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简璎 > 不典型偷欢 > 上一页    下一页


  她们利用端午连假策划的首尔甜点四天三夜之旅,一天之内就报名额满了,团员有四十五人,听说没赶上报名的抱怨电话快瘫痪旅行社的总机了。

  “如果不是我们坚持,他们一定很想一次出十团吧?”钟珂扬了扬眉毛。

  哈甜志除了跟各大烘焙坊以及饭店甜点部合作报导甜点之外,也和旅行社合作开发甜点之旅,到国外品尝知名甜点不再遥不可及,深受女性客户的欢迎,团团爆满,只能说,现在有钱有闲的女人还真的很多。

  然而,她很坚持一次一团,她必须维护甜点旅行团的质感,连团员她都要一一过滤,会破坏其它团员品尝甜点心情的奥咖会被她列入黑名单。

  “其实,上次林主任有拜托我,叫我跟你说说看,可不可以增加团数,她说询问的人太多了,一直把钱往外推她会心痛。”陶陶很小声地说。

  钟珂冷笑。“我直接跟她谈,如果她再看你好欺负就一直拜托你,让你不胜其扰,我要换合作的旅行社了。”

  开完会之后,钟珂倒了满满一大杯黑咖啡回到位子,才喝了口咖啡放下马克杯,想到手机放在会议桌上没拿,起身去拿了手机,才一坐下又想到要发个传真。

  烦,极度的烦躁,但自己健忘能跟谁发脾气?认命起身去发传真,坐下后边灌咖啡边浏览首页的今日新闻。

  “你们说这合理吗?”她念着气象局的预报,“今天全省多云到晴,各地高温三十四度,下午锋面接近,气候转为舒适宜人,傍晚气温骤降,入夜后低温八度……这什么鬼啊?一天之内,四季都来?”

  还不到九点,彩心也在看网页配早餐,她从计算机前抬起头来,关心地问:“你怎么了?又失眠?”

  钟珂压力大就会失眠,还会胃疼、耳朵疼、神经疼,有时连眼皮也会疼,这些通通转嫁给脾气,所以她压力一来,就会脾气暴躁。

  “我没失眠。”钟珂抬起下巴驳斥。“我睡得好极了,从凌晨一点睡到早上六点,都没有醒。”

  对她而言,五个小时的睡眠已经是奢侈了,她每天不会睡超过六小时,哈甜志只有三个人,她事事亲力亲为。

  “那是怎么了?”彩心转了一下明亮的眼珠,笑嘻嘻地问:“现在是三月……不是失眠,难道思春?”

  “我是狗吗?有发情期?”钟珂皱皱鼻子。“我的直觉很灵,有人要来烦我了……”

  还没说完,坐在离门最近的陶陶就吓得惊跳起来!

  “董、董、董、董事长!”

  钟大富看着差点跌下计算机椅的她。“陶、陶、陶、陶小姐,你吓到我了。”

  陶陶羞得无地自容。“抱、抱歉!”

  “没、没关系。”钟大富很爱跟这个容易脸红紧张的邻家女孩开玩笑,如果他家钟珂也能这么平易近人就好了。

  “有什么贵事吗,钟董?”钟珂绕出办公桌,她双臂抱胸,气势汹汹的朝自己父亲大步走过去,尖锐的质问:“为什么跑来我的公司欺负我的职员?”

  钟大富马上侧头看着陶陶,一脸不解地问:“我有欺负你吗?陶小姐?”

  “没、没有,没有啊。”陶陶猛摇手,她吞了口口水,紧张不已的问:“那个,董事长,您要喝咖啡还是绿茶?”

  “董事长喝绿茶,麻烦陶小姐了。”郑仕庸微笑回答。

  彩心笑得爽朗的站了起来。“郑叔也是绿茶吧?陶陶你继续吃早餐吧,我吃饱了,我去泡!”

  郑仕庸颔首。“麻烦颜小姐了。”

  彩心笑吟吟。“什么小姐?您是长辈,叫我们名字就可以了。”

  “那麻烦彩心小姐了。”

  彩心做跌倒状,没辙地说:“厚~郑叔,您真的很老派耶!”

  三个人都笑了起来,旁边那对在大眼瞪小眼的父女却跟他们三个像在不同世界里似的,两人之间散发着一触即发的浓浓火药味。

  “有什么贵事?指教完了快走,这里是公司,我们还要工作。”钟珂不客气的对自己父亲下逐客令。

  钟大富也没跟她拐弯抹角,直接了当的说:“你去相亲!”

  “什么?”钟珂挑高了眉毛。“你现在是在命令我去相亲吗?”

  “对!”

  钟珂瞪大眼睛。“我不去!”

  “我知道!”钟大富闷闷的吼回去。

  钟珂更气了。“知道你还来?”

  钟大富重重的哼了一声。“如果你不去,我会弄垮你这间小杂志社,我说到做到,你自己看着办吧!”

  钟珂勃然大怒。“你真的要这样吗?”

  钟大富抬起了下巴。“对!”

  钟珂拧着眉心。“好!我去!”

  “很好!”钟大富也不拖泥带水,茶也不喝了,直接走人,留下气急败坏的钟珂。

  竟然威胁她去相亲?

  她绝对要让钟家丢脸!

  彩心跟陶陶面面相觑,都看傻了眼。

  彩心呐呐问:“他们讲话为什么都要用惊叹号来讲?不能心平气和一点吗?”

  “我也不知道。”陶陶看得心惊胆跳却又有一丝的羡慕。“我爸从来不用惊叹号跟我讲话,他没有情绪的。”


梦远书城(my285.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