夜冷热变化相当大,可说是夜冬昼夏,特别是雨后的变化更大,一整天下来,可能会让人觉得刚从夏天走入冬天,转个眼又从冬天走回夏天,不是四季如春,而是四季照轮,在一天里。

  “夫君!”

  方瑛闻声回眸,只见香坠儿臂上搭着一件袍子,匆匆忙忙跑来,尚未停步就忙着把袍子往他身上披。

  “你又忘了先披上袍子再出来了!”

  “不冷呀!”

  “早上刚下过雨,才冷呢!”香坠儿一边硬拉他手臂穿上袖子,一边咕咕哝哝碎碎念。“尤其是你的伤才刚好没多久,整整四个多月耶,有什么大病都该痊愈了,但二叔竟然还说最好让你再静养一、两个月,好让身子底养壮一点,免得老来多病痛,可见你这次伤得有多重,你还——”

  方瑛笑笑,扶起她的下巴对上她的眼。

  “你根本就不冷,对吧?你有内功,再冷也不怕,对吧?”

  香坠儿不甚自在的垂下眸子。“其实,要是冷到结了冰,我也会冷的。”

  “因为你的内功不够深。”方瑛放下手,环住她肩头往前走。“岳母告诉我,你不喜欢练武,总是练会了就算应付过去了。”

  香坠儿不好意思的吐了一下舌头。“练武功又不好玩。”

  “不过,我还真是没想到你会武功呢,”方瑛喃喃道。“怎么看都不像,真是不可思议。”

  倘若不是事实就摆在眼前,再给他多一副脑袋,他也想不到他这个胆小又爱哭的小妻子竟是位身怀武功的女侠,幸好她的性子温驯和顺,不然一定是个男人婆中的男人婆,那他可吃不消。

  “对不起,我应该早点告诉夫君的,那我就可以跟随夫君一起来——”

  “来干什么?打仗?”方瑛啼笑皆非的横她一眼。“你在开玩笑吗?当时你还身怀六甲尚未生产啊!”

  “穆桂英也是在战场上生孩子的嘛!”香坠儿嗫嚅道。

  “少胡扯,”方瑛嗤之以鼻的翻了翻眼。“那只是小说里的故事,事实是,根本没有穆桂英那个人!”

  “咦?”香坠儿错愕地仰起脸来看他。“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杨文广是杨六郎的儿子,他娶了四个老婆,杜月英、窦锦姑、鲍飞云和长善公主,杨宗保是杨五郎的儿子,娶什么老婆我就不知道了,不过绝不是穆桂英。”

  杨文广不是杨宗保的儿子吗?

  “那跟我听到的故事不一样了嘛!”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