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灵 > 爱哭小嫁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六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吓她的。”他还是觉得应该是他被吓到才对。

  “文隽,是你!”方瑛讶异地打量他的脸色。“你怎么了?”

  张文隽苦笑。“我来找你,正想敲门,没想到门却自行先打开了,一照面,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你怀里那位姑娘就拉出一道天愁地惨的尖叫,吓得我差点回头就跑,不过我还没跑,小姑娘就先跑了,我想我有责任赶上来告诉她,我并不是有意要吓她的。”唉,明明他才是被吓到的人!

  方瑛顿感啼笑皆非,香坠儿明明有一身惊人的武功,还有胆子杀人——成千上百人,为他,也为她公公,可是一碰上自己有麻烦,她就什么都不会了,只会哭,只会尖叫,还有拔腿逃跑!

  连用轻功逃命都不会!

  “抱歉、抱歉,”他一边拍拍香坠儿的背安抚她,一边向对方道歉。“我老婆就是胆子小,见生人就怕,尤其是男人,不靠近她就没事,一靠近她就——”

  还没说完,换对方尖叫了。

  “她是你老婆?”张文隽的嗓门拔得又高又尖,活像哭唱长恨歌的女旦。

  方瑛马上抱紧香坠儿,因为她被对方的尖叫吓到,又想逃了。“别怕、别怕,我在这里!”

  “为什么我都不知道?”张文隽又问,嗓门还是拉不下来。

  “我岳父突然一个通知来就要我们成亲,我们准备得很仓促,也没来得及通知任何人。”

  “你——”张文隽似乎还不太能接受。“成亲多久了?”

  “快两年了——呃?”方瑛突然低头看,因为香坠儿捏了他一下。“咦?两年多了吗?真快,我都不觉得呢!”

  “他们还有个儿子呢!”

  冷不防地,第三个声音加进来,张文隽这才注意到四周早围满了人,牵着小小子的方夫人、方瑞、方家四姊妹,还有奴仆下人们,全都是被香坠儿的尖叫声“召唤”来的。

  “要聊就到偏厅里聊吧!”方夫人说。

  她很了解方瑛,就跟他父亲一个样,一个耿介正直的男人,除非当面撕破脸,否则不管张文隽再怎么对不起他,他也不会在意,只在意自己有没有对不起人家,不过如果张文隽真想动香坠儿的歪脑筋的话,恐怕方瑛就会翻脸了。

  想想,也许让他们早点撕破脸反而比较好吧?

  * * *

  桌上是吃一半的清粥小菜,婢女再添一副碗筷,一坐下,方瑛就开始交代方瑞。

  “你先去,有事派人回来通知我,没事就督导士兵们演练昨儿我教的阵式,我会晚一点去。”

  “是,大哥。”方瑞三两口就喝光了稀饭,走人,他也不喜欢张文隽。

  男人光是容貌长得好看又有啥屁用,没有宽大正直、磊落坦荡的胸襟,配称什么男人!

  “你现在是?”方瑞一离开,张文隽就开口问,眼神有点阴。

  “都指挥同知,你呢?”

  “——镇抚。”张文隽的脸拉得跟面条儿一样长,因为方瑛是二品官,他却只有五品。

  “慢慢来,只要立个功,你马上就可以升了!”方瑛好意想激励他。

  但张文隽根本不领情,“如果不是因为你爹战死了,你也不可能一步跳上那个位置!”他酸溜溜的说。

  恶劣的说法,但方瑛并没有生气,只是用一种奇怪的眼光注视他好一会儿。

  “我知道你不会只因为沐姑娘不肯嫁给你就这么生气,那么,是为何?”

  张文隽瞟他一眼,没有回答他,反而东张西望地问:“嫂子呢?”

  方瑛微微蹙了一下浓眉。“她向来是跟我娘她们一起用早膳的。”

  张文隽轻哼。“我可是你的至交好友,跟兄弟没两样,她也不来招呼一下,真不懂礼貌!”

  “她胆子小。”

  “那就更有必要多熟悉熟悉了,往后她才不会一见我就尖声怪叫,我也才能够和她——”张文隽不怀好意的嘿嘿笑。“好好‘认识’一下。”

  “你究竟想如何?”方瑛的声音很低沉,隐约有丝怒意,他终于生气了。

  方夫人猜对了,方瑛什么都能忍,就是不能够忍受有人想动他老婆的歪脑筋,翻脸是必然的结果,至于会不会杀人,得看情况而定。

  “没想如何,只是——”张文隽用手指捏起一块鸡肉吃下。“给你一个忠告,嫂子那么胆小,如果你不能时刻守在她身边保护她、怜惜她,就不能怪她找外面的男人保护她、怜——”

  砰然一声巨响,方瑛霍然拍桌而起,吓了张文隽好大一跳,因而没注意到被方瑛猛拍一下的大理石桌竟已出现裂痕。

  “真是,怎么生气了,我是好心给你忠告——”

  “张文隽,你敢动我妻子一根寒毛,我会亲手杀死你!”方瑛咬牙切齿的发出最严厉的警告。

  “兴许是她来找我的呢!”张文隽满不在乎地歪着嘴笑,十足下流色胚样。

  方瑛死命握紧了拳头,青筋都爆出来了。“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沐月琴的求亲我立刻回绝了,甚至远远看见她就躲,不曾再见过她半次面,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你要这样对我?”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