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秋书阁 > 简璎 > 情来 >
二十一


  车身疾驰在夜色里,他越开越快。

  “你忍耐一下,我开快一点去除辣的感觉。”

  “哦,好。”造孽的是她,她当然要忍耐,再说深夜急速兜风的感觉也不赖,如果把车窗打开,让头发迎风飞扬就更有情境了。

  “还是不行。”

  他忽然把车靠边停,拉趄手煞车,凝视着她的眼眸,她的心怦然一跳,被他看得呼吸急促,气氛就跟他们第一次热吻时一模一样。

  车里并不窄,她却感觉得到他浓浓的、炽热的气息,让她无端端心神荡漾,好象有股强大的吸引力,让她被他吸引着,想投入他怀里。

  两双眼睛胶着着,车里像有两座火山,随时要爆发。

  他薄热的唇压了下来,她轻嘤一声,两个人瞬间跌入暴风的最核心。

  他湿润的舌尖探进她唇里,她的舌瞬间与他勾缠在一块儿,唇舌交缠的热度让她浑身一阵如电击的酥麻。

  娜娜闭上眼,她在他怀里被他紧紧拥抱着、亲吻着。

  他的双臂将她锁得死紧,她也伸出手将他揽紧,双眼上的一排长睫毛,像蝴蝶一般轻轻的闪动,心头激荡不已。

  他炙热的唇从她的嘴唇吻到了颈子,她感受到他浓重的呼吸,也感受到自己心里深切的颤动。

  他的唇持续在她颈边游移,在上头不轻不重的种了一颗草莓,吁出一声几不可闻的满足叹息,然后又移回到她唇上、直到她的嘴唇已经嫣红一片,他才放开她。

  他双手紧紧握着她的手,托起她的下巴,很仔细的看着她的眼睛。

  “有一个女人,是我爸希望我娶的女人。”

  她的心重重一跳。

  热吻过后才跟她说这个不嫌太晚了吗?

  既然都有论及婚嫁的女友了,那他们现在在这里是吻什么意思的?

  “那个人就是我父亲的义女,我说过,她为我而受伤,昏迷不醒,可能永远不会醒来,记得吗?”上官图真提醒着她的记忆。

  她点点头,不是滋味爬上了心头。

  所以喽,他要以身相许来报恩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刚刚干么吻她吻得那么激狂?他可以去医院吻那个他要娶的女人啊。

  “我不会娶她,但是我会照顾她一辈子,就算她不是为我而伤也一样,因为她是我妹妹,是我的责任。”

  娜娜扬扬睫毛。

  “就只有这样?没有爱情?”唉唉,情人的眼里真的真的容不下一粒细沙。

  “没有爱情。”他非常肯定自己的感情在哪里。“你会介意我一辈子照顾她吗?”

  “我想知道,你是对她本来就没有感情成分,还是她可能不会醒来之后你才对她没有感情的?”

  这一点很重要,她是个绝对的大女人,自尊超级强,怎么可以当第二候选?

  “我对她有感情。”

  上官图真缓缓说道,清楚看到她眼里掠过一抹受伤的神色。

  他扯开一抹笑痕。“但,是手足之情。”

  她的眉头总算舒展开来。

  原来酷哥也有促狭的一面啊。

  刚刚害她心跳差点停了,听到他对那个女人有感情,她的心好象挨了一记闷棍,难受极了。

  “我当然不会介意,但是,”她直视着他的黑眸,火热的情愫尽在不言中。

  “我们再来接吻吧!”

  娜娜主动送上自己的唇瓣,热烈的与上官图真接吻,马路上车子川流不息也不能影响他们,直到热吻已经不能满足他们了,两个人的视线同时看到前方闪动的霓虹招牌——

  箱根汽车旅馆。

  今夜,他们的关系将有一个崭新的开始!


三秋书阁(809803.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