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古灵 > 爱哭小嫁娘 > 上一页    下一页
四十四


  “张文隽在腾冲打仗,沐月琴也回京去了,暂时应该没问题了。”

  一提到沐月琴,不知为何,香坠儿脸上就浮现奇怪的表情,有点不安、有点困惑,两手还绞在一起扭呀扭的。

  “怎么?还担心沐月琴?”方瑛的唇瓣诱惑的在她耳畔厮磨。

  “——”

  “不是说过就算她记得你也不要紧吗?你——”

  “不是那件事啦!”香坠儿娇嗔地推开他。

  听她的声音好像有点不对,方瑛讶异的扶起她的脸来仔细端详。

  “那是哪件事?”

  “是——”香坠儿两眼飞开。“沐月琴好漂亮呢,夫君为什么不喜欢她?”

  眉梢儿一扬,方瑛笑了。“她太骄傲了!”啧,小妮子在吃醋呢!

  “那——那——”继续扭绞两手。“如果她不骄傲呢?”

  方瑛好笑地摇摇头。“不骄傲又如何?你以为她那种千金大小姐会下厨吗?会孝顺公婆吗?会伺候夫婿吗?不,她什么都不会,让人伺候惯了,即便是嫁了人,她还是要下人伺候,要人家看她的脸色,不,我不要那种大小姐做我老婆,我要的是体贴窝心的小女人,就像你——”

  唇瓣贴上她的额际,“说实话,娶你的时候,我是有点哭笑不得的,莫名其妙要我娶个连见都没见过的女人,只因为父母替我们订了亲,真是荒唐!”他吐露出老实话。“不过三个月后,我就庆幸爹逼我娶了你,因为你正是我要的女人,温柔体贴又贤慧,最好的妻子也不过如此了!”

  香坠儿喜滋滋的仰起娇靥。“真的?”

  方瑛捏捏她的鼻子。“老婆,我们都成亲四年了,你还感觉不出来我有多么宠爱你吗?”

  香坠儿羞怯又喜悦的点点头。“夫君真的好宠我呢!”

  “那就别再说那种奇怪的话了。”方瑛拍拍她的屁股。“好了,叫那几个丫头陪你出去走走吧,顺便,你昨儿做的那个鸡棕很好吃,看看还买不买得到料,要买得到,晚上再做来吃,嗯?”

  “是,夫君。”

  于是,香坠儿开开心心的离开书房了,而方瑛也继续写他的信,按时向岳父、岳母大人报告他们的宝贝女儿和外孙的近况,但才写了两个字,他的头又抬起来了,浓眉微颦。

  王骥他们应该捉不到思任吧?

  §第九章

  要打仗,统军的主帅是最重要的,主帅不敢打,下面的士兵也不想打,就如沐晟和沐昂,只想躲在龟壳里逃避,士兵们也乐得凉凉白领薪饷。

  大家一起来混吧!

  但这回的十五万大军征麓川就不同了,主帅骁勇善战,还有个强悍能干的兵部尚书王骥总督军务,这下子有好戏看了,思任不鬼哭神号才怪。

  十月六日大军抵金齿,之后的两个月时间,大军从云龙打到大侯州,再从大侯州打到上江,又从上江打到杉木笼山,思任一路打、一路逃,最后终于不得不逃到最后一个能去的地方,他的老巢、最后的根据地:马鞍山大寨。

  自然,大军也追上去了,然后,大家就一起耗在那边了,不是不想再打,而是不晓得该怎么打。

  江边,王骥已经站在那里盯着大江对面的敌寨观察老半天了。

  “果然是个英才,没想到土蛮子之中也有如此精通兵法的人。”

  但见敌营所在之处,东南两面都是滚滚大江,西北则高山环绕,壁立千仞,刀削一般,比针头还尖,地势极其险要,营寨又依险势而建,环营三十里,全挖了深沟立了木栅栏,占尽了地利、天时,真个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敌。

  “真是麻烦了,强攻损失太大,但要不强攻,又能怎么办呢?”

  站到脚都酸了,他还是思索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回营账继续想,想到头都大了还是没什么结果,夜半时分,他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起身披衣离开营账,想说在夜静更深时分出去走走,也许头脑会比较清楚。

  除了巡逻守卫兵丁,偌大一片营地的人都睡了,走在安安静静的营地之间,王骥感到很满意,这表示军纪够严明,没有人趁夜偷喝酒赌博之类的。

  不过,还是有一、两堆特别旺的营火,是卫所那些指挥使和千户们聚在一起讨论眼下的战况情势,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王骥停下脚步,悄悄躲在一座营账后,想听听看他们是否有何特别想法。

  想听实话,总是得偷挖壁脚才听得到。

  “不会就耗在这里了吧?”

  “不然怎么办?要进攻只能强攻,但强攻的结果不想可知,必定伤亡惨重,尸横遍野,这还不一定攻得下来呢!”

  “只要能先将他们的防线撕开一条口子就够了呀!”

  “对对对,这么一来,大军就可以进攻了!”

  “行,就你们两个去负责撕开那条口子吧!”

  “呿,不敢吭声了吧!说大话,两片嘴皮子就够,可真要干,谁敢跑第一个?”

  “要是都指挥在就好了,这种阵仗对他来讲根本不是问题!”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