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灵 > 爱哭小嫁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二


  “喔,饶了我吧!”方燕呻吟,抚着额头高望青天。“老天爷,这女人都已经是个小子的娘了,居然比她儿子更爱哭,老天爷您是不是忘了给她颗胆子了?”

  “被谁偷了吧!”方翠领前第一个踏出大门。

  “被小豆豆偷了!”方虹紧跟在后。“没瞧见那只懒狗,成天四脚趴地躺那边喘气,咱们要路过,它动也不动,只瞪着一双狗眼看人,好像在说:敢你就踩!可真跩,它就以为真没有人敢一脚把它给踩成香肉馅饼吗?”

  “它热嘛!”香坠儿替自己的小狗仔说话。

  “这里的确比北方热多了。”究竟是大姊,方兰说的是公道话。

  “再热也该有个狗样吧?”方燕咕哝,走在最后。“譬如看见人就摇个尾巴汪两声,或者流着口水舔人撒娇之类的。”

  “你好像比它懂,就你去教它吧!”方兰笑道。

  “呿!我又不是狗!”

  几个女人一边说笑,一边走向城外最热闹的市集,由于她们戴着孝,不能太嚣张,只好装作要买菜。

  守孝也得吃饭吧?

  这么一来,香坠儿可就有兴趣了,真的认真买起菜来了,婆婆爱吃的、夫婿爱吃的,小叔和大姊、小姑爱吃的,还有宝贝儿子爱吃的,买了个不亦乐乎。

  反正有一个人作代表就行了,其他人正好乘机逛逛自己有兴趣的铺子,但很不幸的,她们才刚转上两眼就发现一个熟人,一个足以令方家四个男人婆同时大惊失色,差点当场昏倒的熟人。

  只是熟人,不是亲戚,也不是邻居,更不是朋友,就是熟人。

  刷一下,四人不约而同将目光拉向那个右手拎肉、左手拿菜,还想再买鱼的香坠儿,旋即收回眼来面面相对,没有人说话,但眼里的含义是相同的。

  逃!

  几乎是同一瞬间,四个人一起发动,拔腿冲向香坠儿,一人抢来她手上的菜,两人各拉她一条手臂,最后一个人在后面推。

  “走!快走!回去了!”

  “咦咦咦,可是我还没买鱼耶!”

  “待会儿叫厨娘来买!”

  “可是她不太会挑新鲜——”

  “闭嘴,快走!”

  来不及了!

  “咦?那边几位不是方家小姐们吗?”

  四人很有默契的装作没听见,继续拉、继续推。

  “喂喂,才多久没见,想装作不认识,太失礼了吧?”

  不是装作不认识,是装作没听见。

  再拉,再推。

  “好了,你们,当街大马路这个样,太难看了吧?”

  一听声音已来到她们身后,她们半声不吭,又很有默契的横身串成一片人墙挡在香坠儿前面。

  “你又想干什么了,张文隽?”

  一对极为出色的男女就站在她们眼跟前,男的貌比潘安,俊俏极了,但方家姊妹就是看他不顺眼:至于女的则是美艳大方、婀娜多姿,再搭上一身傲气,方家姊妹更看她不顺眼。

  张文隽挑着眉。“方大小姐,你忘了我和你弟弟方瑛是好朋友吗?熟人不该打个招呼吗?”

  “朋友?”方兰冷哼。“方瑛不需要你这种朋友!”

  “啧啧,方大小姐,你也未免太小气了,方瑛只不过打输给我一次,你就气到现在,所以说,女人家就是小心眼。”

  “才不是为那个。”

  “那又是为何?”

  “你心知肚明。”

  “我真不懂你在说什么呢,方大小姐,”张文隽一脸无辜的茫然,“不过,女人在意的都是小事,毋须多提。倒是——”他歪脑袋想探向四姊妹身后。“几位后面那位姑娘又是谁啊?不介绍一下吗?”

  方兰脸颊肌肉抽了一下。“你不是在京营里吗?怎会跑到这里来了?”她想把话题转开。

  张文隽扬了扬眉,扭嘴笑了。“我爹要我过来的。”解释完毕,再把话题转回来。“请问那位姑娘究竟是谁呀?”

  “你问那么多干嘛?”方兰没好气地说。“她只是厨娘,来买菜的。”

  “是吗?倘若我没看错,那位厨娘还真年轻呢!”张文隽一嘴嘲讽的笑,一点也不相信方兰说的。“我说那位姑娘,我叫张文隽,是方瑛的好友,我身边这位是沐月琴沐姑娘,请问你又是谁呀?”

  咻一下,一张清秀的小脸儿猝然自方兰身旁冒出来,满脸惊讶。“沐月琴?”

  “嗯,她是已故沐晟沐公的孙女儿,你呢?姑娘,请问你是谁呀?方家的亲戚吗?”

  小脸儿没回声,因为她光顾着看沐月琴,而后者也似乎有些疑惑的盯着她看。

  “我见过你吗?”沐月琴脱口问。

  咻一下,小脸儿又不见了。“没有。”

  “没有吗?”沐月琴揽起了柳眉。“不,我一定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只是方家的厨娘。”

  “好,你是方家的厨娘,可是你叫什么?”沐月琴耐心的再问一次。

  “——我该回去煮饭了!”话落,一条纤细的身影拔腿就落跑。

  张文隽哈哈一笑,即刻以他自认最潇洒的姿势飞身追过去,想要阻止她逃走,这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