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灵 > 爱哭小嫁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一


  “就怕是这种回答。”方瑛喃喃道,又开始头痛了——之前是右边头痛,现在是左边头痛。“你也想要替爹报仇吗?有我不就行了!”

  “不,我是想象大哥跟在爹身边一样的跟在大哥身边。”方瑞低低道。

  方瑛马上明白了,他拍拍弟弟的肩。“但娘呢?娘怎么说?”

  “娘说我已经长大,是男人了,男人就该自己决定自己的事。”

  “既是如此,好吧,我会让你跟在我身边,但你必须答应我,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绝不许违背我的命令,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这我懂,大哥,毕竟我跟在爹身边也有两年了。”

  方瑛又拍拍他的肩,不再说什么了。

  虽然他们不同娘,但感情可比任何兄弟都亲近,就差没穿同一条裤子,失去了父亲,方瑞害怕又失去大哥,毕竟在空泥那一场仗里,方瑞不但没了爹,也差点没了大哥。

  如果没有老婆的二叔和二哥,他早就跟在父亲后面走了。

  尔后,当他白天到军营巡视,或者训练士兵时,他就会一边教导弟弟关于身在战场上应该注意的事,那种事最好是一再又一再重复的叮咛,直到方瑞能够不需要经过思考就直接反应出来,那么,方瑞才能够活久一点。

  至于剩下的时间,他都会待在家里逗儿子,好像闲适得很,但一过二更天,他就会偷偷溜到五华山去。

  “要去啦?”

  “嗯。”

  香坠儿赶紧又递了一件袍子给夫婿,昆明的夜里总是特别凉。

  “还是六叔吗?”

  “不,六叔回去了,换四叔。”

  “那你最好小心一点,四叔的脾气不太好喔!”

  要传授武功,自然是愈隐密愈好,因此笑阎罗和哭阎罗另外在五华山租了一栋屋子住下来,除了哑阎罗给了一册刀剑谱之外,其他六阎罗都是亲自到这里来传授方瑛武功的。

  而且笑阎罗也给方瑛定下了同样的规矩——一生只能有一个传人。

  “没问题,我给他多笑笑就行了!”

  “那就不用了,”香坠儿哭笑不得,她实在想象不出怒阎罗傻兮兮的跟着方瑛笑开嘴来的模样,说不定四叔会老羞成怒,先一拳打扁他再说。“记得不要跟四叔顶嘴就好了啦!”

  “了解,那我走了——啊,对了!”方瑛又回过头来。“岳父、岳母说祭灶前要回天山,元宵后再回来。”

  “知道了。”

  “还有,千万不要让那几个丫头知道咱们会武功的事喔!”

  每天他要到五华山之前,一定会叮咛这么一次,唯恐他不在时妹妹们来找他,香坠儿一个不小心就脱口说出去了。

  “为什么?”

  “那还用问,要是让她们知道我们会武功,看着好了,她们一定会像水蛭一样缠死你,非要你教她们不可!”

  “不行教她们吗?”香坠儿困惑地问。

  “你想让她们更像男人婆,将来嫁不出去吗?”方瑛反问。

  香坠儿窒了一下。“那——嫁了之后就可以吗?”

  方瑛冷哼三声。“若是她们利用武功把她们的老公揍得满头小笼包,要男人跪在地上向女人降服称臣,甚至‘教训’公公、婆婆一顿,让公公、婆婆不敢再多管她们的闲事,你负责?”

  香坠儿惊喘。“不——不会吧?”

  方瑛斜睨着她。“你敢保证?”

  谁敢,那四姊妹光会耍刀弄剑就够凶悍了,要是会武功——

  不敢想象!

  “那就——算了,我不会让她们知道的。”

  不过,他们又能瞒多久呢?

  §第七章

  守孝三年,要穿素戴孝,这没什么,男人婆本来就不爱穿红戴绿,能耍刀耍剑就行了:但三年内都不能出门透透气,这对方翠、方虹和方燕而言可真是酷刑,不过一、两个月,她们就快抓狂了,于是硬找了个借口要大家一起出门。

  什么借口呢?

  “大姊失去亲爹和丈夫,又因为太伤心而不幸小产,这是三重悲伤,我们应该带她出去走走,抒解抒解她的郁闷。”方燕一本正经的说。

  “那——”香坠儿张大了眼,轮流看三位小姑,一个眼神闪闪烁烁,一个表情严肃得很假,一个笑得好暧昧,总觉得她们好像又想拐她什么了,不禁忐忑地咽了口唾沫。“你们去就行了嘛!”

  “要人多才热闹,热闹了心情才会好啊!”

  “一出门人就多了呀!”

  “又不是认识的人。”

  “可是——”

  真啰唆!

  “去不去?”抹黑脸唱包公了,不去就狗头铡伺候。

  “好嘛、好嘛,去嘛,干嘛那么凶嘛!”

  “去就去,干嘛还泪汪汪的附带两泡马尿?”

  “你好凶嘛。”香坠儿委屈的诉怨。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